藍梓與芥末

藍梓與芥末

「站住!不要跑……」

「抓住他,抓小偷……」

「站住——」

傍晚的城市,傳來沒有多少營養的呼喊聲,藍梓背着他那破舊的小書包,奔跑在夕陽下的街道間,身後是呼喊與追趕的人們。

跑過小巷、跑過街道、跑過落日下的浮橋,大概十一二歲的孩子有着一張顯得稚氣的娃娃臉,蓬亂的頭,漲得通紅的臉上汗珠揮灑著,由帆布製成的小書包在背後飛舞著,他抱着懷裏的東西,沒命地穿過了一撥撥的行人。一九九二年的中國南方小城,街道不寬卻也並不擁擠,自行車、三輪、卡車或者拖拉機都有,四周的建築都帶着一股泥土般的陳舊感,並不美觀,卻很踏實,來來往往的人看着這互相追趕的人們,有的人也想要伸手幫忙攔截,但孩子卻都彷彿泥鰍一般靈活地躲過去了。

雖然一路奔跑了很久,但孩子終究是孩子,跑過了浮橋,他的呼吸也已經完全紊亂起來,道路兩旁的建築將街道籠罩入一片陰涼之中,再咬牙跑過幾棟建築,他看見了站在巷子口梳着辮子的小女孩,氣喘吁吁地向她擺頭示意。

小女孩有些慌亂,但終於還是明白了意思,扭頭跑進小巷之中,不多時,男孩也跑了進來,巨大的慣性讓他在牆上撞了一下,隨即步伐有些踉蹌地朝里跑,小女孩就在巷子的盡頭,握緊兩隻小拳頭在身前,着急地在原地跳着:「阿梓哥哥、阿梓哥哥……」微帶哭腔的語氣中浸透了焦急。

夕陽從巷子盡頭的牆上射過來,在建築物的牆壁上拉出一道明亮的光暗界限,男孩跑到了盡頭,拉起女孩的小花布挎包,將懷裏的東西一股腦地放了進去:「快走、快走……」隨後將小女孩朝旁邊的牆壁的一個洞口推過去。

理論上來說這是一個死胡同,但是在那堵牆的側下方,卻有一個可以讓孩子鑽過去的洞口,小女孩飛快地爬了過去,隨後轉身想要接應小男孩,才現對方正在用力推著旁邊的一些垃圾,試圖將洞口堵起來。

「阿梓哥哥、阿梓哥哥,你快過來啊……」小女孩的聲音帶着哭腔,肩膀和手又伸了過來,試圖拉着男孩也鑽過去,然而被男孩一腳踢了回去。

「快把東西拿回去……」

嘩啦啦的聲音中,垃圾堵塞了洞口兩端,男孩回過頭來,氣喘吁吁地癱倒在地上,望着從巷口最進來的人,另一邊,小女孩抱着花布袋,靠着牆壁嚶嚶地哭。

片刻,喝問與毆打的聲音從巷子裏傳了出來……

夕陽由金黃變成橘紅的時候,藍梓鼻青臉腫地走在路上,轉過兩條街,快到路口的時候他停下了腳步,隨後去到旁邊建築物的牆角處探出了頭,那邊的道路旁是一個圍了柵欄的破舊大院子,一些孩子在裏面玩,穿着老舊的花布衣服、梳着辮子的小女孩就站在院子門口朝這邊張望着。他看了一眼又縮回來,摸了摸臉上的痛楚,想了一會兒,隨後轉身朝另一邊走過去,繞了幾條街,方才回到一所堆著破爛的小院,奶奶就在破舊的小雨棚下疊著拾來的紙盒。

「奶奶我回來了!」

大聲說一句,趁著奶奶沒有看清楚的時間,飛快地跑進小房間里。

受傷的事情瞞不了多久,到吃晚飯之前,便被眼尖的奶奶現了,自然也免不了一陣嘮叨,不過他也已經將傷勢處理了一番。吃過晚飯,他回到小房間里寫作業,試圖將被撕爛的課本粘起來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對話聲。

「奶奶!」

「哦,小芥末啊……」

「阿梓哥哥回來了嗎?」

不多時,說話的小女孩出現在了門口,他坐在當成寫字枱的木箱子前方,將破掉的書暫時放在一邊,埋頭寫作業,不理她。

「阿梓哥哥……」

小女孩怯生生地走過來,伸手去碰他嘴角擦了紫藥水的傷處,男孩扭頭避過去,伸手在她頭上打了一下:「痛啊。」

亮着馨黃燈光的小房間里安靜下來,小女孩不敢再去碰他的傷處,男孩埋頭寫作業的時間裏,她便默默地替他將撕爛的課本一頁頁地粘起來……

寫完作業,課本也粘好了,小男孩一言不地將東西往小書包里收,女孩開口道:「胖子叫你晚上出去玩呢。」

「今天不去。」搖頭開口,又牽動了嘴角的痛處,男孩隨後問道,「葯給秀珍姐放好了嗎?」

「嗯,放在老藥盒裏,我放的時候沒人知道。」

「打死也不能說出來啊。」

「知道。」小女孩點頭,「阿梓哥哥,秀珍姐的病什麼時候能好啊?」

「我怎麼知道。」

夜色已經籠罩了整座城市,家家戶戶都亮起燈光,他們在院子裏的台階上坐下來,漫天都是明亮的星星,下弦月彷彿一艘白玉造成的小船兒,遠遠的,藍梓曾經在路口瞧過的那所大院子的燈光也能看到,那是名為芥末的小女孩所在的孤兒院。

「阿梓哥哥你今天為什麼不跑啊?」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小男孩瞪了她一眼,隨後道,「不許說了,讓奶奶聽到我打你哦。」

「喔。」小女孩抱着雙膝點了點頭,隨後笑起來,「今天辣椒給我們寫信過來了呢。」

「嗯。」

「信寫得還是歪歪扭扭的,秀珍姐給我們念了,說是爸爸媽媽對她很好,買了新衣服、買書看,還給她上了什麼貴族小學,一定很厲害啊……好多新東西,還給她起了新名字,姓薛、叫薛雅,如果我再見到她,都不知道該叫她辣椒還是什麼好了……」

小女孩的聲音甜美柔軟,說着朋友的事情,男孩倒是回過頭來看了她幾眼:「要是你什麼時候也能被接走就好了……」小女孩就「嘿嘿」地笑笑。

事實上孤兒院的孩子會被領養,一般都是年紀越小越有機會,芥末雖然長得可愛,在一般人來說也算得上年幼,但是已經上了小學、懂事的她在這件事情上已經希望渺茫。

兩人就在台階上那樣坐着,仰頭望着天上,夏夜清澈,知了聲聲,泛黃的燈光從破舊的房屋照進小院子裏,小小的山城被浸透在同樣的光芒之中。

小男孩會與孤兒院的孩子們有着深厚的友誼,事實上也是因為大家有着類似的身世,雖然跟在***身邊,但其實並非由血緣傳承的家人,他是被好心的老人所收養的孩子,過往的記憶已經模糊了,雖然還有些畫面,但是並不足以藉此找出他曾經生活的軌跡,這個年頭在經濟尚不達的城市之中,一個拾破爛維生的老人也並沒有多少尋找政府或者其它力量幫忙的意識,只是將懂事的小男孩直接撫養下來,供他上學,已經花費了她太多的心力了。

日升月落,時光流逝,夏日漸漸過去之後到了樹葉泛黃的秋季,中秋節快到的日子裏,男孩在孤兒院幫忙佈置著房屋,修葺著籬笆。作為孤兒院的負責人,秀珍姐一直有着某種慢性的疾病,這也一直是懂事的孩子們牽掛的重心,因為孤兒院拮据的經濟,她一直很少打針吃藥,幾個月前的病情復嚇壞了眾人,但好在後來又慢慢康復起來,為着突然出現在孤兒院裏的藥物她了好大的脾氣,芥末等人還被罰著在院子裏站了半晚上,在所有人守口如瓶的情況下,藥物的來歷終於還是沒被揭。

對孤兒院的修葺與裝扮每年都有一次,不過這次對於孩子們來說還有另一層的意義,有人要來這裏領養孩子了,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次機會,而在這個破舊的孤兒院裏,類似的機會並不多。

大多數年紀還小的孩子都在精心的打扮著,年紀太大的孩子則並不對此抱有希望,藍梓鼓勵著熟悉的孩子們要好好表現,包括常常跟他一起的小芥末,但芥末最近的心情卻有些低落,她的年齡正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有可能被領養,但希望不大,她當然也是希望有人能夠領養她的,即便是小女孩也為了這種尷尬的位置而顯得憂鬱起來。

因此在小男孩的面前,大多數的時間,她都說着其它的事情,而不願意提起領養的事來。

「中秋節快到了呢,不知道秀珍姐會買什麼月餅……」

「去年的月餅好好吃啊……」

「阿梓哥哥,我用我的半個換你的半個好不好……」

無論是孤兒院還是收破爛的孩子,中秋節的一個月餅總是跑不掉的,區別只在於好一點壞一點而已,對於孩子們來說,這也是每年最為期待的節日之一,小芥末以對月餅的期待沖淡著對被領養的期待感,小男孩則依舊鼓勵她:「芥末這麼可愛,要是把你過年的那套花裙子穿出來……頭上再紮上白色的帶……」

年幼的孩子們並不知道多麼迂迴的說話,只是單純地將心裏的話訴諸語言,於是在幾天的時間裏,小女孩終於也有了罕見的脾氣:「我討厭你。」轉身跑走。

中秋將至了,城市裏各處都開始熱鬧起來,農曆八月十四的那天下午,男孩放學回家的路上,正看見一起吵鬧生在道路上,類似的事情在幾個月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多是這裏的原住民與一個建築開公司的人們產生的磕碰與口角,建築公司試圖將這邊弄成一個開區,某種程度上也已經獲得了政府的批准,但是在當地受到的阻力卻非常大。對於孩子來說,具體的意義並不明白,不過就是看看熱鬧而已,站在外圍看了一陣子,卻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阿梓哥哥。」回頭一看,正是芥末,「阿梓哥哥你跟我來。」

小女孩神秘兮兮地拉着他跑過了幾條街道,到了一個小工地的後面,方才氣喘吁吁地停下來,從衣兜里翻出一個東西來:「給你。」

定睛一下,卻是一隻包裝精美的月餅。

「呃……」藍梓將月餅接在手上,「秀珍姐……買了月餅了嗎?」

「你嘗嘗啊。」小女孩巴巴地望着他,露出一個純凈的笑容。

那是一隻蛋黃蓮蓉的月餅,其包裝在這個時期來說,無論如何都令人覺得華美,想必價值不菲,小男孩雖然也在商店見過,卻從未想過自己家會買來吃,一向節儉的秀珍姐自然也不可能,然而小女孩一臉期待地看着他,說:「吃吧吃吧。」他遲疑了好久方才撕開包裝,將月餅掰出一小半,隨後小小地咬了一口。

「好吃嗎?」

「嗯。」藍梓點頭,將另外大半的月餅遞迴給小女孩,「留到明天才吃的,你怎麼今天就拿出來了。」

「這個都是你的,我還有呢。」

芥末笑着,從鼓脹脹的衣兜里又掏出了一個月餅來,兀自說着:「還有胖子的、阿糖的……」

「這不是秀珍姐買的?你從哪弄來的?」

小男孩皺起了眉頭,芥末原本還在邀功似的說話,一抬頭見到他的眼神,先是有些畏縮,隨後小臉也綳了起來:「不要你管!」

「到底從哪裏拿來的?」

「我說了不要你管了!」

藍梓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女孩便大叫了起來,一面往後退,想要掙脫掉他的鉗制,男孩伸手往她鼓脹脹的兜里探去,小女孩「啊——」地大叫着,拚命掙扎。

兩人的年紀其實相差不遠,但男孩子的力氣畢竟大一些,不一會兒,兩個月餅在糾纏中被掏了出來,掉在了地上,小女孩滿臉淚水,拼了命地將他推倒在地上,但隨即男孩便又站了起來,漲紅著臉:「你倒底哪裏拿來的啊。」

「那些大人在打架,我在旁邊拿的,沒有人看到的!」

「你偷東西!」藍梓再度抓住了她的手,「我們還回去。」

「不還!」小女孩沒命地將月餅抱在懷裏,「沒有人看到的!」

「沒有人看到也不是我們的!」

「可你也偷東西了!」

小女孩大聲地哭着,將月餅護在懷裏,男孩聽了她的這句話,臉色漲得更紅了,好半晌才道:「可我讓他們打我了!」

「嗚……打你你也沒還回去……你也偷東西……」

「……那是秀珍姐的葯,我有什麼辦法。」

「反正你沒還回去,我也不還!」小女孩哭着,繼續找理由,「你已經吃了,怎麼還啊!」

「反正要還!」

「不要!」

「跟我還回去。」

「……」

兩人針鋒相對,都不退讓,小女孩護著月餅,男孩則試圖將她拖走,如此的拉扯之中,小女孩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隨即他也是一巴掌拍了回去,兩個孩子之間的拉扯逐漸變成了打架,如此打了好幾分鐘,小女孩終究是打不過,辮已經散了,身上挨了好幾下,被搶走了月餅,坐在地上號啕大哭,男孩的狀況其實比她要慘得多,衣服被撕破了袖子,臉上被指甲抓了三條血印子來,手腕上的牙印滲著血,他搶到了所有的月餅,儼然是勝利者的姿態,拉起了小女孩:「走!」

抗打擊能力較弱的小女孩放棄了抵抗,被他拉着去往來時的方向,一邊走一邊抹眼淚,到了那邊的路口,小男孩問了是哪家店鋪,隨後板着臉說道:「你站在這裏!」拿着月餅轉身要走。

小女孩本來正在哭,眼見他一個人過去,愣了愣,隨後連忙拉住了他:「他們會打你的。」

「不管你的事。」

「我們一起去,你讓他們打我,我們不還月餅了好不好?」

「說了讓你站在這裏!」

「可你也說了月餅好好吃的……」

她的哭腔之中,轉身要走的小男孩遲疑了片刻,望着懷裏已經被咬了一口的月餅,隨後又回過頭來,將月餅拿出來,陰沉着臉:「你也咬一口。」

小女孩哭着搖頭。

「說了讓你咬一口了!」小男孩捏着她的臉,隨後將月餅有蛋黃的地方強行往她嘴裏塞進去,讓她咬了大大的一口,小女孩哭着說道:「為什麼啊?」

「要當個正直的人。」小男孩將剩下的月餅放進包裝袋,「你站着,不許跟上來!」終於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嘴裏被塞了大大的一口月餅,連咀嚼都有些困難,她望着那走到店門口有些畏縮的男孩,品嘗著口中的甜與咸,雙手握成了小拳頭,一邊哭一邊跳動着身子——這是她每到焦急時就有的下意識動作。

店主走出來了,雙方說着話,隨後小男孩將月餅交還給對方,包括那隻咬了兩口的。好在打人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店主甚至要將那開了封的月餅送給小男孩,男孩也沒有接,說了對不起之後,往這邊跑了過來,一言不地拉起小女孩往回家的方向走。

第二天便是孩子們被挑選的日子,由於打了架,晚上他們沒有再見面,分開的時候小男孩倒是做了讓她第二天打扮得漂亮一點的叮囑,方才的打鬥中小女孩雖然是肆無忌憚地亂打,男孩卻不敢碰她臉上之類的地方。第二天早上他去到那孤兒院外的時候,一群孩子已經衣着整齊地在院子裏集合了,他們都穿了最漂亮的衣服——包括芥末。院子的木籬笆上掛着飄揚的綵帶。

有意領養的那對夫婦要中午才會過來,若是平時,早已跟眾人混熟了的小男孩會直接進去跟他們玩,但今天他沒有進去,只是在籬笆外給眾人打了氣。到得中午時分,一輛小轎車停在了孤兒院外的馬路上,裏面的氣氛熱烈起來,小男孩看了幾眼,隨後朝孤兒院後方的路上走過去。

天氣很好,下午的時光也是安安靜靜的,孤兒院后的矮牆下有個小土堆,長著雜亂的花草,前面是一個沙坑,藍梓在沙坑裏玩了一會兒,隨後在土堆上坐下來,仰起頭看天上的白雲,大概到得三點鐘左右,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

那是芥末。

她今天穿着粉紅色的鞋子,白色帶細碎小花的白裙,頭上系了純白的帶,看起來就像是小公主一樣,此時她跑得氣喘吁吁的,終於在藍梓身前停下,調整了一陣呼吸,她將手伸進衣兜里,隨後掏出了一隻月餅,眼中閃著淚水。

「芥末……」

「他們選我了,阿梓哥哥,他們說要領養我……」

小女孩的臉上帶着笑容,流着眼淚,陡然抱住了小男孩,男孩也被這個消息給嚇到了:「呃,芥末……我今天身上很臟……」手上全是沙子。

「但是月餅……」

「他們讓我跟小朋友告別,我跟他們要的月餅,給你的……」

小女孩說着,要在土堆上坐下來,藍梓連忙拉住她:「會把你裙子弄髒的。」

「沒關係的……」

「可是不能讓他們覺得你不講衛生啊。」

藍梓在附近找了張乾淨的報紙,隨後兩人在土堆上墊著坐了下來,芥末拿來的是很好的月餅,比昨天的月餅看起來包裝更加精美,藍梓將它分了兩半,每人捧著半個小口小口地吃。

想要說的話似乎有很多,又似乎沒有多少,藍梓籍著從旁人那兒聽來的信息,叮囑著芥末到了新父母家該注意的地方,要聽話,不能有壞毛病,不能太想孤兒院這邊了,將新家當成真正的家一樣,因為沒有人想要養大一個總是惦記着別的地方的兒女……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芥末聽着他說話,過了一會兒,也說道:「阿梓哥哥,你什麼時候也能再找到你的爸爸媽媽吧?」

小男孩想了一會兒:「不知道啊……」

「他們說你以前是從……不許生氣啊……從精神病院出來的……」

「誰說的……」

「我陪奶奶說話的時候奶奶跟我說的啊,奶奶說這個是你小時候跟她說的……」

「呃……」小男孩笑着撓頭,「我也記不清楚了啊,好像是那裏出事了,我就跑出來了……」

「那你幹嘛在那種醫院裏啊?」

「因為我那時候很頑皮啊……」

「頑皮?」

「嗯,好像是我覺得自己會飛,從樓上跳下來腿都摔斷了,後來他們說我是神經病,呵呵……再後來醫院出了事情,我就跑出來被奶奶收養了啊……」

「那你找到醫院就能回家了啊。」

「可是這邊沒有精神病醫院啊……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往昔的記憶早已經模糊了,這些事情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真是自己記得的片段還是因為別人的猜測或者調侃產生的印象,想來也該是假的,因為在城市的附近,其實並沒有什麼精神病的醫院存在,小男孩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多少的不滿,兩人說了一陣,終於將話題轉向其它的方向。

小女孩終究還是要跟其他人告別的,對於即將分離的事實,心中單純的情感只能用哭泣來表達,然而在藍梓「不要讓他們覺得你是愛哭鬼」的小大人一般的叮囑中,哭泣的權力也被剝奪了。如此到得下午,夜幕降臨,那對領養的父母在孤兒院裏陪一眾孩子吃過了晚飯菜離開。緩緩啟動的小車後座,芥末回頭望着那燈火中的孤兒院,望着更遠處一個亮着暖黃色燈光的小院子以及站在院子裏朝這邊望來的小男孩,探出了身體拚命地揮手。

小車終於消失在視野盡頭的道路轉角處,藍梓站在院子裏,輕輕揮動的右手放了下來。芥末是去過更好的生活了吧,應該為她高興才對,可是眼淚就是停不下來,他想了一會兒,隨後從院子裏跑了出去,這片平民區路燈並不完全,大路小路,明暗變幻的視野,一直衝到黑暗的河堤上,他才停了下來,那輛小車還能夠看到,它已經從橋上駛過去了。

冷風從河面上吹過來,四周黑洞洞的沒有人,藍梓轉着身體往周圍看着,隨後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握緊了雙拳。

緩緩的,他的雙腳離開了地面,往天空中飛了上去。

沒有目擊者,夜風清冷,吹動了他的衣袂,他在這片河床上不斷上升,目光巡弋在遠處街道間的車燈里,朝那邊飛過去。

到了高空,風便愈的大了起來,他大概飛行在十幾層樓房左右的高空中,目光朝下方望去,城市的主幹道上燈火通明,仍舊車水馬龍,各種車輛、行人,林立於道路兩旁的酒店、飯館、商鋪、電影院、夜市攤,都浸在這片通明的燈火中,一條小河從城市的中央穿過,他在道路上尋找到想要跟隨的車輛,一直前行,他抬起頭,城市的一切便在眼前擴展開來。

有着斑斑點點燈光的住宅區、工廠、學校,主街道朝兩邊展開時,光芒便在分支的街道間逐漸變淡,散成星辰一般的分佈,人潮也會逐漸變少,一個個小區里,會有散步的人群走出來,也有人聚在燈光下下着象棋,到了工廠區,燈光會變得密集起來,大大小小的車輛來去。貫穿城市的主幹道最終穿出了城市,路燈朝着周圍延綿起伏的黑暗山脊之中穿過去,也是那輛小車去往的方向。

他一路咬緊牙關,跟隨着前行,漸漸地便出了城市,以往也有這樣的經歷,但這時並沒有穿更多的衣服,也沒有包裹住頭部,身上便漸漸覺出了寒冷,高空中的風就像刀子一樣。他抱住身子,全身抖,但終究還是鼓起精神,一直在天空中跟着。

小車經過山間第一個彎道時,他在山脊上落了下來,望着那在黑暗中延綿遠去的道路與車燈,最後揮起了手。

「再見啊,芥末……」

那嗓音在風中回蕩著,漸漸的、漸漸的,前行的車輛消失終於在了視野的盡頭,站在山脊上的孩子再度飄起來,清冷的夜風中,往來時的方向飛行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青之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青之唱
上一章下一章

藍梓與芥末

100%
目錄
共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