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最後一戰,也是開始 (全書完 )

第一八七章 最後一戰,也是開始 (全書完 )

閻羅王稍稍垂首,恭恭敬敬的說道:「回大帝!臣本來正與泰山王、卞城王、五官王惡戰,這泰山王的大軍突然紛亂。結果難以成陣,反而又衝撞了卞城王和五官王的陣腳,一時間,局面全盤糜爛,收攏不住!臣趁機驅兵大進,衝撞而來,將這三王打的大敗,臣生擒了卞城王,只走了五官王,騎著白鶴不知去向,不成想。卻被大帝親手擒住!如此一來,東北洲的戰事便可以宣告結束了。」

這可真是叫我喜出望外,原以為要打很多場惡戰,沒想到來了之後,一戰便定了四洲天下!

不過,這一仗說起來輕鬆,略一想,也是打了一天一夜的惡戰了!

沒停下來的時候,還不覺得累。此時一放鬆。竟覺得渾身發疼發酸發麻,苦不堪言。

閻羅王似乎瞧出來了我的異樣,便道:「大帝,此處不是說話處,可移駕躉封關,在那裡,收攏部眾,分派兵馬,前去正西洲平亂。」

我點了點頭,道:「好。就聽你的安排--曾將軍,查點軍馬,收攏部眾,跟著五王爺走!」

「是!」曾天養應了一聲,自去收拾提點軍馬不提。

郭沫凝、池農、邵薇、成哥、曾立中和唐詠荷等都尋了過來,跟著我走。

到了躉封關,好好休息一番,整頓軍馬,自然是不用贅言。

只過了一日,我便請鬼將去尋來閻羅王,要和他商議,進軍正西洲的事情,結果閻羅王遲遲不到,我正思量著閻羅王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到了。

閻羅王罕見的面帶笑容,道:「大帝喚我?」

「五王怎麼遲遲不到?」我說:「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哈哈……」閻羅王一笑。道:「沒有出什麼問題,只是來了貴客。」

「貴客?」我詫異道:「哪位貴客能叫五王這麼高興?」

「是我。」門外突然轉出一個人來,滿面笑容,看著我道:「賢弟,三日不見了,萬象換新天!」

「大哥!」我驚喜交加,道:「你怎麼來了?」

「大事已畢,我不來和你相見,又做什麼?」義兄一笑道:「平等王、都市王兵敗被擒,兩個閻君已經做了階下囚。天下再無戰事,該是去鳳麟洲歸位的時候了。」

「當真嗎?」我突然一陣恍惚,覺得似乎是在做夢一樣。

義兄伸手遞來三件物事,道:「這是平等王的阿鼻地獄環,這是都市王的熱惱地獄杯。還有這一件,乃是秦廣王的孽鏡台。」

閻羅王也伸手奉上一物,道:「這是卞城王的桑火劍,臣的文曲天秤,都是昔年酆都大帝所賜之物,今大帝回歸,需要奉還。」

我心中忐忑的接過這四件物事,道:「大王緣何不在?」

義兄道:「秦廣王要整頓所有歸降的鬼兵,重新分配,免得群龍無首,發生新的動亂。」

我恍然道:「應該如此。」

義兄道:「至此,十大閻君之物,秦廣王的孽鏡台,楚江王的金甲銅錘,宋帝王的吸血刺,五官王的玉如意,閻羅王的文曲天秤,卞城王的桑火劍,泰山王的劈天斧,都市王的熱惱杯,平等王的阿鼻環,轉輪王的金銀銅鐵輪,全都集齊了,你且拿出來你的招魂幡看看。」

我將招魂幡拿出來,展開一看,不由得有些呆住了,只見招魂幡上名字竟然已經一百零八個!

不多不少,也已經集齊了!

義兄道:「再把你的陰陽鏡拿出來吧,陰陽鏡放在招魂幡上,十件寶物,再依次疊放在陰陽鏡上。」

我雖然不知道義兄要我這麼做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依言做了。

招魂幡鋪開,放在桌子上,陰陽鏡蓋在招魂幡上,然後取來孽鏡台往陰陽鏡上放,一道光猛然閃過,孽鏡台竟然不見了!

我吃了一驚,慌忙去看義兄,義兄卻道:「無妨,繼續。」

我便又把金甲銅錘放上去,也是一道光閃,金甲銅錘也不見了。貞在農號。

再放吸血刺、玉如意、文曲天秤、桑火劍、劈天斧、熱惱杯、阿鼻環,都是一樣,光芒一閃,便即不見。

等到最後,金銀銅鐵輪一放,突然間呼嘯聲大起,四下里天地變色,一陣風來,竟將我裹捲住,朝那鏡子里拉去!

如夢方醒之覺,等我再睜開眼睛時,竟然已經到了鳳麟洲度朔山上的酆都大帝宮中!

四下里,滿滿的都是人和鬼!

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我正自詫異,突然間發現自己渾身上下的衣服已經變了!

帝袍帝冕!

一手陰陽鏡,一手招魂幡!

「酆都大帝,請敕封左右神使,六大護法,一百聖將吧!」一道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我不由得回頭一看,只見義兄就在我身邊。

我不由得呆了呆,義兄卻把目光瞥向我手中的招魂幡,我打開來看那上面的名字,下面一陣山呼:「請大帝敕封!」

福至心靈,我突然間像是回憶起了很多曾經遺忘過的事情一樣,看著那招魂幡,念了起來:

酆都大帝回歸,帝後有二,陽後為楊柳;陰後為慕芊芊!

子女有二,帝女陳清;帝子陳溟!

神使有二,左使白俠;右使靈姑!

神護有六,太陽使陳成,太陰使郭沫凝,玉陽使曾立中,玉陰使邵薇,丹陽使張池農,丹陰使唐詠荷!

神將一百,分五部而立,金、木、水、火、土,每部該正將十名,副將十名!

水部:把育王、洪令海、洪令洋、洪逆鬼王、藍雨涵、丁雪婷、寒冰鬼王、江河、江水、江湖、易水寒、傅沾、冷泉、沙王、周冰、王森、惠方、羊力、仇天、黎波

土部:陳承煥、田無野、田楚楚、滾石鬼王、陷陣鬼王、田疆、田宇、田青、萬惡和尚、羅亮、文丘、袁聖、劉堂、荀匡、蔣中、岳讓、傅干、雲飛、紀宗、周環

火部:炎烈子、五雷鬼王、颶風鬼王、紀清風、那欣、那岳、火百極、南之火、周楓、陽爍、高燁、明燦、哥信、依拉、地火鬼王、烈油鬼王、托尼、羅特、王脈、龍袞

金部:金尊、亂箭鬼王、刀雨鬼王、金鼓鬼王、靈鏡鬼王、許仲、金滿堂、劉銘、金奎、藍金生、鐵三泰、祖城、童山、石磊、萇鴻、段自成、琦明、趙寵、馮陽、荊山

木部:楊天、古朔月、毒煙鬼王、滾木鬼王、黑霧鬼王、迷魂鬼王、楊玄、赫連勝、智真和尚、柳璇機、柳璇樞、虎淵平、林芝、方夢、墨荼、徐天、黃朝、武鳴、段飛、杜璇

正在敕封眾將,空中忽然一陣雷鳴電閃,層層雲聚,又層層雲開,眾人群鬼都仰面去看天空,義兄的臉色突然一變,口中喃喃道:「來了……終究還是來了……」

我心中也不由得猛然一陣悸動,只見雲層中屹立著一個渾身古銅色的人,一雙眼睛,猶如古井無波,睥睨蒼生似的往下俯瞰而來。

他什麼話也沒有說,什麼動作也沒有,只是屹立在那雲層之中,就像是一具石塑木雕!

但是,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就好似是在我胸口上壓了一塊萬斤巨岩!

我竟有些透不過氣來了一樣。

我知道這來人是誰!

那是來自神界的真神!

「陳元方。」

他終於開口了。

聲音就好似來自遠古,陌生而又熟悉。

「我在這裡!」

義兄騰空而起,身子迅速升至雲端,與那真神當空而立,互相對視著。

「你越界了。你是人,只該修鍊人乘道法,地乘道法,不該是你能參悟的。」

「道無止境!人和神的說法,都是你們規定的,不是我們規定的!我若能修行地乘道法,若能參悟地乘道法,我為何不是神?我為何只能做人?」

「你的慾望太大了。這會害了你。」

「你若說這是我的慾望,那就算是我的慾望,只不過,你小看了我,我的慾望遠不止如此!」

「那你還想要幹什麼?」

「我想要幹什麼?」義兄「哈哈」大笑,仰面說道:「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這地再埋不住我身,我以我名,靈通天地!要那風起,那風便起,要那雲住,那雲便住!金口玉言,陰陽無二!我不但要參悟地乘,我還要參悟天乘!這就是,道無止境!」

那真神的眼中突然有了一絲恐懼:「我如果不允呢?」

義兄一字一頓,道:「你管不住我!這天地,都管不住我!」

「當真?」

「你可以試試!」

「好,你敢不敢跟我走?」

「去你們所謂的神界?」

「不錯。莫非你不敢?」

「你又小瞧了我。」

「那,我們走?」

「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相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麻衣相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八七章 最後一戰,也是開始 (全書完 )

100%
目錄
共64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