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二)

第117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二)

喬謹言離開后,徹底消失在了喬家人的視線中。喬鎖此後再也沒有得到過這位大哥的消息。原以為永遠不分開的人,原來一旦離開了彼此的視線便無跡可尋。

喬鎖見喬謹言以前居住的房間東西都盡數搬走,留下空蕩蕩的房子,才知曉他是這般地狠,走了連一絲的念想都不留。

她那日沒有告訴他關於喬思的威脅和勒索,不過如今看來是不用說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而他們之間都結束了。倘若往後出了什麼事情,估計對於喬謹言是不會有什麼影響,人處於高位,是不會那麼輕易被毀掉的,被毀掉的也只有她罷了。

夏侯開始頻繁出現在喬家。喬鎖不再去上班,夏侯便時常來喬家教她一些素描最基本的東西,或者帶她出去吃遍帝都的大街小巷。

送99朵藍色妖姬、帶她去打槍、潛水、出海、燭光晚餐,夏侯每日會變著法子帶著喬鎖吃喝玩樂。喬鎖總算是明白,早些年這位侯少為何能夠風靡帝都了,這般十八般武藝都會玩的人,也是不多的。

夏侯帶她嘗試各種的玩耍,唯獨不玩賽車。過去的事情,喬鎖沒有細問,夏侯也沒有說,不過這種吃喝玩樂的日子倒真的能幫助一個人遺忘痛苦。喬鎖漸漸的也不在精神恍惚,不在深夜裡突然醒來淚流滿面,似乎她現在可以不用經常想起過去的事情。

人一忙,便不會有時間來胡思亂想。

春天過去,初夏來臨,很快便到了他們認識一周年的日子。喬鎖原本也記不住,偏偏夏侯拉著她去燭光晚餐,說起這些,喬鎖才意識到,原來一年時光就這樣溜走了。

吃完飯,夏侯送她回喬家,他們一前一後進入喬宅的院子。夏侯突然之間拉住了她的手,站在了樹蔭下面,喊道:「小鎖,你別動。」

喬鎖感覺脖子上冰涼一片,他從後面給她戴上了一串項鏈,然後低頭吻在了她的脖子上。喬鎖感覺到溫熱的觸感在肌膚上流轉微微閉眼。

「半年之期就要到了,小鎖,我們結婚吧。」夏侯在耳後低低地說道。

喬鎖睜眼,眼中的光芒幾度明滅,想起這些日子來,這個男人為了幫她走出痛苦,所做的所有努力,低低地問道:「娶我,你會幸福嗎?我什麼都不會。」

這個男人帶給她很多的感動。

夏侯微笑地從身後抱住她,將腦袋壓在她的肩膀上,笑道:「傻瓜,當然會幸福,你也會幸福的,人不能因為曾經受傷就不相信愛情,我們總要勇敢地相信一些東西,不然人生是黑白的。」

喬鎖慢慢地思考著他的話,轉過身來,踮起腳尖和他對視,低低地問道:「可以相信嗎?」

她可以相信他,相信還能幸福,還能有愛情?

夏侯看著她,沒有言語,目光比任何時候都深沉,他低下面容,很是動容地說道:「我曾經經歷過很多的情感,經歷過生死離別,我原以為愛情早就死在了過往,可是遇見你后,小鎖,我發現我又學會了愛人,我想勇敢一些,不再失去。你也可以的,小鎖,忘記過去,重新愛上別的人。我們都具備愛人的能力,只是你不要放棄這項技能。」

喬鎖內心翻滾激蕩,不知道該怎麼說,喬謹言的離去讓她的世界處在一片黑暗之中,這幾個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失眠、痛苦,她在無數個夜裡在喬家的宅子里遊盪,想要找到過去的印跡,可是喬謹言搬走了他們之間所有的回憶。

她跑去酒窖去喝酒,傭人時常會在第二天清晨在酒窖的門口發現醉醺醺的她,她爬起來回去繼續睡,微笑,吃飯,生活。

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瘋,她學會了剋制,可這段時間依舊痛苦,是夏侯帶她走了出來。他從來不問為什麼,只是帶她去瘋去開心。

他拯救了喬鎖。

婚姻能拯救一個人嗎?喬鎖不知道,可是她想她是喜歡這個費盡心思想要救贖她的男人,她已經不願意一個人面對孤獨的夜晚和傷痕纍纍的過去。

她目光氤氳,伸手抱住了他,沙啞地說道:「我們結婚吧,夏侯。」

那一句話說出來,夏侯摸著她臉上的淚水,笑著輕吻她時,她才知道自己早已淚流滿面。原來她也是可以的,輕易地說嫁給另一個男人。大哥,她真的不等他了,她是真心想嫁給夏侯了,就算沒有愛情,可是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她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她以後會愛上夏侯,她相信自己會的。

夏侯一把抱起她來,如同孩子一般歡喜著,他熱烈地找到她的薄唇,一點一點生猛地盡數吞噬掉。

喬鎖抱住他,沒有抗拒,她接受了他。

深吻之後,兩人都有些不平靜,第一次感覺大約這才是戀愛的感覺,夏侯拉著她不捨得放手,喬鎖見狀,有些羞澀,低低地說道:「你回去吧,我想早些休息了。」

夏侯抱了抱她,笑的神采飛揚,輕聲說道:「那好,我回去跟爺爺商量準備婚禮的事情,我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娶你回去了。」

喬鎖點了點頭,唇角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夏侯送她進了宅子,這才朝她擺了擺手,瀟洒地離開。

喬鎖站了許久,看不見他的背影了,這才轉身,只見喬臻坐在門口的輪椅上,神色未明,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喬鎖嚇了一跳,見是他,鬆了一口氣,輕聲問道:「三哥,你怎麼在家?」

喬臻這些日子時常回來住。

「小鎖,你和夏侯相處的還可以嗎?」喬臻突然問道。

喬鎖想起之前跟他的親密舉動,也不知道三哥有沒有看見,臉微微漲紅,點頭淡淡地說道:「我們很好,夏侯說回去找他爺爺商量著結婚的事情。」

那就是喬鎖答應嫁人了?喬臻突然低下了臉,轉著輪椅進去。

喬鎖跟著進來,見他不說話,有些不安,低低地問道:「三哥,你是不是不開心?」

「沒有,你想多了。」喬臻抬起眼,對著她微笑,看見她脖子上的那條項鏈,突然之間說道,「你這條項鏈我好像在夏侯那裡看見過,背面是不是刻著XY的字樣?」

喬鎖見他說的煞有其事,便取下了項鏈,翻過來一看,果真是可有XY的字樣,中間是愛心。

喬臻伸手拿過項鏈,突然之間臉色有些陰沉,看著喬鎖低低地說道:「我有沒有跟你說過夏侯的過去?」

喬鎖搖了搖頭,喬臻有些克制地說道:「他以前有個很愛的女朋友,叫做小幽。不過那都是過去式了,對了,小鎖,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喬臻說完將項鏈還給她,匆匆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喬鎖站在客廳里見他神色有異,垂眼握住了手中的項鏈。

小幽。幽,Y。三哥想告訴她什麼?喬鎖咬了咬薄唇,將項鏈收起來。

喬臻回到了房間,等著喬鎖上樓去后,這才打開抽屜,翻出裡面的一些資料和照片來,喬臻看著照片上笑的開心的喬鎖和夏侯兩人,目光有些犀利,滲出一絲的妒忌來。去年,他讓夏侯前往奧克蘭去見小鎖就知道夏侯必然會愛上小鎖,夏家會成為他喬家最有力的助手,可是沒有想到,小鎖居然願意嫁給夏侯,喬臻想起方才兩人在院子里接吻,那般濃情蜜意的模樣頓時手上用力,將整張照片捏成一團。

他一直防備著喬謹言,卻不想喬謹言就這樣撒手不管,而夏侯卻趁虛而入。他有什麼資格擁有小鎖,他們休想結婚。

他撥出去一個號碼,低低地問道:「顧家那邊情況怎麼樣?」

「喬謹言自從回了顧家,這幾個月,去了公司兩趟,飛了法國一次,其餘的時間不是在顧家呆著,就去看那個小三。」

喬臻點了點頭,幾個月沒有聯繫喬鎖,喬謹言是真的放手了?他對小鎖只不過是玩玩?喬臻臉色陰沉了幾分,當務之急,既然喬謹言退出了,那麼夏侯和喬鎖的婚事才是他最操心的事情。

看來,是該找個機會讓小鎖知道一些事情了。喬臻掛了電話,坐在書桌前,將手中捏皺的照片一點一點地抹平,摩挲著上面喬鎖的面容,眼中透出一絲的迷戀和掙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二)

58.82%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