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三)

第118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三)

顧家

五月天,暮春之後,天氣便開始燥熱,顧家老爺子整日尋思著去鄉下祖宅避暑,小燁開始滿屋子跑,玩完了火車隧道就玩變形金剛,喬謹言依舊獨處,沉靜地處理顧家諸多繁雜的事宜,偶爾閑來煮煮咖啡,看看風景,日子過的平淡而且悠長。

John進了顧家,將最新的資訊放到了喬謹言的書桌上。

「有家新聞媒體說夏喬兩家聯姻就在五月天,他們偷拍到夏侯帶着四小姐去選婚戒,據說夏家在米蘭定製了一套婚紗,不日就將空運過來。」John細細地說道,「那家媒體說的煞有其事,還有照片在,這事應該是假不了的。」

喬謹言沒有看資料,徑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雲杉樹,顧家屋后的雲杉成林,夏日很是靜謐清涼,老爺子倒是在家裏坐不住,拿着避暑的借口要帶着小燁去鄉下玩耍。

「大少和談小姐的照片,我已經找媒體放了出去,拍的很模糊,寫的也很含蓄。」John彙報著第二件事情。

喬謹言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杯子放下來,淡淡地說道:「喬家那邊有什麼反應?」

「外界瘋傳大少有了情人,但是談小姐的身份沒有暴露,喬家一直按兵不動,喬家老爺子似乎也不急着催四小姐結婚,反倒是夏家很是急。」John說道。

喬謹言皺了皺眉,夏侯定然是急着娶小四進門,老爺子還想藉著小四的手來踩他顧家,自然不會那麼輕易地讓小四嫁人,可笑的是,原本是喬家一心想促成這樁婚事,如今反倒是不急不躁起來。

喬謹言最關注的依舊是喬鎖的反應。

「小四那邊是什麼情況?」他沉思良久還是問了出來。

John頓了頓,有些遲疑地說道:「四小姐答應了婚事,我得到最新的消息,今日,四小姐會前去夏家見家長。」

夏喬兩家大家長是見過面的,不過是在外面,如今喬鎖登門入室,這是要出嫁的節奏了。喬謹言深深吸了一口氣,坐在書桌前,沉默不語。

「大少,接下來我們該如何做?我們手上也是有一些底牌的。」John跟了喬謹言多年,算是他的左膀右臂,自然知曉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對於喬謹言的心思也是揣摩到了幾分。

喬謹言伸出手指,搖頭,皺眉沉思,許久才,沉沉地說道:「什麼都不要做,你去安排一下,我要離開帝都一段時間,把談溪也帶上。」

John點頭應着,去安排相關事宜。

喬謹言帶着談溪離開帝都,前去度假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喬家。

喬臻在得知消息時,感慨了許久,想起這些年來,喬謹言始終如同一座大山壓在他的心頭,如今他離開喬家,放棄了顧家在喬家多年投資的資產,更是放棄了喬鎖,這樣大的變化讓他整個人欣喜起來,他心心念念盼了這些年,如今喬謹言另結新歡對他構不成威脅時,他到沒有想像中的那些歡喜,只是尋思著最大的勁敵滅掉了,接下來也該是夏家的事情了。

他沉思時,喬鎖來敲門。

她今日是打扮了一番,很是難得地穿着一件淑女的套裙,長發挽起來,有了幾分溫婉清新的韻味。不過喬臻還是喜歡她往日隨意的裝束,最樸素的亞麻裙擺,暗紅淺藍的色澤,平底鞋,走在哪裏都自成一道風景。他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喬鎖,不快樂淡淡憂鬱、布衣素顏的喬鎖,她孤獨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裏,沒有悲喜,卻令人忍不住地想要去靠近,去飛蛾撲火。

「三哥,今日我要去夏侯家,你能陪我一起去嗎?」喬鎖敲了敲門,進來,看着喬臻說道,「我一個人可能會有些不自在。」

喬臻見她似乎有些緊張,笑道:「我陪你去吧,今日的行程原本就是空了出來。對了,小鎖。」

喬臻頓了頓,說道:「剛剛傳來的消息,好像有八卦周刊的記者拍到了喬謹言和你妹妹出去度假的照片,你那個妹妹怎麼會跟喬謹言走到了一起,我記得談家不是什麼富裕家庭。」

喬鎖初初聽聞這個消息,有些愣住,許久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說道:「人生的事情是說不清道不明的,這事我也是不知道的,不過與我無關,我不怎麼去關注了。」

喬臻見她這般說來,也就微微一笑,點到為止。

喬臻去換衣服,喬鎖出去等著。

他見喬鎖出去,臉上的笑容遁去,坐在書房內,臉色有些陰沉,打了一個電話,低低地說道:「我們今天晚上去夏家,你見機行事。」

這一次去夏家,原本便是藉著夏侯生日的宴會,公開兩人的婚訊,順便將喬鎖介紹給夏家的長輩,是以老爺子是不去的,去的都是年輕人。

喬鎖很不喜歡這類人多的宴會,但是今日的主角是夏侯,少不得要出席露個面。

喬鎖跟着喬臻到夏家時,天色已經暗沉,初夏的傍晚,紅霞漫天,給這個城市增添了些許的絢麗色澤。

喬鎖下車,幫助喬臻坐上輪椅,到夏家來的人很多,他們的車子被堵在了最外面,只能步行進去。他們沒有電話通知夏侯,喬鎖推著喬臻的輪椅往裏面走,所見都是豪車美人,喬臻低低笑道:「夏侯這次過生日說要公佈婚訊,他昔年紅顏知己頗多,這些人都是來看你的,想知道是誰虜獲了這個風流浪子的心。」

喬鎖見他這般說來,低低一笑,也不言語。

兩人一路走着一路輕聲說着話,突然之間,有人從身後突然之間拍著喬鎖的肩膀,驚喜地喊道:「小幽,我老遠就看見你了,怎麼,你也是來參加侯子的生日宴,不是,他說要公佈婚訊,我這不剛下飛機還沒來的及去見太後娘娘就趕來了,幸好趕得上你們的婚禮。」

喬鎖轉身看去,只見那男子長得很是俊朗,人曬得漆黑,笑起來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穿着背心,身上還背着包,一副遠行回來的模樣。

「小幽是誰?你認錯人了?」喬鎖反應過來,有些疑惑地說道。

那人大力拍着她的肩膀,笑道:「別逗了,小幽,咱們當年也是一起玩耍過的,你,我還能認錯,該不是跟着侯子串通好戲弄我玩的吧,還說什麼要結婚的對象是喬家的女兒,笑死了,我就沒見侯子對誰上過心,當年為了你鬧得要死要活的,這一轉眼就變了心?打死我也不信?」

「梁波,你認錯人了,她是我妹妹。」喬臻突然打斷他的話,急急說道。

梁波認出喬臻來,見他坐在輪椅上,臉色微變,上前去一個大力的擁抱,叫道:「原來是你這小子,我差點沒認出來,話說喬老三,你這腿怎麼了?」

「車禍。」喬臻笑道,「你怎麼回來了,回來了也不說一聲。」

「梁少」

「是梁少,您什麼時候回來了?」有姑娘認出他來,歡喜地圍上來,「好幾年沒聽說你的消息了,你們家不是舉家移民加拿大了?」

美人們嘰嘰喳喳,瞬間,這邊便成了一個熱鬧的圈子。

梁波見這人一多,連忙笑道:「我接到電話,說侯子要結婚,我能不回來湊熱鬧嗎?」

「真的是梁少,梁少,侯少要婚了,傷了一片姑娘的心,您不會也要婚了吧?」

喬鎖被這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圍住,有些難受,想推著喬臻去一邊喘口氣。

誰知這些人認出喬臻來,都嚷道:「三少也來了,這一下京城四少來了三個了。」

梁波拍著喬臻的肩膀,風騷地笑着:「本來偷偷回來,要給你們一個驚喜,誰知這一下被圍堵了。對了,你怎麼跟小幽在一起,你說這是你妹妹,侯子真是聰慧,想當初夏老爺子死活不同意他們兩的婚事,該不是你認了妹妹,小幽成了你喬家人吧,這樣一來也算是門當戶對了。」

梁波這話一出來,四周突然都安靜了下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說話了。

有人不知曉這前因後果悄悄地問了一句「小幽是誰?」立馬被知情人拉走了。

梁波嘴角的笑容也僵住了,察覺到了不對勁。

喬鎖看向梁波,平靜地說道,「你好,我是喬鎖,喬臻的堂妹,喬家排行第四。」

她的話鋒一轉,微冷地說道:「我不是小幽。」

喬鎖說完也不看這些人,推著喬臻就往夏家走去。隱約還聽見後面有人悄悄拉住梁波,說道:「梁少,你好些年沒有回來不知道,那個女的死了,這個是喬家的,她們不是一個人。」

「三哥,你便是你之前一直想告訴我卻沒有告訴我的事情?」喬鎖的聲音很平靜,語氣有些冷。

「你不要多想,夏侯對你是真心的。」喬臻嘆氣地說道。

喬鎖的身子猛然頓住,她抬眼看了一眼天空,殘陽西沉,天邊血色的晚霞無比瑰麗,她不知為何這般平靜,淡漠。

「我和那個女人長得真的很像嗎?」她平靜地問道,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吐出,其實,喬謹言離開她后,她的心便有些麻木,感覺不到痛了,想來無論發生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她都不會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你不希望我嫁給夏侯?」喬鎖停下腳步,俯下身子有些莫名地看着喬臻,她的目光雪亮,透出一絲的空茫來,「其實,你直接告訴我就好,三哥,不必千里迢迢把這個知情人喊回來,藉著他的嘴來告訴我。」

如果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知道她像小幽,那麼知情人定然是不少的,喬臻跟夏侯關係那麼好,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猜不透喬臻的用心,可是她也不相信天下有這麼巧的事情,隨便跑出來一個人就說她像夏侯死去的女朋友,更別說是在今日這眾目睽睽之下。

喬臻的臉色驟然變了,他的五指緊緊地攥住輪椅,沉沉地說道:「小鎖,你變了,你連三哥都不相信了?」

喬鎖冷笑了一聲,低低地說道:「我如今誰都不相信了,連大哥都不信了。」她的聲音透出一絲的哀傷,垂下眼,看不清神情。

「昔年,我、夏侯、梁波因為家世顯赫,在帝都混的風生水起,加上大哥也在喬家,我們四人便被人稱為京城四少,只是,大哥從來不跟我們玩耍,梁家卻是跟顧家有交情,所以大哥跟梁波關係是不錯的,後來梁家舉家移民到加拿大,產業也轉移到了那邊,我們便斷了聯繫。我不知道他會什麼會突然回來,說你像小幽。其實夏侯當年對那個小女友保護得很好,不輕易帶給我們看,說怕我們也看上她,橫刀奪愛。加上大家都忙碌,所以三哥也沒有見過小幽。」喬臻低低地說道,「我沒有告訴你的事情是關於小幽的死,你自己去問夏侯吧。」

「你如今不相信我,我說什麼也是沒有用的,小鎖,我一直把你當做親妹妹,這些年,我可曾害過你?」喬臻臉色很是黯淡,整個人都處在了一層灰色的情緒中,「我自從車禍,雙腿殘廢后便漸漸的淡出了以前的圈子,在喬家也孤獨一人,倘若你懷疑我破壞你和夏侯之間的感情,那你我往後也就斷了來往吧,反正我是一個廢人,這輩子也沒有什麼好指望的了。」

他說完便自己轉着輪椅,想要往回走。

喬鎖站在原地兩秒鐘,然後上前去,按住了他的輪椅,低低地哀傷地說道:「告訴我實話,三哥,你知道我身邊沒有朋友,也沒有家人,我其實什麼也沒有的,我只有你和夏侯。」

喬臻閉了閉眼,將眼底的憤怒和傷痛深深隱藏起來,她只有他就夠了。

「好,三哥幫你,當年小幽去世后,夏侯很是頹廢了一段時間,那時我來過一次夏家,他將小幽的東西都整理在了三樓的儲物室。」喬臻低低地說道,「梁波這次回來定然會吸引很多人的注意,我留在下面幫你吸引眾人的關注,你自己上樓去,三樓最右邊的房間。」

喬臻握住了她的手,發現她的手很是冰涼,有些擔憂地說道:「小鎖,很多事情糊塗也是一種幸福,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去知道以前的事情,那個女的終究死了,她不會出來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

喬鎖聽他這般說來,越發的心冷,她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懂,三哥。」

她的愛情死去了,如果夏侯只是因為她像死去的女朋友,就這般對她,娶她進門,那麼往後她會活在那個女人的陰影中。

喬鎖進了夏家,剛回來的梁波和喬臻確實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加上她鮮少出現在世人的面前,認識她的人不多,夏侯不在,據說去準備什麼去了,她上了三樓,找到最右邊的那個房間,門沒有鎖,她很輕鬆地就走了進去,關上門。

屋子裏的光線很暗,喬鎖打開燈,看着儲物室。一排的頭盔,各色限量版的收藏,簽名的球衣,零零散散的東西,看的出來這些都是夏侯以前的收藏。

喬鎖還看見了一堆的玩具,想必是夏侯小時候玩耍過的。

她走過去,看着窗戶上系著的貝殼風鈴,風鈴下有張書桌,她扶起被倒扣下去的相框,慢慢地扶正。

少女璀璨的笑容映入眼帘,那個小姑娘文文靜靜地坐在車頭上,她看見了車牌Y1314,她有些難受地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鏈,跟照片里的少女脖子上的對比了一下,果真是一樣的。

她扶住桌子,眨了眨眼睛,突然失去了繼續尋找的力氣。

喬鎖獃獃地坐在地板上,看着照片里的少女,那女子眉眼清秀、文靜,微笑時露出兩個甜甜的梨渦,她穿着最樸素的衣裳,懷裏還抱着兩本書。

七分,竟然是七分像。乍一看,她也以為是看見了幾年前的自己。

她閉上眼睛,感覺身體冷得厲害。她起身想去扶住什麼,伸手只扶住了一邊的架子,架子上的木盒掉下來,裏面的東西散落了一地。她慌忙地去收拾。

裏面都是照片,漫天的都是少女小幽的照片,喬鎖有些不敢看她,翻過去看着背後的字跡。

「小幽喜歡藍色妖姬,說相遇就是宿命。」

「小幽想去香格里拉,她說,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她想去看看漫天飛舞的經幡,想要爬上高原看雪山,我答應她,要帶她去看杜鵑花。」

「她不喜歡吃魚,每一次我都把魚刺挑出來,騙她說這是一種肉菌,國內沒有的,她每次都被我騙過去。」

「她說想去看日出,我沒有帶她去看。我總覺得我們的一生還很漫長。」

喬鎖將這些照片盡數都按住,閉眼,感覺有些生疼。他帶她去看了日出,去香格里拉看了經幡,他時常幫她把魚刺挑出來,他只送她藍色妖姬,送給她一模一樣的項鏈,他說要娶她。

喬鎖感覺眼睛脹痛的厲害,她低低地笑出來,只覺得自己很是可笑。相愛三年,等待四年,喬謹言能轉身就走,拋下她一人,沒有任何的言語,更何況是只認識一年的夏侯,他們認識不到三個月,夏侯就說要娶她。

她從來就不是萬人迷,他們也見慣了國色天香,情來情去,從來都涼薄的很。她有些渾渾噩噩地出了房間,沿着樓梯往下走。

熱鬧的人潮中,她似乎看見了夏侯,他今天是壽星,穿的很是帥氣,眉眼間堆積的都是飛揚的笑容。

他看見她,走過來,低低地叫道:「小鎖。」

她只覺得那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傳到耳中便變成了漫天的「小幽」。

她微笑,一字一頓輕輕地微涼地說道:「對不起,夏侯,我不是小幽。」

她看着夏侯臉上的笑容盡數消失,臉色蒼白起來。

她笑着,與他錯身而過。

夏侯猛然抓住她的手,低低地哀求道:「小鎖,別走。」

他的眼神透出一絲的驚恐來,她從未看見意氣奮發的夏侯會是這樣的表情。

「其實我是真的想嫁給你的。」喬鎖看向他,她的淚水滾落下來,她茫然地看着一張張陌生的面孔,這些人都看着她,她想從中找出些什麼,結果什麼都找不到。

她伸手將夏侯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開,笑道:「對不起,今天你是壽星,我本不該說這樣的話,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夏侯,你看,我就是這樣不知好歹的女人,所以這些年愛我的人都離開我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你好好過生日,我先回去了,我想自己安靜地獃著。」

她轉身決絕離開,穿過那些擁擠的人潮,從那些陌生的面孔中擠出一條路來,沒有人了,再也沒有人會等待她,無論她在街頭流浪多少次,無論她回頭看多少次,也不會有人在原地等待她。

大哥走了,她和夏侯也結束了,這些年終究是孑然一身的。喬鎖出了夏家,在街頭惶然四望,她找著回去的路。

有人上前來,握住她的手,她突然之間低頭,淚水滾落,沙啞地說道:「三哥,事到如今我終於明白,這些年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她失去了喬謹言,失去了夏侯,失去了父母親人,而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她不該愛上清冷矜貴的喬謹言,不該去探尋夏侯的過去,她做不來喬家的四小姐喬鎖,她一直就是當年那個生活在江南小鎮的姑娘。

這個城市,滿目蒼夷,她生活不下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離開,是為了更好的相逢(三)

59.36%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