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愛情的埋骨地(一)

第120章 愛情的埋骨地(一)

夏侯走後,喬鎖漸生離開的念頭,這一次她不是逃避,而是想包容過去的一切,離開開始新的生活。

她一人坐在酒窖里,喝了很多的酒,喝到迷迷糊糊的時候就趴在酒窖里睡覺,地窖里陰冷乾燥,她睡在地上冰涼冰涼的,人生難得這般清醒,她開始明白,誰都救不了她,她唯有自救。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隱約聽見三哥的聲音,找人搬她回去,她低低地笑,其實睡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她醉了一天,半夜裡醒來,從床上爬起來去浴室沖涼,洗去滿身的酒氣和宿醉的痕迹。她開始收拾東西,將諸多不重要的東西留下來,最後只有一個簡單的包袱,曾經以為不可割捨的如今看來都是浮雲。

喬鎖坐在喬宅的院子里,看著夜間的霧氣慢慢凝結成露珠,滾落在花葉間。夜裡微涼,她感覺自己的發間都沾染了一層潮濕。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東方的天空微亮起來,她起身去找了一把剪刀,將長發盡數剪斷,短到齊肩長,數年繁華如一夢,都斷在了這萬千的青絲中。

喬鎖覺得內心無比的寧靜,宛若新生一樣。

她去廚房煮了牛奶,煎了兩個雞蛋,坐在餐桌前靜靜地吃著,傭人醒來見到她大吃一驚,但是都沒有敢說話。

喬鎖吃完早餐出去散步,從喬宅出去,在附近的小公園裡走了一圈,她回來時,喬家人都醒了。老爺子去晨練,喬臻在吃早餐,準備去上班,看見她回頭,大吃一驚,問道:「小鎖,你的頭髮怎麼了?」

「剪了,早該剪了。」她微微一笑,坐到喬臻的面前,打量著如今異常清凈的喬宅,嘆氣道,「三哥,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來到喬家時的模樣,那時候家裡很是熱鬧,喬建四處追打著喬思,大哥喜歡站在窗前看著庭院,你在外面瘋跑不進家門,父親母親都還在,如今這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小鎖,三哥還在的,我會一直陪著你。」喬臻見她剪著短髮,堪堪才到肩膀,就如同見過了多年前的喬鎖,心中也有些觸動,低低地說道,「你和夏侯怎麼樣了?」

喬鎖笑笑,說道:「他走了,他說,等他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再回來娶我,可是三哥,我不想永遠都成為等待的那個人。這一次我也該走了。」

夏侯離開了,他沒有放棄她,可是她卻要不起他了,夏侯是個好男人,縱然以前犯過錯,有過那些荒唐的日子,可是人心向善,他重新做人,並多年來沉浸在自責和悔恨里。小幽的死徹底改變了他,有著這樣傷痛過往的男人,她反而不敢嫁了。

她怕傷害這個男人,她不忍心傷害跟她一樣傷痕纍纍的夏侯,因為她多年來也沉浸在過去的陰影中無法自拔。

她不能愛著喬謹言的同時還嫁給另一個受傷的男人。他們是一樣的人,知道了太多對方的秘密,卻再也無法走到一起去了,就這樣各自安好吧。

喬臻聽到夏侯走了原本鬆了一口氣,見喬鎖也要走,頓時有些慌了,急急說道:「你無親無故的,能去哪裡?」

喬鎖定定地看著他,她的瞳孔烏黑,盯著人時似乎能將人融化在那一片純碎的烏黑中,她淡淡地開口,說道:「當年在喬家,我也無親無故,我還是活了這些年,我想離開這座城市。」

喬臻皺了皺眉,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那你告訴我,你要去哪裡?」

喬鎖想了想,想起在很久以前,她和凌生曾經去過很南邊的一座城市,坐落在八萬里大山,垂眼淡淡地說道:「南方。」

小鎖離開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喬臻閉眼,離開這些人和事,往後他可以去小鎖在的城市。

「你去吧。」喬臻點頭,說道,「給我報平安。」

喬鎖定定地看著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最後一站是陵園。喬鎖買了一束鮮花,一路上了陵園去祭拜小幽。

小幽的墓前擺放著最新鮮的鮮花,喬鎖低低嘆氣,知道夏侯來過了,又離開了。她將鮮花放下,看著照片上的少女,靜默良久。

她坐在墓地上,看著天上的閑雲,聽著林間鳥兒的鳴叫聲,對著照片上的女孩低低地說道:「你不要怪他,這些年他其實很苦。謝謝你。」

她輕聲道謝,因為她們長得有幾分相似,所以這一年來,夏侯陪在了她的身邊,在失去喬謹言的這些日子裡,是夏侯帶給了她快樂和希望。

「我們都失去了最愛的人,你死我生,這麼說來,其實你比我幸福。」她對著照片上的少女微笑,起身朝著她三鞠躬,然後轉身離開。

陽光出來了,很是刺眼,她戴上帽子,沿著曲曲折折的台階往下走,陵園裡很是安靜,偶爾有車上去,有人行走在山間,前來祭拜親人,低低交談。

她沿著山間的小道走著,低頭專門走在樹蔭下,太陽曬得她有些暈乎,她踩著地上晃動的光斑走著,走著便看見了靜靜等在前方的車子。

她沒有在意,繞過車子繼續往前走,有人下車,攔住她的去路,冷清地開口:「阿鎖,數月不見,別來無恙?」

她頓了兩秒鐘才反應過來,停下腳步,看著遮去了她陽光的男人。

數月不見,他依舊和往昔一樣光彩耀人,眉眼深邃狹長,帶著迫人的氣勢,站在那裡便如同一座高山,教人不能輕易逾越。

她記得多久沒有相見,從2月天里她搬出喬家后,整整一百零三天,近三分之一的一年時間,沒有相見。

喬鎖努力擠出一個微笑,輕聲地說道:「嗨,大哥,你也來祭拜故人嗎?」

喬謹言冷淡地應了一聲,看著她沒有言語,一如既往的清貴淡漠。

喬鎖內心有些悲涼,原來那樣的深情在歲月里淡去后,連一個笑容也是無法留下來的。

她淺淺地笑了一笑,暗暗嘆氣,也不再言語,和他擦身而過。她走的很慢,沒有說再見,輕輕地從他身邊走過,走了三步遠,突然想起了什麼,轉過身來,見喬謹言站在原地,神色未明地看著她。

她想起昔日這個男人帶給她青蔥歲月那些無法磨滅的感動、歡愉和痛苦,沖著他微微一笑,歡快地說道:「再見,大哥。」

再見,喬謹言,這一生,我們都不要再見了吧。

她轉過身去,感覺她的青春終於死去了,再也回不來,這座城市萬千浮華如同空夢,她最美的夢境死在了喬家那四四方方的宅院里,夢裡有可愛的喬鎖,有不善言辭的少年喬謹言,有驚雷夏雨、閣樓畫室,還有那個來不及看這個人世間的孩子,盡數成空。

那個笑容,那一句最為普通的話語,喬謹言覺得這些日子來所有的堅持轟然斷裂。他太了解這個孩子,她怎麼能這樣平靜地跟他告別,打算此生不復相見。他看著她剪得參差不齊的短髮,她剪去的都是他們之前的情和恨,她剪得那麼漫不經心,長短不一,如同剪在了他的心上。

他冷靜了很久,也許久不曾開口說話,以為自己內心冷硬如岩石,可是卻在她輕描淡寫的話語中潰不成軍。

他上前伸手攫住了她單薄的肩膀,用力地按住,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一字一頓暗啞地說道:「阿鎖,你恨我嗎?恨我為什麼不留在我的身邊?」

留在她的身邊,折磨他也好,他明知道離開是最好的選擇,可是為什麼,喬鎖這樣理智地放開時,不哭不鬧時,不再嫁給別的男人時,她說著再見時,他是那樣的難過,原來愛到無法放手,寧可在猜忌和不安中彼此折磨,只要能碰觸到她,感受到她的溫暖。

他太冷了,這些日夜,冷的血液都凍結成冰。姨母說,謹言,不要愛上女人,你會受傷的。爺爺說,孩子,顧家人是不能愛人的,一旦愛上了,那樣濃烈的感情會毀掉他自己,就像你姨母。

他以後再也不敢輕易愛上人了。

喬鎖被他從背後抱住,身子僵硬起來,他抱得那般緊,彷彿要將她的骨頭都勒碎,她努力揚起笑容,輕快地說道:「我不恨了,大哥。」

她不敢恨,不敢去碰觸那些灰色的情緒,她怕自己恨起來會走上不歸路,會徹底地毀掉喬謹言或者喬謹言最終會親手扼殺她。她只能將所有的愛恨都藏在心底,把它們堆積成一塊黑色的毒瘤,讓它們腐爛在身體里,等到有一日她痛的受不了發狂時,也許已經過了不知多少年月,人在死亡面前總是平等的,等她老了,病入膏肓了,再愛再恨也做不了什麼了,所以她要離開了。

「你放開我吧,大哥,我要開始新生活了。你放心,我會過得很好,你會祝福我的吧?」她微笑著,開心的不帶一絲悲傷地說著,「對了,大哥,你跟我說一句簡單的祝福吧,那樣我會很開心的。」

她說的很輕快,就如同嘰嘰喳喳的小鳥,喬謹言始終沒有放開她。

喬鎖的臉色開始一點一點地變得蒼白起來,嘴角的笑容冷去,她的身體輕顫起來,抖得無法控制,她聽見喬謹言冷酷的聲音:「對不起,阿鎖,我不能祝福你。」

他就如同一個劊子手,要將她拖向刑場,喬鎖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想要將他們掰開,她已經很努力了,想要說服自己放棄這所有的一切,為什麼不放過她?

她的指甲深深地掐進他的肌膚里,想要將他拉開。

喬謹言吃痛,扳過她的身子,肆虐地剋制地粗暴地吻住她,一百零三天,兩千四百七十二個小時,七萬四千一百六十分鐘,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坐在顧家冰冷地等著她的消息,看著她和另一個男人出雙入對,看著她為別人歡喜憂傷,看著她生活在他無法觸摸到的世界,她不會知道他過的是什麼樣子的生活。

喬鎖開始劇烈地反抗,發了狠地咬著他,咬的雙方都鮮血淋漓,這一次誰都沒有退縮,喬謹言等到她精疲力盡,擦拭著她唇邊的血腥,細細地舔吻著她的唇瓣,這種真實的觸感讓他莫名的心安,他放開她,低低地柔柔地哄騙著:「對不起,阿鎖,我們回家吧。」

喬鎖覺得這些日子裡所有的一切都轟然倒塌,她的腦袋有些暈,扶住他的身體,嘴中都是喬謹言的味道還有血的腥味,令她有些作嘔,她淚流滿面,撕心裂肺地哭起來。沒有家,哪裡來的家?

「你為什麼不放過我,為什麼要將我的生活都毀掉,為什麼要逼迫我,為什麼要我恨你?」她說的斷斷續續,哭的全身都抽搐。

他們之間是沒有未來的,是沒有希望的,為什麼要將彼此逼迫到懸崖上,看著對方粉身碎骨?

「我試過了,阿鎖,你去奧克蘭的那三年,我試著放棄你,可是沒有成功。」喬謹言冷硬地擦去她的淚水,摸著她的短髮,冷酷地說道,「我說過,讓你老死在奧克蘭,可是你回來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阿鎖,你不該跟我告別的,你一向知道我無法容忍你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喬謹言淡漠地說道。

喬鎖身體顫抖著,她所有的力氣在跟喬謹言的掙扎中失去,太陽曬得她有些暈,她近來喝了太多的酒,加上睡眠不好,感覺腦袋暈的厲害,沒有任何的力氣跟他說話。

她只知道喬謹言不願意放過她,他有權有勢,她鬥不過他。

喬鎖感覺渾身發冷,喬謹言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強制地帶著她上車,車裡的冷氣吹得她渾身哆嗦,喬謹言給她披上外套,抱緊她,也不言語。

他一貫如此,能不開口時便堅決不說話,只是一貫地強勢地要,要她愛他,要她呆在他身邊,無論她是生是死是痛苦還是快樂,他從來都只是要她呆在他的身邊,從來不在乎她的感受。

冷酷、無情、自私、強勢。

喬鎖渾身發顫,她感覺車子開動了,喬謹言帶她走向了看不見底的深淵。他看見了她的痛苦和掙扎,視若無睹。

「大哥,你要帶我去哪裡?」

「回家。」

他帶她回去的是愛情的埋骨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章 愛情的埋骨地(一)

60.43%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