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深愛(二)

第123章 深愛(二)

喬謹言的手傷的有些厲害,卻一直不願意去醫院,喬鎖也沒有辦法,便每天給他換藥。

她明顯感覺到這幾日,喬謹言似乎被什麼事情困擾著,眉頭一直是緊鎖的,但是一直不願意出門,就連傍晚時分出去散步的福利都取消了。

喬鎖被關了幾日,再好的脾氣都被磨掉了性子,更何況她這幾日來情緒很是不穩,每天都在天人大戰,一方面她也漸漸看出喬謹言對她的情意,掙扎在這種感情中,另一方面自己又無法突破道德的底線,感覺自己做喬謹言的地下情人全然沒有未來,不僅會傷害到凌婉,這事若是被三哥或者爺爺知道了,她只怕連親人都失去。

她和喬謹言畢竟做了多年的兄妹,以前年輕時為了愛情奮不顧身不考慮這樣,如今倒是覺得為了一段沒有未來的地下情弄到眾叛親離,並不是她所希望的。更何況顧家不可能接受她,顧家人很是痛恨喬家呢。

她和大哥就算兩情相悅,難道還能拋棄了一切,私奔嗎?她可以,喬謹言卻不可能是那樣的人。種種的問題都顯示她和喬謹言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多年孤獨,卻又迷戀這樣的溫情。

喬鎖思來想去都覺得這段感情是絕望的,情緒越發的焦慮起來。

且說喬鎖焦躁不安的時候,喬謹言卻是一刻也不敢放鬆,不准她外出接觸外界。

如今他和喬家在打一場艱難的戰役。喬家繼續找媒體爆料,說出喬鎖四年前曾為喬謹言墮胎,三年前的事情舊事重提,問題越發的複雜,頓時輿論開始兩邊倒。

但是無論是倒向哪一邊,喬謹言養情人的事情卻是坐實的。

「夫人回來了,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要求大少您今晚回顧家一趟。」John反映著最新的情況,「大少,要不您今晚回去一趟,夫人只怕會知道四小姐在您那裡。」

喬謹言早已預料到母親會趕回來,只是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John的電話剛斷,凌婉的電話便進來了。

「剛剛媽給我打了電話,要求我們晚上回去一趟。」凌婉無奈地說道,「謹言,我現在已經在車上了。」

顧雪諾的手段頗有老爺子當年的作風,辛辣、狠絕。

凌婉被顧雪諾派人請回了顧家,喬謹言皺了皺眉,想必談溪也被母親派人找到了,母親很快就會知道,阿鎖才是最關鍵的人。

「回去后,我該怎麼說?」凌婉久久得不到他的回答,有些焦急地問道,「謹言,你在嗎?」

他們做了四年有名無實的夫妻,喬謹言的事情一出來,她已經被外界的輿論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連家都不敢回,此時顧雪諾又介入了進來,這事越發麻煩了。

母親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喬謹言閉了閉眼,按著眉心,淡淡地說道:「你什麼都不要說,等我回來再說,我知道你可以處理的很好。」

這是要凌婉咬死不吐出喬鎖的節奏。

凌婉咬了咬唇,點頭道:「我不會多說,只是你知道媽的脾氣,只怕小四也逃不掉的。你自己多注意。」

喬謹言掛了電話,出了書房,見喬鎖光著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抱著懷裡的畫板在塗鴉。

許是被關的久了,她今兒一天都沒有理會他。

喬謹言只覺得忙的焦頭爛額,偏偏這丫頭還給他製造各種麻煩。

他走過去,坐在沙發上,將她抱在懷裡,看著她畫。

喬鎖將畫筆一丟,原本不想說話,可是見他近來似乎喜歡皺眉頭,忍不住說道:「你都不用去上班,顧家的事情都不需要你處理嗎?」

喬謹言將全身重量壓在她的肩頭,低低笑道:「倘若什麼事情都需要我出面,顧家養那麼多閑人做什麼?」

喬鎖無語,她著實無聊的很,又不敢跟喬謹言提要離開、分手之類的話題。她之前提過一次,後果是第二天沒下得了床。

「我想回家一趟,我有些東西丟在了房間里。」

「我派人去給你取。」喬謹言四兩撥千斤地說道。

「我想出去透透氣。」

喬謹言當沒有聽見,開始吻她。

喬鎖被吻的七暈八素時,聽到喬謹言說道:「你如果真的想出去,我安排John送你出去度假,別走太遠,我會擔心。」

喬鎖見他居然肯送她出去度假,又不同行,有些敏感,突然問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喬謹言揉了揉她的短髮,看著她,一字一頓很是矜貴地說道:「阿鎖,你知道,你的事情才算是事,旁的我向來是不放在眼中的。」

他說的很是輕慢,喬鎖聽來只覺得這是赤裸裸的表白,一時之間晃了神,如同鴕鳥一樣將頭埋了起來。

喬謹言等到喬鎖半夜睡著后,才起身,出了門。

John在公寓下等了許久,見他終於出現,臉色一喜。太後娘娘打了兩通電話了,一通比一通急,他已經招架不住了。

「大少,剛剛出來的新聞。」John見喬謹言臉色不好,可這事又不能不說,只能應著頭皮說道,「有家不知名的小報社爆料說當年大夫人是懷孕下嫁喬家,孩子夭折死因不明,跟喬東南有關,顧喬兩家因此反目成仇。這事會不會是夫人找人做的?夫人剛到家,消息就傳出來了。」

喬謹言上了車,臉色有些暗沉,一言不發地閉目養神,淡淡地說道:「母親不會,這是喬家放出的消息。」

「那這不是自黑,拉仇恨的節奏?」John一頭霧水。

喬謹言沒有說話,顧喬兩家的仇恨越深,他跟小四就不可能在一起,他們這是要借刀殺人。

他如今聽見這些新聞爆料便有些反胃,很想回去抱著阿鎖睡覺。喬家老爺子精明著呢。

母親必然也是知曉了這件事情,想來回去后將面臨著一場風暴了。母親這些年來一直對於姨母的事情耿耿於懷,看見新聞只怕會越發仇恨喬家,喬家的離間計著實做的漂亮。

這些日子來,喬家老爺子又出來演戲了,據說是被醜聞氣的進了醫院躺著,不過精神不錯,還能接受記者採訪,隱晦地直說家門不幸。

這四個字多麼的有趣,算是間接地承認了他和喬鎖還是兄妹時就亂倫的醜聞是事實。原本被他左右的輿論開始倒向了喬家,潑盡了顧家的污水。

如今姨母的事情又被咬了出來,爺爺昔日所說的話一一得到了驗證。

接下來,喬家想必是要激化他和母親的矛盾吧。好狠毒的喬家人。喬謹言冷笑了幾聲。

喬謹言回到顧家時,顧家燈火通明。老爺子年歲大了,也不愛跟女兒一起折騰,早就去休息了。

顧雪諾等在客廳內,無人敢說話。凌婉見喬謹言回來,鬆了一口氣。

「母親。」喬謹言上前去,淡淡地開口道,「您喊我回來有什麼事情?」

「報紙上說的都是真的?」顧雪諾眯眼,丹鳳眼上揚,倒是壓制住了怒火,不徐不疾地說道,「你為了拖住我,甚至給我安排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謹言,你如今越發叫我失望了。」

顧雪諾的語氣有些重。喬謹言面不改色,淡淡地說道:「什麼也瞞不過母親的眼睛,我這樣做,是做給喬家看的。喬家這是在報復喬東南一事,想踩著我們顧家上位。母親放心,我心中已有主意。」

顧雪諾見他這樣說來,站起身,細細地打量著這個離家數載的兒子,還有坐在一邊溫雅的媳婦。這些年,他們做的極好,她從來不操心,可是如今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倒是憤怒至極。

顧雪諾回到顧家的時候,相關的資料已經到了她的手上。

「你們這些年做的極好,連我都騙了過去。」她將桌子上的資料丟給凌婉,冷笑道,「結婚四年無子,一個在外面養情人,一個和男人同居,敢情你們結婚是做給我看的,倒是學會了藏著掖著,盡做些上不了檯面的事情。」

凌婉臉上的血色盡數失去,看著自己和莫冬勍的照片,指尖攥起,一言不發。她是個傳統的女性,無法解釋自己跟莫冬勍的事情,只覺得臉色有些難看,這事顧雪諾知道了,遲早有一天她父母雙親都會知道,凌婉感覺有些絕望。

如果父母知道她還跟莫冬勍有聯繫,只怕會氣的病發。

喬謹言將地上的資料都撿起來,也不去看,盡數丟進了壁爐里,點火燒掉,然後坐在沙發上,安撫不安的凌婉。

顧雪諾點了一根煙,見兒子不說話,冷厲地說道:「喬家一個不能留。」

她說的極短,極血腥。

喬謹言見母親多年來心結難解,淡漠地說道:「這事需要時間。母親放心,喬家主動招惹我們,必是不能留的。」

「那個丫頭也不能留。」顧雪諾冷冷地說道,「如果早知道你喜歡那個丫頭,當初在顧家時我就應該掐死她,沒出息的東西,喜歡誰不成偏偏喜歡上喬東南的女兒。」

喬謹言臉色一凝,神色有些難看,許久,淡漠地說道:「母親也信了那些不入流的傳言?」

顧雪諾冷笑了一聲,道:「你倒是有心布局,以為娶了妻,再扯出一個小三便能將那丫頭藏得嚴嚴實實?婉兒跟莫冬勍藕斷絲連只怕是你授意的,那個小三連進顧家的資格都沒有,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我?」

喬謹言站起身來,站在客廳的壁爐前,伸手去拿杯子,倒了一杯水,淡漠地說道:「我不喜歡解釋,這事我也只說一遍。喬鎖在我的公寓,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將她推出去,母親也知道,媒體、新聞、輿論這些東西都是權勢在說話,我之所以讓喬家這樣囂張地給我們潑污水,不過是在等時機罷了。」

喬謹言目光雪亮,一字一頓地說道:「對於喬氏的收購戰我們勢在必得。」

顧雪諾站起身來,眯眼看著他,雙眼透出一絲的犀利來,她將手上的煙掐斷,淡淡說道:「說的再漂亮也無用,我給你時間,倘若你還繼續留著那丫頭,我便親自出馬,謹言,你知道,喬家人一直是我的忌諱,你不要令你的姓氏蒙羞。」

喬謹言隱忍,沒有說話,只是淡淡地垂眼一笑,母親終究是有些不確定的,時間,如今,他最缺的就是時間,等這段腥風血雨的日子一過,他便什麼都不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章 深愛(二)

62.03%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