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深愛(四)

第125章 深愛(四)

喬鎖跟著喬臻到了醫院看老爺子,老爺子吃了葯睡著了,兩人就坐在病房外面的長椅上沉默著。

一路上喬鎖沒有說話,她已經開始慢慢接受眼前發生的一切,這是一場喬家和顧家的戰役,目前已經說不清是誰勝誰負,因為喬家搭進了一個女兒,而顧家名聲盡毀。喬鎖沉思中已經想明白了,喬謹言絕對不會說出他們之間的事情來,他是不屑做那些事情的,而喬思根本就沒有找過她拿錢就爆出了這件事情,這事透著古怪。

老爺子醒來后將顧家罵的狗血噴頭,拉著喬鎖的手老淚縱橫,喬鎖有些不適應這個古怪的老頭目前這副虛弱的樣子。況且這事出來后,只有她和喬謹言還有顧家名譽受損,其他人是沒有什麼影響的,怎麼看都是沖著顧家來的,老頭子目前這副樣子倒是顯得有些惺惺作態了。

許是見喬鎖面無表情,老爺子也懶得再演戲,早早地將兩人打發了回去。

喬臻帶著喬鎖回喬家的宅子,喬鎖冷眼看著蹲守在喬宅外面的記者,看著快門按下的閃光閉了閉眼,突然之間問道:「三哥,你什麼時候知道我和喬謹言之間的事情的。」

她說的很是冷漠,喬臻原本在沉思著當前的局勢,聽喬鎖這般說來,心中一驚,佯裝大怒地說道:「小鎖,你胡說什麼?」

「我不明白,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四年前還是今年,你們讓我嫁給夏侯也是想逼迫夏家跟顧家交惡吧。」喬鎖猛然看向喬臻,目光直直地盯著他,問道,「三哥,既然想讓顧家和夏家廝殺,你為什麼又要告訴我小幽的事情,是因為喬謹言從始至終都沒有出現的緣故嗎?你不是該讓我嫁給夏侯嗎?那豈不是好過喬謹言帶我一走,你們便撕咬起來的好。」

她的思緒豁然間開朗起來。難怪上半年,喬謹言一直都消失不見,而她和夏侯的婚事斷了后,大哥突然出現帶走她,將她困在了公寓里,而顧喬兩家這時候便廝殺了起來。她和大哥之間的醜聞只怕是喬家授意的,許是喬家見喬謹言在乎她,便爆出醜聞,目的自然是為了毀掉顧家。

喬臻見喬鎖居然猜中了大半事實,找到了脈絡,很是吃驚,沉眼淡淡地說道:「夏侯的事情確實是我有意告訴你,三哥只是希望你幸福,至於你和大哥的事情,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小鎖,你是懷疑我和爺爺嗎?」

「我不傻,三哥,我只是不明白,一樁醜聞而已,能毀掉顧家嗎?你們毀掉的也不過是我和喬謹言。」喬鎖閉眼嘆息,感覺車子停了下來,她睜眼看著喬家熟悉的燈火,低低地冷笑道,「三哥,那個孩子是喬謹言的,我跟他已經愛了好些年了,只是如今什麼都沒有了。我父親一脈終究是要斷絕的了,以後喬家只能靠你了。」

她的臉色灰敗下來,神情透出幾分的蕭瑟出來。她曾經恐懼自己和喬謹言的事情會被人知道,受盡世人唾棄,可越害怕什麼越是會發生什麼,事到如今,她倒是坦然了,感覺懸在頭上的刀終於落了下來。

喬臻見她親口承認當年墮胎的那個孩子是喬謹言的,五指毫無意識地緊緊攥住手下的座椅,目光滲出一絲毒汁來。她愛了他那麼多年,從來就沒有愛過他。喬臻伸手握住了她冰涼的小手,見她猛然縮了回去,有些抑制地說道:「回去吧,小鎖,時間長了你自然就會明白。」

喬鎖下了車,進了宅子,只見傭人急急上前來,說道:「三少爺、四小姐,夏先生等了許久了。」

夏侯走出來,隔著院子看著她,他的面容有些憔悴,眉眼間沒有昔日肆意張揚的笑,整個人沉穩了許多。

夏侯看見她時,微微一笑,道:「小鎖,我回來了。」

喬鎖看著他熟悉的面容,想起昔日險些和他結婚,數日之隔竟猶如數年般遙遠,目光幽幽,淺淺一笑,道:「我也剛回家來。」

夏侯的目光透過喬鎖看向坐在輪椅上的喬臻,微微深沉。

「你怎麼回來了?」喬鎖給他倒了一杯水,低低地問道,「如果是因為我和喬謹言的事情那倒是不值得。」

夏侯看著她消瘦的小臉,笑道:「認識你一年來,我一直在猜想,當年是哪個男人讓你這般死心塌地付出一切,如今知道是他,我倒是覺得替你不值了,他誠然再好,也是有家室的人,更何況你們如今在法律上還是兄妹關係。」

喬鎖點了點頭,自己也倒了一杯水,淡淡地說道:「那也是年少輕狂不懂事,以為愛情是全部,這些年就這樣被困在了裡面爬不出來,如今這樣也算是極好。」

她所有的愛和痛苦都被攤開,曝晒在太陽底下,就算受盡世人辱罵,她也是莫名地歡喜著。她多年來背負了不堪的罵名,誰人知曉她的心酸?往後多年,眾人都會將她的名字跟喬謹言的聯繫在一起,這也算是這段愛情的最終結局了。

「你別怕,我已經召開了新聞發布會,說當年那個孩子是我的,我早些年荒唐,這種事情也是有的,我說話他們多少會相信,小鎖,我們結婚吧,就算你不想嫁我,也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做有名無實的夫妻,只有這樣我才能保護你呢。」夏侯低低地說道,他說起這些話來聲音柔和,看著喬鎖淺淺笑著,不帶任何的鄙夷和輕視。

喬鎖愣住,看向他,他是唯一一個站在她的立場上,保護她的人,在這些家族利益的廝殺中,唯獨他風塵僕僕趕回來,不在乎她滿身的罵名和污水,甚至親自攤入這趟渾水,只為了能保護她。

喬鎖感覺雙眼有些濕潤,她垂下眼,輕輕地笑道:「我眼睛進沙子了,夏侯,你說我為喬謹言不值得,你如今這般為我也是不值得。」

夏侯低低地笑,目光悠遠,淡淡說道:「能遇見明知道不值得卻奮不顧身的那個人,著實是種幸福,小鎖,我們總會去做一些明知道沒有結果的事情,因為愛,從來不在控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5章 深愛(四)

63.1%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