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我愛你,無可救藥(三)

第144章 我愛你,無可救藥(三)

第二次到顧家,寒冬尚未來臨。喬謹言的特助來接他們。

他們到顧家時,已是深夜。喬安已經睡著了,喬鎖抱她下車,顧家的傭人一直等著在,見喬謹言等人到了,歡喜地上前來,說道:「大少爺,您終於回來了。」

喬謹言點頭,吩咐傭人將喬安抱進事先安排好的房間內休息,看了一眼喬鎖,示意她跟着進去。

顧家的牆壁上亮着古銅色的舊式壁燈,門前屋后都是草坪樹林,環境很是幽深。一人斜靠在大門的入口,見他們回來,輕笑道:「總算是把你盼回來了,大哥,這一次回來是打算住幾天?」

喬鎖看過去,只見一個年輕男子斜靠在門邊,穿的很是隨意,牛仔褲和風衣,黑色的圍巾倒是給他增添了幾分的儒雅書生氣,看着有些眼熟。

「嗨,金剛菩提。」顧柏林提醒道,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來。

喬鎖這才想起來,他就是之前去過店鋪兩次的那個男人。

「你怎麼在這裏?」喬謹言見顧柏林主動等在門口,有些皺眉,說道,「母親在家嗎?」

顧柏林「嘿嘿」笑了兩聲,低低說道:「自然在家,不過已經休息了,不可能你帶着老婆女兒一來,她就走的道理,說出去豈不是說她怕媳婦?」

顧柏林拍了怕兄長的肩膀,他個子和喬謹言差不多高,性格比喬謹言活潑熱情,對人對事都較為的溫和。

喬謹言進了客廳,顧柏林轉頭對着喬鎖微微一笑,說道:「歡迎來顧家,大哥肯定不願意把我介紹給你,我是顧柏林。」

喬鎖原本內心忐忑不安,多少抑鬱,見他沖着她微笑,感受到這一份善意,頓時不自覺地扯出一個笑容。

「爺爺知曉你要帶喬鎖回來,說家裏又要不安生,帶着小燁去祖宅玩耍去了。」顧柏林攤攤手,說道,「我怎麼發現老爺子越來越像個老頑童。」

喬謹言也許久不曾回來,見老爺子走了,大嘆道,這才是老狐狸呢。

「房間我讓人收拾了一番,還是以前的主卧,不過你這樣帶喬鎖回來,這事要是傳到了凌家去,凌婉那邊怎麼辦?」顧柏林去給他們泡茶,低低地問喬謹言,他平素也極少見到這位忙的一塌糊塗的大哥,喬謹言忙完了公事便去喬鎖那邊,閑來能坐上一天,哪裏會回家來。

「你對我的事情很感興趣?」喬謹言微微眯眼,淡淡地說道,「我記得你至今還在遊手好閒中。」

顧柏林大嘆,嘿嘿笑道:「別,哥,那不叫遊手好閒,這叫體驗生活,我這不是被你給招回來了嗎?不然我這會子還在阿爾卑斯山那邊滑雪呢。我也是關心你,你看我要是不在家,你也不敢帶我嫂子回來是吧,不過我貌似有兩個嫂子了。」

顧柏林大耍嘴皮子,一邊跟喬謹言嘮叨,一邊朝着喬鎖微笑,招呼道:「小鎖,你隨便坐,自己家,我天天在家,有事就找我。」

額,喬謹言突然之間有些不放心了,雖然說柏林是他弟弟,可也是男人呀,喬鎖這幾年跟他相處的時間都極短,想到這,喬謹言有些酸澀了,看向喬鎖,淡淡地說道:「你先上去休息吧,二樓左邊最裏面的房間。」

喬鎖點了點頭,沒有多說,她去看了看喬安,見喬安睡得很是安穩,絲毫不知道換了地方,身邊又有傭人照料,這才有些放心,上了二樓。

喬謹言見她上樓去,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有些難以收回。

顧柏林見狀大嘆,這個大哥從小就活在母親的各種規矩下,後來又是過繼到喬家去,這性子打小就壓抑得厲害,情感也內斂的很,依他看,這兩人之間問題很深吶。

大哥也不知道怎麼逼得喬鎖到了顧家,明明愛的不行,偏偏悶騷的很,又不懂甜言蜜語,喬鎖那神情冷的很,這兩人都是情感白痴嗎?

「大哥,你別忘了你的正妻還在莫家。」顧柏林咳了一聲,提醒道。

「婉兒有她自己的生活。」喬謹言表示很滿意,他們彼此各不干涉,又擔着虛名,各自藏着所愛,這點他很是滿意。

顧柏林見他這般說來,想到喬鎖的身份,如今確實有些不妥,顧家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倘若大哥再跟凌婉鬧離婚,母親定然將這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在喬鎖身上,反而不好,更何況喬鎖的身份暫時也不適合嫁入顧家。

難,這果真是難題。顧柏林有些佩服喬謹言,大概也只有他有這個恆心和毅力走這條路了。

顧柏林伸了伸懶腰,明兒的事情明兒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他也就不操心了。

「我先睡了,你放心,我沒事會多注意著嫂子的動向,你要是不放心就自己留在顧家,母親最多說的難聽點,你也知道她刀子嘴豆腐心。」顧柏林打着哈欠去睡覺。

喬謹言點了點頭,他去煮了一杯熱牛奶,睡前喝牛奶有助於睡眠,初到顧家,阿鎖未必會睡得着。

喬謹言上樓進了房間,只見喬鎖已經睡下了,她原本就清瘦,躺下來蜷縮在一處,只隱約看見被子微微凸起一塊。

喬謹言低低嘆息,知道她沒有誰,將牛奶放到床頭的柜子上,淡淡地說道:「喝完牛奶再睡吧。」

喬鎖沒有吱聲。

喬謹言去洗澡,出來時牛奶被喝光了,他上床,感覺到喬鎖身子微微一顫。

喬謹言伸手攬住她,見她整個身子抖得厲害,小小的,蜷縮在一起,心中微痛,低低地沙啞地說道:「我只想抱着你睡覺,阿鎖,大哥好些年沒有抱着你了。」

他將她攬在懷裏,感受着她的輕顫和溫暖,這才閉眼,眉眼間堆積的疲倦和疼痛似乎在這樣的觸感中被一點一點地抹平,心都忍不住嘆息起來。

喬鎖聽他這樣說來,感受着他的呼吸和氣息,身體依舊無法控制地輕顫。

她害怕,害怕他的靠近,喬謹言對她而言就是火,燃燃大火,她是壽命極短的飛蛾,唯有遠離他,她才能安生。

喬謹言見她抖得厲害,伸手抱住她的手腳,將頭壓在她的腦袋上,低低地說道:「別怕,阿鎖,睡吧。」

他很累,累了好幾年,如今只想抱着她好好地休息,他不習慣說那些情愛的字眼,他知道他是一個自私霸道的人,可是他的愛原本就是這樣霸道自私的,他源源不斷地給,她承受着就好,倘若有一日她也能回報他點滴,他便感激不盡了。

這是他愛的方式,他沒有愛過別人,也不知道如何去愛一個人,只知道愛便要在一起,就算疼痛也要在一起。

晚安,阿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章 我愛你,無可救藥(三)

73.26%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