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雲中漫步的莊園(二)

第146章 雲中漫步的莊園(二)

喬鎖跟著顧柏林一路走回到顧家時,已經過了八點。……www.……

早餐還沒有開動,傭人在喂喬安吃飯,喬謹言見他們兩回來,這才抬起頭淡淡地說道:「小荷,去喊夫人,開飯吧。」

顧雪諾出來,依舊是細長的鳳眼,眉眼冷淡,深秋的季節,穿著旗袍配披肩,越發的精緻散發出古典的韻味。

顧雪諾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坐上餐桌吃飯。

顧家吃飯時的座位很是有講究。主位是留給老爺子的,老爺子不在,也沒有人坐。下首便是顧雪諾,挨次是喬謹言和顧柏林。

顧柏林坐到了喬謹言的對面,喬謹言替她拉開身邊的座位,淡淡地說道:「我讓人煮了粥,喝粥養胃。」

喬鎖看了一眼顧雪諾,顧雪諾很是優雅地吃早餐,顧柏林朝她擠眉弄眼。她點了點頭,坐在喬謹言身邊,坐下來吃早餐。

早餐沒有人說話,直到眾人吃完,傭人將碗碟等物都撤了下去。

顧雪諾離席,顧柏林也起身,打招呼說道:「大哥,我出去溜達去,你的車借給我。」

喬謹言點頭。

顧雪諾和顧柏林都相繼離開,家裡只剩下她和喬謹言。

喬鎖原本以為會面臨一場風暴,卻沒有想到顧雪諾是徹底地無視了她,喬謹言也沒有跟自己母親多說什麼,顧家人的相處之道似乎極為的淡漠有禮,就算她是喬東南的女兒,可是依舊沒有直接打罵摔臉。

喬鎖鬆了一口氣,終究是顧家人,這事若是擱在喬家,沒準已經鬧得雞飛狗跳了,這樣子看來,她在顧家只要學會隱忍、沉默,這日子也是能過的下去的。

喬安換了一個新的環境,很是好奇,在屋內東碰碰西望望,喬鎖沒讓她亂碰,她便睜著水汪汪的大眼,好奇地瞅著,很是萌。喬謹言實在是喜歡這個小不點,便帶著小喬安一起玩耍,告訴她這些都是什麼。顧家的客廳內大部分收集了各處的古董,都是上了年歲的東西,喬安也聽不懂,就望著爸爸的臉,伸出小手碰碰,然後興奮地對著喬鎖喊道:「鎖,玩耍。」

這孩子的思維有些異於常人,異常地粘著喬鎖,但是說話的口吻很是早熟的樣子。

喬鎖看著父女兩人都齊刷刷地看向她,站起身來,走過來,對著喬安笑道:「好。」

喬安對客廳內沒有見過的東西都很感興趣,喬謹言倒是難得地解釋著一遍,他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帶著一絲的磁性,緩慢地述說著,也不知道是說給喬安聽的,還是說給喬鎖聽的。

喬鎖聽著他這般細細地說來,有些走神,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他們還年少,那時候喬謹言不愛說話,時常站在窗口看著喬家的孩子在屋裡屋外亂竄。她不能走上去抱住他,只能在夜裡無人的時候經過喬謹言的門口,他開門,看著光著腳丫拿著作業本的她,然後讓她進來。

那時,他們還沒有確定戀愛關係,她時常想看見他,覺得白天見到的大哥是那樣的孤獨,便只能拿著作業去找他,說不會做。喬謹言總會很細心地給她講解,說了一遍后問她會嗎?她垂下頭,有些羞愧,他的每一句話她都聽進去了,可是每一句話的意思都沒有懂。他說話像他彈得鋼琴曲,跳躍的、低沉的、優美的,說的她有些沉迷,然後就無法理解他話里的意思。

那時,喬謹言沒有責怪她,繼續說第二遍,第二遍,她很用心地聽,結果看著他的側臉,有些心慌,最後第二遍說完了,喬謹言看著她懵懂的樣子,然後捧起了她的臉,吻住了她。

那是她的初吻,她嚇得忘記了呼吸,臉漲的通紅。喬謹言低沉地說道:「我們來說第三遍。」

第三遍她很用心地聽,終於會了,喬謹言繼續吻了她,說道:「這是獎勵。」

那一日之後,他們開始陷入熱戀。

那些久遠的記憶浮上心頭,喬鎖垂眼,眼中有些傷感,他們後來為什麼就經歷了那麼多呢?

喬謹言帶著喬安玩耍了一段時間,便讓傭人看著喬安,讓她自己玩耍。

喬鎖將自己帶來的佛經拿出來,坐在雲杉樹下邊上的石凳上繼續抄寫。

她寫了一些,喬謹言走過來,看了許久,見她寫累了,收筆了,才問道:「抄寫佛經真的能讓你內心平靜嗎?」

喬鎖抄寫佛經時是摒除一切雜念的,見他站在身邊不知站了多久,連忙收起了佛經,徑自平靜地說道:「也許不能,可我總是要找些事情做的。」

這一句話讓喬謹言思考了良久,他坐下來,看著喬鎖消瘦不見血色的小臉,她的頭髮似乎怎麼也長不長,烏黑的大眼總是縈繞著一層淡淡的哀傷,如同蒙上了薄霧,阿鎖,這些年過的很是辛苦吧。喬謹言突然意識到,他長久以來只顧著看眼前的困境,看著他們的未來,卻從來沒有回頭看看阿鎖,他只會在她跑遠的時候拉她回來,帶著她一起繼續往前走,可是他從來就沒有停下腳步,問她累不累,疼不疼,是不是跟的上他的步伐。

喬謹言閉眼,伸手碰了碰她的眼睛,喬鎖愣住,眼睛眨了一下,聽他低低地說道:「睫毛真的很長,阿鎖,我們去捉螢火蟲吧。」

喬鎖愣住,突然之間酸澀湧上心頭,險些令她窒息,螢火蟲,再也沒有螢火蟲了。

她偏過臉去,平復情緒,淡淡地沙啞地說道:「沒有螢火蟲了。」

今時不復往昔,螢火蟲活不過七日。

喬謹言伸手摸著她的小臉,低低地說道:「現在還是有的,大哥帶你去捉螢火蟲。」

喬鎖聞言猛然站起身來,她拿著紙筆一言不發地進了顧家,躲進了房間,靠著門,蹲下身子輕輕地滴下淚來。

他從來不說愛她,連喜歡都不說,可是為什麼說要帶她去捉螢火蟲。

喬鎖呼吸有些艱難,這些年傷了她,再給她蜜棗吃,她就一定會回心轉意嗎?她抱著膝蓋無聲地哽咽著,就算他帶她去捉一百隻螢火蟲,她也不會原諒他了。

十月里還是有螢火蟲的。喬謹言將喬安丟給了顧柏林,然後帶著她飛了泰國,到了湄公河畔。

喬鎖到了地方才知道,喬謹言是真的帶她出來捉螢火蟲了。

他們到了班洛姆苑村,租了一艘小船,行駛在湄公河上,暗色的夜裡,萬籟俱寂,兩岸的樹木倒映在水面上,留下星星點點的墨色剪影。漫天的螢火蟲掛在樹上,有的潛伏在樹枝上,有的撲翅飛舞,喬謹言在耳邊低低地說道:「泰國人的祖先都相信,眾神會化身為小小的螢火蟲,生生不息地守護他們。阿鎖,它們是神靈的化身,你看到了年少時故鄉的螢火蟲了嗎?」

喬鎖沒有說話,她雙眼有些難受,看了看其他的小船,來看螢火蟲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遊客,有人驚嘆,有人急著拍照,有人竊竊私語。

她聲音有些沙啞,在夜色里低低地說道:「它們是神靈的化身,不能抓。大哥,你看,誓言抵不過信仰,失去的東西是回不來的。」

喬謹言聞言緊緊地抱住了她,他抱得有些緊,勒的阿鎖有些疼痛。

喬鎖有些傷心,他總是這樣,覺得快要失去她了,就緊緊地抱住她,覺得她離不開他了,便殘忍地放手,他總有很多的顧慮,不是身份就是家族恩怨。

「大哥,你愛我嗎?」她靠在喬謹言的懷裡,看著那些飛舞的小精靈,低低地問道。

喬謹言說不出愛,他的情感比愛更要深沉久遠,愛情是會隨著時間和感覺流逝消失的。

「不要離開我,阿鎖。」喬謹言低啞地說道。他已經離不開她了,這些年,阿鎖成為了他的血中骨、骨中肉,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離不開了。

阿鎖低低嘆息,說道:「我沒有想過離開你,年少的時候我想跟你永遠地生活在一起,你不知道,在喬家我是多麼的害怕孤獨,可你不怕,你總是一個人生活,無所不能。那時,我覺得沒有你辦不成的事情,可是後來我明白了,你無法阻擋聚散分離。大哥,你會好好地照顧小安對不對?」

喬謹言聞言,身子一震,沉沉地說道:「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定,我不能承諾你。」

阿鎖點頭,閉眼,有些疲倦地說道:「可是我終究有一天是要離開小安,離開你的。有些事情你阻止不了,大哥,我們都不能萬能的,我們拼不過歲月和命運。」

喬謹言緊緊地抱住她,心尖微微泛疼,低低地說道:「這些年我一直試圖改變我們的命運,阿鎖,如果你累了,就靠著我休息,只是不要說著離開我的話,你明知道大哥也會痛的。」

喬鎖哽咽著,她一直都在疼痛呢,大哥。原來世間真的有這樣辛苦的愛,愛到無法再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 雲中漫步的莊園(二)

74.33%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