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愛,已成灰燼(一)

第150章 愛,已成灰燼(一)

「鎖,鎖」喬鎖聽見了稚嫩的糯糯的聲音,是喬安的聲音。……www.……

她奮力睜開眼睛,努力看清眼前的一幕。喬安抱着懷裏的洋娃娃,站在窗前,拉着她的手,一聲一聲地喊著,見她醒了,歡喜地叫道:「鎖醒了。」

喬鎖伸手,摸着她的小臉,沙啞地喊道:「小安。」

喬安伸出小手,睜著水汪汪的大眼,將小手按在她的手上,問道:「鎖,你生病了嗎?」

喬鎖看着孩子天真無邪的面容,心酸地點了點頭,她是生病了,他們都生病了。

喬鎖看着這樣乖巧的小喬安,想起她不配做一個母親,長久以來沒有給她一個安定溫暖的環境,眼中不禁蓄滿了淚水。

喬安見狀,突然之間上前去,親了親她,說道:「鎖,不哭,病會好的。」

喬鎖起身,忍着身體的疼痛和腦袋的昏眩,緊緊地抱住了喬安,低低地說道:「小安,陪媽媽睡一會兒。」

她體力不支,抱着小喬安就昏睡過去。

喬謹言一直站在門口,看着一大一小兩個人兒抱在一起親密地睡着,有些恐慌地走過去,他摸了摸喬鎖的脖子,感受到脈動,這才鬆了一口氣。

小喬安乖巧地躺在媽媽懷裏,睜著大眼看着爸爸。她不知道爸爸和鎖發生了什麼,可是鎖好像生病了,很痛苦。她只能乖乖地陪着鎖睡覺,這樣子鎖好像就不那麼痛了。

喬鎖燒退後,休息了兩日身體才好轉,能下床走路。喬謹言出去出差了,一連幾日都不在家,家中只剩下顧柏林和顧雪諾。

顧雪諾當她是隱形人,而顧柏林則對她照顧良多。

喬鎖在顧家漸漸養好了身體,每日晚上帶喬安睡覺,母女兩的感情越發地好。

喬謹言一周后出差回來是在半夜。這一周他過的很不好,顧柏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勸說他出差,他每天過的患得患失,一天要打上幾個電話問喬鎖的狀況,顧柏林將她的點點滴滴都彙報了一遍,再三保證她過的很好,他晚上才睡得着,可時常剛剛睡着便突然之間驚醒,摸了摸身邊,發現身邊空無一人,這才想起阿鎖不在,在顧家,後半夜便再也睡不着了,隱約之間總是聽見阿鎖在耳邊喊著:「大哥,大哥」

他煎熬了一周,然後回到顧家,看着顧家外面亮着的壁燈,突然之間有了歸屬感,這些年,有阿鎖的地方才是他的家。以前是喬家,如今是顧家。

喬謹言進了屋內,看了看自己的臉色,他去找刮鬍刀,他一周都沒有刮鬍子了,這樣子阿鎖會不會不喜歡他?他去刮完鬍子,洗了澡,站在阿鎖的房前突然之間忐忑不安,發現手上無力去推門。

他內心掙扎許久,打開門,進了屋,之間屋內亮着昏黃的夜燈,喬鎖靜靜地睡在床上,柔和的燈光照亮房間的角落,她蜷縮著身體睡在床上,小小的臉蛋幾乎都埋進了被子裏。喬安乖巧地睡在旁邊,整個人幾乎都趴在喬鎖的懷裏,張著嘴巴,睡得天真無邪。

他將喬安抱走,放到樓下的房間,然後回來伸手抱住她。

許是在夢裏,以為他是喬安,喬鎖往他身邊靠了靠,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偎依在他懷裏。

喬謹言的心猛然之間顫動了一下,她好些年都沒有抱過他了,以前熱戀的時候,她總是會像個孩子一樣緊緊地抱住他的脖子,後來長大了,她再也沒有主動抱過他。

喬謹言緊緊地摟住她,感覺彷徨多日的心終於安定了下來。

喬鎖睡得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人抱得她喘不過氣來,她想起喬安,猛然之間驚醒,喬安還太小,她都喘不過氣,那麼小安呢?她睜開眼,慌亂地去找喬安,入目的是一堵結實的胸膛,喬謹言的味道適時地進入她的鼻尖,她身體猛然間僵硬起來,之前那樣血腥而黑暗的記憶湧上心頭,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去摸喬安,掙扎着想起來。

喬謹言察覺到她醒了,見她第一反應就是掙扎,突然之間心慌意亂,猛然伸手抱住她,不敢放手。

她一貫都是古靈精怪的,不似他這樣木訥,他害怕一放手她就跑了。

「你放開」喬鎖的聲音帶着幾分的沙啞和哽咽,隱隱害怕。

喬謹言沉默不說話,只是緊緊地抱住她。

喬鎖恐慌了,她摸索著去開燈,然後劇烈地掙紮起來,她不要跟他呆在一個房間里,她會窒息死的,她一定會窒息的。

他變了,血腥、可怕、陌生而冰冷,他不是喬謹言,不,也許這才是真實的喬謹言,顧柏林說過,顧家人都是有些缺陷的,喬謹言發起瘋來是會把她虐死的,她上次沒有死掉,也許以後,下一次會被虐的遍體鱗傷。

喬鎖開始激動起來,劇烈地掙扎,喬鎖的掙扎徹底地刺激了喬謹言。這一周來,他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的覺,白天拚命工作,晚上徹夜失眠,各種恐懼不安的念頭在他心裏遊盪,他好不容易壓下一切,卻得到喬鎖這樣的回報,頓時整個人都慌亂,陷入了危機感中。

他制住喬鎖,奈何喬鎖是拚命掙扎,狠狠地咬上他,然後趁他吃痛之際爬下床,跌跌撞撞地奔跑出去。

跑出去,跑出去了,他便不能傷害她了。

她雙眼發亮,朝着門跑去,手剛摸到門,便被喬謹言追上來,橫空抱起來。

喬鎖尖叫起來,喬謹言堵住了她的嘴,將她拋在床上,壓住,低低地慌亂地說道:「阿鎖,別叫,別叫」

他將她的手腳都制住,堵住她的唇,肆意地舔吻起來,得到她,女人會誠服於*愛,這個念頭在喬謹言的腦海中旋轉着,他摸著身下瑟瑟發抖的阿鎖,突然之間眼睛難受得睜不開。

她為什麼要怕他,為什麼不能愛他?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她的,喬謹言難受地扯碎她的睡衣,將她的雙手綁在床頭,抱着她不斷顫抖的身子低低地說道:「阿鎖,我們以前也是很快樂的,不是嗎?」

喬謹言挑逗着她的身體,開始細細地綿長地做着前戲,他要她誠服在這一場*愛中,再也離不開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愛,已成灰燼(一)

76.47%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