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雪后初融(一)

第153章 雪后初融(一)

顧柏林的話讓喬鎖大吃一驚。||喬謹言和凌婉兩人之間沒有感情嗎?她猛然回頭看向顧柏林,顧柏林斜靠在沙發的邊沿,淡淡地點頭,重複道:「你可以去問大哥。」

顧柏林指了指從外面趕回來的喬謹言,他冒著大雪回來,身上落滿了雪花,眉峰被雪染成了一絲的白色,喬謹言進了客廳,脫下大衣給傭人,見喬鎖穿著線衫站在窗前跟著顧柏林說話,眉頭一皺,走上前來摸了摸她的耳朵,說道:「這麼冷的天,就算屋子裡暖和也不能穿這麼少。」

他趕回來時眉頭是皺著的,這些天,喬鎖異常的安靜讓他有些不安。

喬鎖見他趕回來,面容是一如往常的冷漠,跟她說話時卻是異常的溫柔,想他就在那一段時間內施暴,後來倒是各種體貼,頗有些懊悔補償的味道。

一晃一個月,她始終沉默不言語,他越發地小心翼翼,溫存體貼。那樣高冷的喬謹言如今因為她這樣低姿態,她內心複雜不能言語。

她如今不敢說任何刺激他的話,只能沉默地這樣子得過且過、糊塗下去。

「我跟小鎖剛好說到大哥,大哥,你們聊吧,我回去整理照片。」顧柏林笑笑,拿起相機然後離開,把空間留給他們。

顧柏林一走,兩人都有些沉默了。

「我想出去看雪。」喬鎖看了看他,低低地說道。

喬謹言見她主動跟他說話,有些驚喜,點頭道:「好。」

兩人穿了外出的大衣,帶上帽子,撐起傘出去,因是初雪,地上還沒有積雪,大雪絮絮揚揚用地飄落下來。

喬鎖伸出手看著傘外飛舞的雪花,喬謹言摟著她,為她遮去了大部分的飛雪,兩人沿著雲杉樹一路往後走去,沒有人說話。遠處的湖泊和葡萄莊園籠罩在雪中,若隱若現。

「當年,你為什麼要娶凌婉?」喬鎖垂眼,將手縮進手套里,輕輕地問道。

她從來沒有問過他這樣的事情,他做事也不喜歡解釋,對於喬謹言來說,過去的事情過去了,他就不願意再提。

有些人便是如此,從來不願意多說。可如今他卻不假思索地開口,他敏銳地感覺到,阿鎖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再是依附他的小女孩,他曾以為自己給她撐起的那一片安全的天空她早已經不屑了。

「那時候,母親一直仇恨喬家,加上我年齡到了,終究是要娶妻的,可娶誰都不能娶你,索性娶了凌婉,把你送出去,只是後來事情的發展卻超出了我的預料。」喬謹言看著她,有些皺眉地說道,「阿鎖,你不知道母親的手段,她至今沒有對你出手不過是因為我們之間問題不斷,你還沒有構成威脅。我多少是有些害怕的。」

他想隱藏著自己跟喬鎖的關係,結果人人皆知。自喬鎖出獄,被他接回顧家后,喬謹言過的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活。

喬鎖見他這樣說來,突然之間嘆了嘆氣,說道:「這些話你從來都不告訴我。」

喬謹言沉默,許久有些抑鬱地說道:「說了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

「你還有哪些事情沒有告訴我?」喬鎖看著他,問道。

「這些天我一直在查過去的事情,你父親也許並沒有害死我姨母和那個孩子,當年的事情不過是人云亦云,我找到了姨母當年喜歡的那個男人,希望能化解顧喬兩家的恩怨,解了我母親心底的結。」喬謹言頓了頓,將傘拿開放在地上,站在雪地里,抱著她,低低地說道,「我懂事的時候,姨母已經嫁進了喬家,開始了悲劇的生活,母親一直內疚自己沒有照顧好自己妹妹,姨母的孩子夭折時,父親也離開了母親,離開了顧家,母親承受著雙重的打擊,漸漸地開始打我罵我,那時候柏林還小,她認為是我無能,留不住父親,母親是個為家族犧牲了一切的人,我一直生活在姨母還有父親離開的陰影中,所以從小自閉不愛說話,我不懂愛,我喜歡阿鎖,可是阿鎖總是為我受傷,還想要離開我,阿鎖,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人?」

他從來沒有說過他父親的事情,顧柏林也沒有提過,原來他們的父親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了他們,離開了顧家。顧家那樣低調保守封閉的家族確實讓人有種束縛的感覺,莫怪人人都想往外跑。

喬謹言第一次說出自己內心的挫敗感,喬鎖見他眉眼間的的愁緒,伸手抹去他皺起的眉頭。

「對不起,阿鎖,父親離開的時候我就知道,人與人之間聚散不過是常事,只是這些年我一直在強求,我知道是我讓我們之間越走越遠,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離開了我,也許我能適應沒有你的生活。」他說這話時神情有些僵硬和冷酷,他只能如此來掩飾自己內心的傷,因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來留住喬鎖了,那樣反常的施暴不過是一時蒙了心智,做過了卻再也無法繼續第二次,等恢復了理智,他陷入了長時間的悔恨和恐懼中。

他已經沒有資格來要求阿鎖愛他。

「你會放我走嗎?」喬鎖看著他,終於問出了這一句。她已經知道了喬謹言愛她,為了愛,他願意放手嗎?

喬謹言偏過臉去,高大的身子在大雪中透出幾分蕭瑟落寞來,他的側臉籠罩在白雪和遠處的青山暗影中,透出幾分不正常的白皙和灰敗來。

「我白天都不在顧家,阿鎖,如果你想走,不要跟我告別。」他那樣地失去理智對待阿鎖后,他便想到了這樣的後果,這一個月來不過是在垂死掙扎,不願意承認他們這一段感情終於是走到了陌路。

他在情感中是一個失敗的男人,無論他擁有怎樣的地位和權勢財富,他都失去了自己最珍貴的東西。人心總是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卻失去更多。

喬鎖看著他,點頭,低低地說道:「好,大哥。」

喬謹言聽著她柔軟的聲音,閉眼,十指微微輕顫,他握緊掌心的小小木盒子,其實今天他原本說的不是這一件事情的,他打算在雪天告訴阿鎖,就算再苦再難,他都想跟她結婚,他連戒指都買好了,出差的那一周,他去羅馬定製的,可是他再也沒有機會說了,因為他愛著阿鎖,他失去了自己的愛人換來了一個慘痛的道理,愛,便是放手。阿鎖要走,他只能放手。

「你先回去吧,阿鎖,大哥想一個人呆著。」他第一次試著放開他的手,讓喬鎖一個人單獨地面對著外面的風雪,讓她一個人走。

他有些難受,他想孤獨地呆在雪天里。

喬鎖點頭,沉靜地看著這樣的喬謹言。她想起了很多面的喬謹言,她墮胎時冷酷的他,結婚時隱忍的他,找不到她時慌亂的他,她要離開時失去理智瘋癲的他,如今安靜地讓她走的他。

他終於學會愛了,她也學會了,用了他們最青春美麗的歲月,用了那樣慘痛的過往學會了如何去愛一個人。

喬鎖仰起頭,感覺自己居然最愛現在讓她離開的喬謹言,她感覺眼睛有些濕潤,她沒有打擾他,沉默地離開回到顧家。

喬鎖在三天後離開,沒有告訴任何人,顧柏林開車送她走,她將喬安留在了顧家,她需要安靜幾日。

她走的時候,喬謹言信守承諾,白天不在顧家,那一天也是下雪,顧柏林看著她平靜的面容,低低地說道:「你最終還是決定走了。」

喬鎖點頭,淡淡地說道:「終究是要走的,你顧家的門檻太高。」

「去哪裡?」顧柏林聳聳肩。

「喬家。」喬鎖低低地吐出兩個字,雙眼閃過堅定的光芒,顧柏林一頓,詫異地看向了喬鎖。

喬鎖挺直腰桿,神色平靜地看向遠處。

顧柏林斟酌著說道:「喬家的家產爭奪案有了結果了。」

喬家鬧了許久的家產案終於落下帷幕。結果卻是大跌眼鏡。這些天大哥封鎖了顧家的一切,導致外面的人和事都無法接觸到喬鎖,別說是喬家人,就連夏家人都無法突破屏障來到喬鎖面前來。

沒有想到喬鎖出了顧家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居然是喬家。

「什麼結果?」喬鎖淡淡地問道。

「你弟弟喬煜將繼承喬家大部分遺產,你三哥喬臻只繼承了喬宅還有他自己私人的幾處房產。」顧柏林說道。這樣的結果必然是有些貓膩的。

看來喬煜的背後有人支持。

喬鎖沉吟了數秒鐘,若有所思地說道:「既然是我父親一脈繼承了大頭,那麼喬煜才4歲,趙曉不是喬家人,我作為姐姐在喬煜成年前是有資格代他接手喬氏的吧?」

顧柏林聞言,大吃一驚,驚異地看向喬鎖,如同看著一個陌生人。

喬鎖見他的目光有異,淡淡一笑,說道:「人總是會變的。還有,幫我照顧好喬安,我會回來。」

這一句話大有深意,顧柏林看著喬鎖,突然覺得往後的生活也許更有意思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章 雪后初融(一)

78.07%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