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你路過了我的世界(三)

第159章 你路過了我的世界(三)

喬鎖和喬謹言進了喬家,這個時間段,小喬安還在賴床,喬臻避而不見,兩人便上二樓,找安靜的地方獨處,恰巧碰見收拾好東西的趙曉。||

趙曉帶著喬煜下來吃早飯,看見喬鎖和喬謹言兩人手牽手頓時愣住了,見兩人徑自上樓,高冷地從她面前走過,臉色難看了幾分。

女人的嫉妒心生來就是強悍的,她和喬鎖年紀差不多,都生了孩子,不過她出身沒有喬鎖高,跟的又是50多歲的老頭,喬東南以前也算風光,如今入獄便一文不值了,偏偏喬鎖跟的是顧家那樣的高門子弟,喬謹言無論是出身、相貌都可謂是帝都少見的,趙曉見兩人這分明是重修於好的節奏,頓時內心便不好受了,更別提喬鎖搶走了屬於喬煜的東西,這嫉恨心一起便被蒙住了心智。

「媽媽,我餓了。」喬煜見自己母親站著發獃,搖了搖母親的手,說道。

趙曉有些煩躁地點了點頭,帶喬煜下去,喊來傭人照顧他吃飯,然後進了房間打電話。

電話是打給顧雪諾的,她有些忐忑不安,顧雪諾那邊許久才接電話,聲音帶著顧家人慣有的清冷,微微上揚。

「找我什麼事情?」

趙曉吞了吞口水,說道:「顧夫人,我看見大少和喬鎖親親密密地在一起,你當初說要幫我和小煜,怎麼轉眼間就讓大少去幫喬鎖去了?」

她說的話很有技巧,揣著明白裝糊塗,字面意思是質問她出爾反爾,實則是告訴顧雪諾,你兒子跟你仇人的女兒攪到一起去了。

顧雪諾那邊頓了頓半響,冷笑了一聲,說道:「你自己不爭氣反倒是怪我了,還有,下次要說顧先生。」

顧雪諾掛了電話。

趙曉鬆了一口氣,露出一絲別有心計的微笑,她自然知曉顧雪諾是仇恨喬家的,也並非是真心幫她,看她孤兒寡母的好揉捏才伸手對付喬臻,看著喬家四分五裂,她可不管什麼顧家喬家,她只要手上有錢就好,如今顧雪諾知道了喬鎖和喬謹言的事情,她倒是想看看喬鎖往後還怎麼得意,還怎麼敢威脅她們母子兩。

顧雪諾掛了電話便皺起了眉尖,她早上起來沒多久,重新給嘴唇上色,取了一串碧璽搭著今日的皮草,坐在顧家的大廳內,神色微冷地翻看著最新送來的各類邀請函。

顧柏林出來見母親神情不對,上前來笑道:「媽,你今兒真漂亮。」

顧雪諾被小兒子嘴甜地誇著,露出一絲的笑容來,鳳眼微微眯起,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大哥回來了,你知道嗎?」

顧柏林是知曉的,這個家裡他最小,心思卻最活,什麼事情都放在心上,自然知曉喬謹言昨兒半夜回到家的,今兒一早他原本去喊大哥起來,卻發現人不在了。

「怎麼,媽,你遇見大哥了?」顧柏林倒了一杯熱咖啡,喝了一口,坐在顧雪諾對面,說道。

「有人告訴我,你大哥出現在喬家,跟喬家的那個丫頭手牽手,很是親密。」顧雪諾淡淡地說道,眼中透出一絲的冷意來。

顧柏林暗自叫糟糕,心情頗有些複雜,其實他內心不太喜歡喬鎖,喬鎖有些涼薄,而大哥愛的太深,容易受到傷害,可聽到兩人和好的消息也頗為大哥高興。

「媽,你不喜歡喬家的那個女兒?」顧柏林笑眯眯地套著話,打探著母親的心思。

顧雪諾看了他一眼,說道:「上不了檯面,你大哥這幾年越發荒唐了,跟婉兒結婚離婚,跟喬家那丫頭攪合在一起,我看都是那丫頭帶壞了謹言,謹言小時候是很乖的。」

顧雪諾嘆了嘆氣。

顧柏林開著玩笑說道:「我看他們連喬安都有了,要不就成全他們算了,這事還是等爺爺回來再說。馬上就是年關,爺爺也要帶小燁回來了。」

「成全?」顧雪諾冷笑了一聲,說道,「等你爺爺回來拿主意,哼,當年要不是因為你爺爺,小妍就不會嫁到喬家去,也不會死了。」

顧雪諾目光一寒,站起身來,不再跟顧柏林說話,徑自出門離開。原以為那丫頭不足為患,如今看來倒是有些手段的,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了。

顧柏林母親態度這樣堅決,皺起了眉頭,看來這事有些不好辦,他要早些通知大哥早做防範。

顧柏林打電話給喬謹言時,喬謹言正陪著喬鎖坐在小閣樓上說著話。

兩人回來后,徑自上了小閣樓,樓頂落了一層厚厚的雪,白茫茫的雪地里有一串的腳印,可見這間小閣樓喬鎖之前是經常來的。

喬鎖踩著之前的腳印,一步一步地拉著喬謹言走向小閣樓。

「我回到喬家后,派人將小閣樓好好地打掃了一遍,裡面的東西都清洗了一遍,東西也是我一點一點地整理出來的。」喬鎖在雪地里轉身對著他微微一笑,指著門口的幾盆茶花,說道,「這茶花也是我種的,你看都結了花苞了,一直擺在外面,大哥,花苞上面都結了冰霜了,會不會凍死?」

喬謹言看著她種的那幾盆茶花,伸手按住了額頭,傻瓜,這些茶花沒凍死真是萬幸了。

「溫度太低不好。」他上前去將那幾盆茶花搬進小閣樓。

喬鎖上前去開門,屋內很是暖和,窗戶開著小縫,裡面整理的很是整齊,不見一絲的灰塵,書架、畫板、榻榻米、茶具、靠枕,還有一個小火爐。

喬謹言將茶花放進屋內,看著昔年熟悉的小閣樓,頗是感慨。這裡還是當年的模樣,時光卻匆匆不復返。

喬鎖輕輕地從身後抱住他,低低地說道:「大哥,我們認識多少年了?」

喬謹言心中柔軟,握住她的手,替她暖手,低低地說道:「快12年了,到了明年開春驚蟄,細雨紛紛的時候就是整整一個輪迴了。」

原來這麼久了,十二年一個輪迴,五年兄妹、三年分離、三年牢獄,這麼一晃竟是像過了半生那麼久。

喬謹言轉身緊緊地抱住她,吻住了她,他們剛從外面進來,薄唇上還有冰雪的味道,帶著久違的悸動和傷感。

這近十二年的時間裡,早些年懵懂謹慎、後來分離再分離,他們真正在一起的時光竟少的可憐的。

喬鎖感受著他的溫度,突然之間就落下淚來,喬謹言見了心疼,不斷地去擦,卻發現怎麼擦也擦不完。

「我很歡喜。」喬鎖轉過身去,像個孩子一樣拿著手背擦淚,說道,「我很歡喜當年遇見你,我很歡喜你一直愛著這樣一無是處的喬鎖。」

喬謹言看著她如今都是做母親的人,可是依舊孩子氣,微微一笑,抱住她坐在榻榻米上,看著窗外,說道:「下雪了,阿鎖,藏民認為白雪是祥瑞的徵兆,大哥也很歡喜,歡喜這些年始終都有你。」

他們看著對方,再也說不出多餘的話來,有風從窗戶的細縫裡灌入,吹散一屋子的暖香。

喬謹言看著她眼睛哭得都有些紅腫,低低嘆氣,替她擦去淚,抱著她,享受著這難得的靜謐時光。

兩人便偎依在一起靜靜地說著話。

「你走了一個月了。」

「恩,我循著當年你的足跡慢慢走了一遍。」

「起點是哪裡?」

「談家。」喬謹言低低地說道,將她摟的更緊,「當年的小鎮變化很大,我找不到那年的路燈還有小巷了。」

「還有滿牆綠色的苔蘚。」

喬謹言點頭,說道:「都被白雪覆蓋了。」

「還有呢?」

「喬家,我在喬家外看見你了,然後去了奧克蘭,去了你的學校、宿舍樓還有你經常去喝酒的那家小酒館。我去問,你們認識那個很愛喝酒的Ann嗎?酒館的老闆還記得你,說那個奇怪的東方女子消失好幾年了。你還欠了他酒錢。」

喬鎖低低笑起來,他這樣一說,她記起來了,她那時三餐不繼,時常去賒賬喝酒,等到拿了家教的錢就去還酒錢,老闆都習慣了,最後一次走的太急,她忘記了自己還有幾瓶酒的酒錢沒有給。

「我都幫你付清了,阿鎖,我想,你還是欠我比較好。」喬謹言低沉地笑著,「後來我去你帶家教的當地家庭,他們搬家了,去了澳洲,那孩子長大了,上了大學,他也還記得你,說你是個酒鬼,成績差,脾氣差,但是長得很好看。阿鎖,我把你以前走過的路都走了一遍,只是我很難過,晚了好些年,沒有陪你一起走。」

喬鎖靠在他懷裡,努力地仰起頭不想讓自己哭,原來她的生活,他都知道,她輕輕地說道:「不晚的,大哥,那都是過去了。」

喬謹言點了點頭,輕輕地「嗯」了一聲。

「後來你去了哪裡?」

「不知道,隨便走,然後就走到了喬家去,被你看見了。」

這些年時間再長,走的再遠,他始終都走到了喬家來,遠遠地凝視著阿鎖。

喬鎖微笑,感覺有些小幸福,說不出話來。

兩人安靜地說著話時,顧柏林打來電話,說了顧雪諾知道了他們的事情,喬謹言靜靜地聽完,然後掛了電話。

喬鎖見他不言語,低低地問道:「怎麼了?」

「柏林說,母親知道了我們的事情。」喬謹言低低地說道。

喬鎖嘴角的笑容收斂,坐起身來,嚴肅地看著喬謹言,低低地說道:「你害怕嗎?」

喬謹言聞言一笑,敲了敲她的腦袋,搖頭道:「傻瓜,當年喜歡你的時候我就預想到了今日這樣的局面。」

喬鎖想到月前去看喬東南,說道:「我父親說,你姨母的死和那個孩子的死都跟他沒有關係的,大哥,我父親雖然是個渣,可是再渣也不會對一個孩子下手的,我相信他不會害那個孩子,至於你姨母,父親說,當年你姨母過世是因為心臟病發。至於你們幾年前聽到的留言那是我爺爺瞎說的。」

喬謹言點頭,沉吟道:「這事一直沒有證據。其實過了這些年,姨母早就入土為安,母親一直耿耿於懷罷了,很快就要過年了,等爺爺帶小燁回來,爺爺是個明事理的,我會跟爺爺好好談談。」

喬謹言看著她,摸了摸她的頭,笑道:「阿鎖,你放心,我們拿時間跟他們慢慢耗,反正我們已經有了小安。」

喬鎖點頭,雙眼晶亮,早些年因為凌婉的緣故,她始終沒有跟著喬謹言,如今過了這麼久,就連喬家都敗落下去了,他們也應該重新開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章 你路過了我的世界(三)

81.28%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