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三)

第164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三)

喬謹言的失憶不在任何人的預期之中,眾人手忙腳亂地去喊來醫生,醫生檢查了一遍,說道:「你們不要驚慌,一般車禍都會有後遺症,病人只要腦中沒有淤血,好好休息記憶慢慢地就會恢復過來的。……www.……我們會繼續為喬先生做一次全身檢查。」

喬謹言的醒來讓人悲喜交加。喜的是終於醒了,悲的是忘記了所有的記憶。

喬鎖無法接觸到喬謹言。

自從那一天看見他醒來后,她便被顧家人轟了出來。

喬臻和夏侯強行帶她回到喬家,說要她冷靜冷靜,喬謹言已經醒了就不會再有事。

喬鎖在家裡機械地洗澡吃飯收拾東西,然後抱著枕頭哭了一夜,第二天開始振作起來。

只要大哥沒事,什麼都好說,失憶了,她會讓大哥重新記起她,以前大哥為她付出了那麼多,如今輪到她為大哥付出了。

喬鎖下定決心,給顧柏林打電話,問喬謹言的消息。

顧柏林一反常態,在電話里淡淡地說道:「今天是除夕夜,你也別過來了,讓大家都安生地過年,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說。」

喬鎖聽他語氣有異,心中一涼,急急問道:「是不是大哥又有了其他的後遺症?」

顧柏林淡淡地說道:「我哥恢復的很好,你不用擔心,醫生檢查了,說這種失憶可能是短期的也可能是長期的,喬鎖。」顧柏林聲音停頓了一下,說道,「我哥是因為你才變成了現在這樣,也許你們之間真的不合適,要不還是算了吧,你帶著喬安好好過日子,別再折騰了,顧家是不可能同意你進門的。」

「這些話你以前怎麼不說?」喬鎖冷冷說道。

「以前大哥喜歡你,為了你連家族都能拋棄,我只能站在大哥這邊,可是如今他忘記你了,連我都忘記了,不可能為了你們未來去努力,你做一切都是沒用的,你明知道我母親恨你們喬家人。」顧柏林嘆氣,直言說道,「喬鎖,大哥這些年愛的太苦了,你就當放過他吧,不要再來打擾他平靜的生活。」

喬鎖猛然掛了他的電話,咬著自己的手背,不允許自己哭出聲來。她不能放棄,大哥會記起她來的。

喬鎖站起身來,看著外面家家戶戶張燈結綵,突然意識到,今兒是除夕呢,他們原本約好了一起過除夕,明年驚蟄時分就去登記結婚,那是他們認識十二年的紀念日,十二年、一個輪迴,沒有想到這個輪迴竟然是一切化為了0。

她努力地眨著眼睛,擦去淚水,今年除夕,她帶著喬安過吧,等到明年了,她再去找大哥,就當做一切重新開始,他們重新認識。

喬鎖振作精神,下樓去,喬臻給傭人們都放假了,只有劉嫂無親無故,留在喬家過年。

趙曉帶著喬煜回了娘家,家裡只有喬臻在。

喬臻正在里裡外外貼著對聯,喬安睜著大眼仰著小腦袋看著,一邊看一邊拍著小手,咯咯地笑道:「舅舅好厲害。」

喬臻貼的越發起勁,將鮮紅的中國結掛在屋檐下,抱起喬安,笑道:「走,舅舅帶你去騎馬咯。」

喬鎖走過去,努力揚起一抹笑容,說道:「我也來貼對聯吧。」

喬臻看向她,目光有一絲的擔憂,點了點頭。

「鎖,爸爸為什麼不在?」喬安伸手要喬鎖抱,糯糯地甜甜地說道,「爸爸說帶我去放煙花。」

喬鎖聞言雙眼一痛,滾下淚來,看的喬安一愣。

「小安,爸爸有事,舅舅帶你放煙花好嗎?」喬臻安慰著小不點。

喬安看了看鎖,又看了看舅舅,點了點頭,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擦著喬鎖的臉,聰慧地說道:「鎖,我去和舅舅放煙花。」

喬鎖緊緊地抱著她,哽咽地說道:「媽媽帶你去放煙花好嗎?」

除夕之夜,貼完了對聯,掛好了中國結和燈籠,喬鎖和喬臻帶著喬安簡單地吃了一頓年夜飯,然後出去放煙花。

喬臻抱著各色各式的煙花,排成一排,然後去找打火機點上。

喬鎖抱著喬安遠遠地站著,小喬安興奮地揪著母親的衣服,歡喜地叫道:「鎖,開始了。」

喬鎖抱著懷裡的孩子,和他們一起抬眼看著衝上天空的煙花,如同一道光劃過天空,綻放、凋零、消失,留下無數的念想。

美到極致,過眼即逝。

她垂眼,無聲地說道:「大哥,你看見了嗎,過年了。」

喬臻點完了煙花,站在她和喬安身邊,低低地說道:「小鎖,新年快樂。」

新年一過,喬氏的各項工作就陸續重新啟動,喬鎖每天照常上班,行事漸漸沉穩,工作也慢慢地上手起來。

她去了兩次顧家,被拒之門外。

顧柏林告訴她,喬謹言身體恢復的很好,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無需擔心。

顧家人守得嚴嚴實實,喬鎖無法靠近,她心知,顧家人是打算將她和大哥的那一段過去徹底地掩埋掉,讓喬謹言走上正常的娶妻生子的道路,做矜貴的顧家子弟。她憤怒,卻也知道凡事記不得,她必須冷靜,必須強大,才能見到大哥。

夏侯時常來看她,擔心她想不開,偶爾會拎著幾瓶酒來,她已經戒酒。後來,夏侯便找喬臻喝酒,昔年這兩人在經歷了決裂之後開始真正地把對方當做兄弟來,倒是培養起了感情來。

至於車禍的事情,她只拜託夏侯收集資料,卻壓下不提。她不願意跟顧家對抗到底,為了大哥,她也要三思而後行。

一晃寒冬過去,很快就要到驚蟄。

夏侯喜滋滋地給她拿了一份請帖過來,笑道:「小鎖,快來謝謝我,我給你弄了個好東西。」

喬鎖正在看文件,以為他又是來找喬臻喝酒的,只抬眼瞄了一眼那古風的請帖,繼續垂頭不理。

「看什麼文件,這可是千金難求的東西,畫壇怪才徐枳殼的宴會請帖,一般人求都求不來呢。」夏侯將她手中的文件抽走,說道,「說起這個畫壇的怪才,那可以說上三天三夜,他的畫難求的很。」

喬鎖點了點頭,她以前對畫畫很感興趣,可是如今她忙的連畫筆都摸不到,自然沒有心思對這畫壇怪才的宴會感興趣,她很忙,她要重振喬家,要有實力來面對顧家,她要去見大哥。

「我對畫畫不感興趣了。」她淡淡地說道,繼續拿回自己的文件。

「我知道你不感興趣,可是喬謹言感興趣,我得到可靠消息,喬謹言身體恢復后,已經開始接手顧家的事業,明晚會參加晚宴。」夏侯揚了揚手中的帖子,賣乖道,「小爺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了一張。」

喬鎖手中的動作猛然僵住,她伸手拿過夏侯手中的請帖,目光氤氳,露齒一笑:「謝謝你,夏侯。」

她要去見他,她相信大哥一定會記起他們之間的一切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三)

83.96%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