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我們各自安生(一)

第176章 我們各自安生(一)

喬鎖第二天清早到了醫院挂號照CT,醫院的人很多,她來的早排在前面,到中午的時候CT片子便出來了。||

她拿著片子去之前看病的老醫生那裡。

老醫生看了半天說一切正常。

「醫生,可是我的視力越來越差了。」喬鎖看著面前有些模糊的老醫生,低低地說道,「找不到病因嗎?」

老醫生搖了搖頭,讓她在候診室里等著,他拿著CT片出去,幾個眼科醫生在一起交流了一下,依舊找不到病因。

喬鎖一人坐在醫院的候診室,隔著窗戶看向外面的天空,只看見明晃晃的白色,她伸手看著面前手掌的暗影,內心異常平靜,涼薄一笑。

醫生研究了一番,又讓她做了幾項檢查,把她列為重點病人。

她在醫院等了一天,依舊沒有結果。

查不出病因。醫生讓她留院觀察,她搖了搖頭,起身出來,打電話給喬臻,微微笑道:「三哥,你能來接我一下嗎?」

喬臻接了電話,有些詫異,連忙放下手邊的事情,問她在哪裡,一聽是在醫院,頓時便說道:「你等著,我馬上就過來。你怎麼去了醫院?」

喬鎖頓了頓,說道:「例行檢查。」

喬臻收了線便來接她,她站在醫院的入口處,眼前還是能看清楚一些事務的,都是模糊的影子。

她等了許久,發現有人走到她面前,她試探地喊道:「三哥?」

喬臻見她看上去不錯,也就放了心,笑了笑,道:「走吧,咱們這會子回去正好能趕上晚飯。」

喬鎖微笑,說道:「好。」

她伸手看住了喬臻,喬臻微微一愣,見她開心倒也沒在意,便說道:「走吧。」

喬鎖走的不快,喬臻也就緩下了步伐,跟她說著話:「晚上想吃什麼,我今兒下廚給你做。」

「我想吃水晶蝦。」喬鎖想了想,說道。

「好嘞那我們去超市買蝦子,晚上回去做。」喬臻嘴邊的笑容還沒有淡去,便看見喬鎖攬著她的胳膊,跟迎面急急走來的人直接撞了上去。

那人道歉后便離開。

喬鎖被撞了這一下,身子有些不穩,鬆開了喬臻的胳膊,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站在了原地。

喬臻這才看出她的異常來,臉色劇變,失聲叫道:「小鎖?你眼睛怎麼了?」

他扶住她,伸手在她面前晃動著五指,見她眼睛完全沒有焦距,頓時臉色慘白,肌肉抽搐了幾分。

「告訴我,你眼睛怎麼了?」喬臻見她完全沒有反應,頓時厲聲問道。

喬鎖有些無辜地站在原地,她伸手想要摸著喬臻的臉,淚水滾落下來,眼睛生疼生疼。

「三哥,你別怕,你看,我都不怕。」她聲音有些顫抖,努力微笑著,伸手去摸喬臻的臉,想要安撫他。

喬臻轉過臉去,雙眼刺痛的厲害,他痛苦地努力地不讓自己哭出來,然後轉身拉著喬鎖往醫院走去,沙啞地吼道:「走,我們去看醫生。」

喬鎖拉住他的手,有些哀傷地說道:「三哥,我看過了,他們找不出病因。」

她的淚滾落下來,低低地說道:「三哥,我想回家。」

喬臻五指握成拳,沉痛地說道:「那我們換家醫院,小鎖,我們看好病再回去好嗎?」

喬鎖豎起耳朵,揚起小臉,像個孩子一樣輕輕地問道:「那會不會很久?」

「不會,等看了醫生,我帶你回家。」喬臻看著她眼睛疼得睜不開,淚水越來越多,慌亂地去找手帕,給她擦眼淚,急急說道,「小鎖,你別哭,我們現在就回家,我們請醫生回家看。」

喬鎖點頭,她感覺眼睛睜不開了,明明不想哭的,可是眼淚卻無法控制,她忍著刺骨的疼痛,低低地說道:「三哥,回家吧。」

喬臻身子顫抖地扶著她,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順著她的意思回家去,他扶著她上車,讓她靠在座椅上休息,握著方向盤的手不住地顫抖著,他慌得不行,見喬鎖歪著頭在座椅上疲倦地睡去,大腦努力想著自己可能認識的眼科醫生。

他將車子倒出來,一邊開一邊打電話,給她找醫生。

回來喬家時,喬鎖縮在座椅上睡著了,睡得異常的平靜,臉頰的淚痕還沒有干,嘴角卻是微微地上揚著,不知道夢見了什麼樣的美夢。

喬臻抱她下車,他一碰她,她便醒了,睜眼說道:「三哥,到家了嗎?」

「到家了,小鎖。」喬臻的聲音嘶啞起來,所有悲傷的暴躁的情緒都被他努力地壓制住。

喬鎖微微一笑,說道:「我自己下車,可以的。」

她下車,沒有扶著喬臻,卻有驚無險地進了客廳,喬臻跟在後面膽顫心驚,見她進去了才鬆一口氣。

喬鎖低低地說道:「我都記住了,家裡的方位,從院子里到客廳有多少步,家裡的布局,我都記下了,三哥,」

喬臻點頭,感覺心裡難受的很,他扶著她坐在沙發上,低低地說道:「小鎖,你讓三哥一個人呆一會兒,三哥聯繫好了醫生,你會沒事的。」

喬鎖點頭,靜靜地坐在沙發上,沒有動。

喬臻見她這樣乖巧聽話,就如同多年前剛進喬家時一樣。

那時薛梅讓她坐著,她就坐在那裡不敢動,睜著一雙渴望好奇的大眼睛四處張望著。喬臻再也忍不住,出了客廳,站在院子裏手掌捂住了臉無聲地哭出來。

喬鎖靜靜地坐在客廳里,聞著五月里花開的味道,昨天夜裡也下了雨,空氣很是清新,到夏天了,梔子花要開了,她還記得小時候小鎮上家家戶戶都種有梔子花,清香撲鼻,摘一朵放在房間里,整個房間都彌散著濃郁的清香。

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大哥和喬安在做什麼,是喝咖啡呢還是在滑雪?

喬臻隔著窗戶看了一眼喬鎖,走得遠遠的,撥了一個電話給夏侯,面無表情地說道:「把喬謹言的號碼給我,我知道你跟他一直有聯繫。」

夏侯那邊正和家裡人在吃飯,聽喬臻的語氣不太好,見他要找喬謹言,有些支支吾吾地說道:「我只有他以前的號碼,那個號碼應該是全球通的號碼,你打試試看。對了,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要找喬謹言幹什麼?」

夏侯的話沒有說完便發現喬臻掛了電話,不禁咒罵了一聲,這小子又犯病了。

喬臻掛了電話,撥了喬謹言以前的號碼,響了許久,果然通了。

他們有時差,這個點,那邊應該是中午,喬謹言的聲音有些暗啞,低低地說道:「你找我?」

喬謹言正跟朋友在公園裡散步,聊著天,接到電話時楞了一愣,許久才走到一邊的大樹下去接聽。

喬臻聽見他的聲音,原本滿肚子的話語倒是一句也說不出來了,有些嘲諷地說道:「我以為你換號碼了,人都走了,以前的號碼還留著做什麼,你以為還有人會打電話找你嗎?」

喬謹言沉默了一下,說道:「沒事我掛了。」

他的聲音嘶啞的不像話,喬臻這會子是怒極攻心,也沒有聽出來,冷笑道:「你找時間帶喬安回來一趟。」

喬謹言沒有說話,喬臻見他不說話,所有的情緒都爆發了出來,他壓低聲音怒吼道:「孩子不是你一個人的,你讓她回來見小鎖。」

喬謹言在那邊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身子一震,低沉地問道:「阿鎖怎麼了?」

喬臻冷笑,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你動作快點吧。」

說完便掛了電話。

喬謹言臉色有些蒼白,他猛然按住了心臟,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畫面。

「Gavin,你怎麼了?」喬謹言的朋友見他臉色鐵青,瞬間無法呼吸的模樣,臉色一變,連忙扶住他,急急地說道:「Gavin,你別激動,葯在哪裡?」

喬謹言十指泛白,接到他倒出來的葯吞了下去,慢慢地身子放鬆。

對方見他緩了過來,這才摸了摸頭上的冷汗,如釋重負,馬上打電話給醫院。

喬謹言朝著他搖了搖頭,沙啞地說道:「我沒事,Vincent,我要回去一趟。」

Vincent有些不理解,說道:「Gavin,你的情況很糟糕,不能來回奔波,我們說好了接受治療的。」

喬謹言搖了搖頭,說道:「我必須回去一趟。」

「因為你說的那個女孩?」Vincent馬上就猜到了,能讓Gavin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他口中的那個中國女孩了。

喬謹言點頭,喬臻的語氣極其不好,肯定是阿鎖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不可能會找他,讓他帶喬安回去。

喬謹言努力地冷靜下來,不能慌,他不能亂,他必須穩穩地活下來才能知道阿鎖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才能幫助她。

喬謹言給John打了電話,吩咐他去查喬家的事情,然後跟著Vincent回去收拾行囊。

Vincent一路上嘰嘰喳喳地說著他要注意的事項。

John兩個小時后打來電話彙報:「大少,四小姐這兩天去了醫院,今兒一天都呆在醫院裡,目前人在喬家,我找到了醫院的人,正在查具體的情況。」

喬謹言點頭,坐在醫院裡繼續等。Vincent給他去準備一個月的葯和辦理相關的手續去了,他還要去接凌婉那裡接喬安。

「是失明,醫院方面查不出任何的病因。」John半個小時後繼續彙報,有些遲疑地說道,「四小姐她,雙目失明了。」

喬謹言聞言猛然閉眼,緊緊攥住了手機,感覺心收縮的厲害,疼的無法呼吸,阿鎖,怎麼可能會失明,他走的時候她明明好好的,只是感冒有些咳嗽。

他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不能大悲大喜,他必須控制自己的呼吸頻率。喬謹言平緩地呼吸著,試圖讓身體放鬆,他站起身來,想要去定機票,步伐不穩,腦袋一疼昏了過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昏迷時,隱約有人走到他面前來,喊著他。

他胸口疼的的厲害,感覺眼前人影晃動,想開口問,是阿鎖嗎?年少時,她時常喜歡趁著他睡著的時候,趴在他懷裡睜著大眼睛湊近他的臉,看著他,見他睡醒了便嘻嘻地笑道:「大哥,你作弊,睡美人都是被吻醒的,我還沒有吻你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6章 我們各自安生(一)

90.37%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