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我們各自安生(二)

第177章 我們各自安生(二)

喬鎖開始適應黑暗的世界,她的眼睛還是能看見一些模糊的影子的,能看見晃動的燭火和散落的天光,但是到了晚上便什麼都看不見了。(www.)

她記着家裏客廳的佈局和房間之間的距離,扶著牆壁一遍一遍地走着,數着有多少步。等到她眼睛完全看不見時,她也能靠自己在屋子裏來回。

她很平靜,比所有人都平靜,反倒是喬臻急躁得不行,後來夏侯知道了,再後來連趙曉也知道了,帶着喬煜回來住在喬宅,想必是見她眼睛瞎了伺機幫自己的兒子謀取更多的利益。對於這一切喬鎖都無動於衷,她不再去喬氏上班,每天安靜地在家裏休養,聽着花開花落的聲音,她許久沒有這般平靜地生活。

沒過幾日,喬臻就繼續帶她去醫院進行會診,說是請來了國外的專家來看眼疾。

她那時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影像了,為了不讓喬臻他們傷心便同意繼續去做各項檢查,一整天檢查下來,她不願意住在醫院便回到了喬家。

晚上喬臻回來,她在聽音樂,帶着耳機,喬臻敲門進來,拿到她耳朵上的耳機,低低地沙啞地說道:「小鎖,檢查結果出來了。」

「恩。」她輕輕地應着,表示在聽。

「查不到病因,醫生說可能是眼角膜出了問題,要進行移植手術才能恢復視力。」喬臻低低地說道,「我們正在尋找合適的眼角膜,小鎖,只是需要等。」

喬鎖沉默了許久,淡淡地說道:「三哥,不用找了,我這樣也挺好的。」

喬臻見她說這樣的話,頓時難過的不行,微微動怒道:「你怎麼能這樣想,你難道不想再看到喬安嗎?」

小安?她在大哥那裏,應該會生活的很好。

喬鎖動了動嘴唇,說道:「往後,要是我不在了,希望你能好好地撫養小安。」

她很平靜地說着。

喬臻聞言心中大驚,說道:「小鎖,我們一定會找到眼角膜的,你還能重新看見光明,別說傻話。」

喬鎖微微一笑,點頭卻不言語,重新戴上耳機聽音樂。

喬臻有些惴惴不安地出了她的房間,喬鎖看上去無比的平靜但是就是這種過分的安靜讓他心有不安。

如今他只能等喬謹言帶着喬安回來,小鎖在乎的也就是那一對父女了。

喬謹言是在接到電話的三天後回來的,他的病複發了一次,耽擱了幾天時間,Vincent擔心他的身體跟着他一起到了中國。喬謹言回來時,John去接機,開車直接送他們到了喬家。

喬臻那時正坐在客廳里研究著各類眼疾的病例資料。

夏侯打來電話,急急說道:「喬三,喬謹言到了沒?我路上堵車,要耽擱一會兒才能到。」

喬臻正煩躁著,聽他這話,有些冷哼道:「我怎麼知道他有沒有回來。」

他頓了頓,隨即眯眼說道:「你知道喬謹言今天回來,你跟他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

喬臻敏銳地嗅出了一絲的不尋常。這幾年,喬謹言、夏侯和小鎖之間的三角關係很是詭異,夏侯原本追小鎖追的要生要死的,誰知喬鎖出獄后他便急着撮合喬謹言和小鎖,而那個不愛跟人來往的喬謹言似乎跟夏侯關係極好,這兩人不是情敵嗎?

要說夏侯不喜歡喬鎖,那這幾年也沒見他找女伴,時常陪在小鎖身邊,出錢出力的,喬臻是真心不明白這兩人是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夏侯,你今兒不把話給我說清楚,往後你也甭想來喬家了。」喬臻放了狠話,喬鎖雙目失明來的太突然,弄得他是心力交瘁。

夏侯正在開車,堵車堵得厲害,猛地錘著方向盤,說道:「行,有些事情也瞞不住了,我到了后都跟你說,你心裏明白就行,有些話別讓小鎖知道就好。等會喬謹言應該也帶着喬安到了。」

喬臻在電話里「啊呸」了一聲,怒罵道:「你TM的真的有事情瞞着我和小鎖,還要讓我跟你們一起瞞着小鎖,我呵呵兩聲,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鎖的情況,非把她折騰死了你們就心滿意足的,我呸。」

喬臻心裏火氣大,直接摔了電話,吩咐傭人把外面大門給鎖了,一個人也不放進來。

喬鎖聽到動靜,站在樓梯上,輕聲問道:「三哥,出了什麼事情?」

她扶著扶手下樓,看着喬臻心驚膽戰的立刻上去扶她,說道:「沒事,我就臭罵了夏侯一頓。你要什麼,打電話讓傭人送上去就是了。」

「我想下來走走,在院子裏坐一會兒,你幫我泡一壺蜂蜜柚子茶好嗎?多放點蜂蜜。」喬鎖低低地說道。

喬臻趕緊點頭,說道:「行,我陪你過去坐着,然後給你泡。這個季節外面蚊子多,我讓劉嫂把香點上。」

喬鎖點頭,出了客廳,坐在院子裏的木質藤椅上。

喬臻泡了一大壺蜂蜜柚子茶,多放了些蜂蜜,帶了兩個杯子出來,用蠟燭點上溫著花茶,見喬鎖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笑道:「你看什麼呢?」

他習慣性地說着,隨即笑容收斂,有些懊惱。

「我能看見蠟燭的光。」喬鎖微微一笑,說道,「有些模糊,但是還是能看見的。」

喬臻這才鬆了一口氣,將杯子遞給她,說道:「有些燙,你等會喝。」

喬鎖點頭,捧著杯子,聞了聞味道,笑道:「好濃的蜂蜜味道,還有柚子的清香,你也喝,三哥。」

「恩。」喬臻點了點頭,應道。

「你剛剛為什麼罵夏侯?」喬鎖問道,「他這些年幫助了我們不少。我一直想報答他,可是苦無機會。」

喬臻心有些堵塞,撓了撓頭,總不能說夏侯那孫子跟喬謹言有事情瞞着他們吧,只得嘿嘿一笑,說道:「沒事,我們就是這樣相處的,他也時常損我來着,對了,他等會要過來,現在被堵在路上了。」

喬鎖點頭,沒有說話,靜靜地聽着四周的聲音,喬臻見她失明后異常的安靜,也沒有做什麼事情,一顆心忐忑不安,見她聽得專註,也不由自主地聽起來。

「有人來了,三哥,你把大門鎖了嗎?」喬鎖輕輕地說道。

喬臻站起身來,走過去一看,喬謹言的車子停在了喬宅的外面,喬謹言下了車站在門前,目光深邃地隔空看來,一路風塵僕僕地趕來似乎臉色不是很好,他站在鎖住的大門外,沒有說話。

「三哥,是夏侯來了嗎?」喬鎖側着臉,揚聲問道。

喬臻沉默了一下,隨即說道:「不是,是快遞公司的快件。你先坐着,我去收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7章 我們各自安生(二)

90.91%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