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我們各自安生(三)

第178章 我們各自安生(三)

喬臻讓傭人開了鐵門的鎖,出來,站在外面,看著喬謹言,說道:「你來做什麼,小安呢?」

「剛下飛機,還睡著呢。……www.……」喬安還香甜地睡在車裡。

Vincent下車,抱起熟睡中的喬安,有些奇怪地說道:「你們怎麼不進去。」

他的中文說得很是彆扭,喬臻見他金髮藍顏長腿,沒有理會。

「我朋友Vincent.」喬謹言簡單地說了一句,道,「我想進去看看喬鎖,只看不說話。」他說完這句話便有些難受地皺了皺眉,臉色透出幾分的蒼白來。

這要求真的不算過分。

喬臻伸手接過Vincent手中的喬安,沒有說什麼就進去,這算是默許了。

喬臻將喬安直接送進房間里,安排傭人照看著。

喬謹言有些遲疑地走進了院子,喬鎖坐在院子大樹下的木質藤椅上,捧著一杯茶,坐在那裡雙眼沒有焦距地看著遠方。

數月不見,相思成狂。她的頭髮長長了,隨意地散落在肩頭,微微捲曲,穿著素凈的藍布裙子,面容白皙剔透,聽見聲音看過來,喬謹言的心猛然收縮,以為她看見他了,見她沒有任何的反應才知曉,阿鎖是看不見的。

他走過去,在她面前三步遠停下腳步,默默地看著她。

空氣中靜靜地流淌著一種溫情,喬鎖坐在藤椅上感覺有些奇怪,她感覺有人在她身邊,那種感覺很奇特,好似是大哥,隨即她自嘲一笑,倘若真是喬謹言,這也太傷人了,他都不曾喊她,說一句安慰的話。

「是大哥嗎?」她低低地開口,豎起耳朵聽著,喬謹言屏住了呼吸,沒有動,他動不了,看著喬鎖站起身來,有些摸索地朝他走過來。

心臟似乎停止了跳動,如果阿鎖摸到了他,他該怎麼辦?無數的念頭在喬謹言的腦中閃過,他看著喬鎖摸索地順著他的方向走來,纖細的指尖就快要碰觸到他的面容,他心一軟,眉眼透出幾分的傷感來,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

喬鎖的身子猛然僵住,停了下來,她轉身摸索著朝著客廳走去,她走的很穩,能準確地避開那些花盆進客廳。

喬謹言跟在她身後進去,見喬鎖上了二樓,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喬謹言落寞地站在樓梯的扶手處,聽著關門的聲音這才緩緩地舒了一口氣。她沒有發現他,他內心不知道是歡喜還是悲傷,只覺得就這樣吧,於他們都好。

喬臻出來見喬謹言站在樓梯間不說話,他那個朋友徑自在院子里東張西望,有些煩躁地坐在沙發上,問道:「阿鎖上樓了嗎?」

喬謹言點頭,「嗯」了一聲。

「她的病情怎麼樣?」喬謹言淡淡地問道。

「查不出病因,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長此下去會一點東西都看不見,只能移植眼角膜,不過這東西奇缺,我們還在等。」喬臻不耐煩地說道,「你可以回去了,把喬安留下來就好,她要是知道喬安回來了肯定高興。」

喬謹言輕輕地咳了兩聲,低低地說道:「眼角膜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Vincent聽見他咳嗽,走進來,說道:「Gavin,你該去休息吃藥了。」

喬謹言朝著他點頭,說道:「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

他看向喬臻,淡淡地說道:「阿鎖就擺脫你照顧了,有事情給我打電話,這一段時間我都會留在國內。」

喬臻朝著他點頭,示意他快些走。

喬謹言走後沒有多久,夏侯就風風火火地來了,一進來就問道:「喬謹言人呢?」

「剛走。」

夏侯挫敗地低咒了一聲,說道:「糟了,我還有事情沒跟他說呢。」

喬臻一把揪過他,說道:「你TM的快跟我說,你跟喬謹言到底瞞了我什麼事情。」

「小鎖呢?」夏侯四處瞅瞅見喬鎖不在,這才拍開了喬臻的手,臉色有些嚴肅地說道,「這事反正你遲早都得知道,喬謹言一直想撮合我和小鎖來著,想讓小鎖嫁進夏家,這樣子以後也算是有我照顧,不會再顛沛流離,可我來不及告訴他,小鎖跟我解除婚約了,這事成不了。」

喬臻聽得一頭霧水,冷笑道:「他什麼時候關心起你們兩的事情來了?小鎖嫁誰他管得著嗎?」

喬臻隨即察覺到不對,非常的不對勁,喬謹言今兒回來到處都不對勁,太沉默了,表情也不對。

「他是不是想起什麼來了?可這也不對呀,要是想起來了還撮合你和小鎖?」喬臻自我否決。

夏侯苦笑了一聲,有些嘆氣地說道:「喬謹言一開始車禍是失憶來著,可身體恢復后慢慢地也就想起了過去的事情,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事情,他車禍后心臟病發,醫生說活不過三年了。」

喬臻只覺得是五雷轟頂,有些不可置信地站起身來,直覺地搖頭說道:「這不可能,他身體一直很好。」

「顧家有家族遺傳的心臟病,這也是顧家人丁單薄的原因之一,上一代是顧妍,這一代就是喬謹言,只是他多年來都沒有說而已。」夏侯低低地嘆氣道,「那場車禍引發了他多年的頑疾。他的病情來勢兇猛,不能大悲大喜,這才托我照顧小鎖,這一次他去瑞士就是去治病的,若是治不好就」

夏侯沒有繼續說下去。鐵定是希望渺茫的,否則喬謹言不可能捨得把喬鎖託付給他。

喬臻站在原地沒有說話,有些難以消受這個消息,他頓了半天才問道:「所以喬謹言是記得一切的,他假裝失憶托你照顧小鎖,打算自己一個人走的遠遠的,病死他鄉是吧?」

喬臻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莫怪他的臉色很差,那個洋鬼子又一直叮囑他應該去休息吃藥了,原來是真的得了不治之病。當年顧妍就是死於心臟病的。

「這事你別告訴小鎖,我怕她承受不住,況且現在她眼睛不好了,就更不能說了。」夏侯叮囑道,「我等一會去顧家找喬謹言,商量怎麼救治小鎖的眼睛。」

喬臻點了點頭,他一時之間腦袋有些亂,現在這兩人傷的傷、病的病,他是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的了。

「你去吧,不管怎麼樣,先救一個算一個。」喬臻有些嘆氣,感覺生死無常,頗有些荒涼之感。

夏侯點頭,去顧家找喬謹言。

喬臻一人坐在客廳內努力消化著這個消息,然後才想起去看喬鎖。

喬鎖回到房間后就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聽著窗外的動靜,沉默不語。他來了,她感受到了他的氣息,那樣的濃郁融入骨髓的味道,他不用說一句話她都能感受到,她原本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臉,想知道這幾個月他有沒有瘦,有沒有黑,可是就要碰觸到的時候,她聽到了他無奈的嘆息聲,突然之間就再也無法前進一步了。

她有些踉踉蹌蹌地轉身,依舊是緩慢地摸索地走進屋子,她一直渴望他能喊她一句,只要一句,她便能原諒之前所有的一切,和他永遠不分開,可是沒有,他只是那樣沉默地看著她不說話,看著她上樓,看著她離開。

她自嘲一笑,這才是喬謹言呀,這些年他總是默默地一人承受著所有的一切,將她庇護在他的羽翼之下,若是之前的喬鎖定然是糊塗不知曉的,可是她長大了,經歷了這麼多,慢慢開始便老了,如何能不知道他的心意,如何不了解他。

她只是默默地接受著這一切,等他回頭牽著她一切走罷了,可是他告訴她,不要等了。

那樣傻的大哥、讓人又愛又恨的大哥。她等他這些年已經等習慣了,如何不要再等。

他不想她擔心,假裝失憶,她便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在顧家分離的那一晚,她看見他的臉色了,看見他的痛苦了,他的表情再冷酷,眼裡堆積的都是哀傷。

他們愛了十二年,再也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彼此了,可惜那麼多的歲月都在彼此所謂的保護中浪費了。她只是如他所願地離開了,只是可惜的是,她不能如他所願地嫁給別的男人,因為她這輩子最大的奢望便是成為喬謹言的妻子。

他愛她,唯有生死才能分開他們,他做事都是有原因的,定然是發生了無法克服的苦難,他才會放開她的手。

所以她不過是在等,等命運的那一刻,雙目失明的那一瞬間,她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釋然和輕鬆,真好,不用看這個世界,那麼也就不用目睹生離死別。

「小鎖,你睡了嗎?」喬臻來敲門。

喬鎖的思緒被拉回來,她站起身來,摸索著去開門,喬臻站在門外,見她沒睡,說道:「我就上來看看你,你早些睡吧。」

喬鎖點頭,低低地問道:「夏侯走了嗎?」

喬臻楞了一下,說道:「走了。」

喬鎖點頭,欲言又止,許久,才淡淡地說道:「大哥回來了嗎?」

喬臻見她突然之間問道喬謹言的事情,心裡一慌,無措地說道:「回,沒,沒回來。」

喬鎖沉默了一下,說道:「我睡了。」

她關上門,低低地嘆息。

隨後的幾天是各種的眼部檢查。

喬鎖得知喬安回來后,心情好很多,時常跟喬安黏在一起,母女兩一起說話、吃飯、散步、玩耍,喬安的個子又長高了,見喬鎖眼睛不好使了,便寸步不離地陪在她身邊,牽著她走。

「鎖,你的眼睛什麼時候才能看見呢?」4歲的喬安早熟、聰慧、乖巧,已經懂得心疼人。

「也許,一輩子都看不見了。」喬鎖伸手摸著喬安的小臉蛋,可惜的是她不能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了。

「那我要一輩子牽著鎖走路。」喬安糯糯地說道,伸手緊緊地抱住了喬鎖的脖子,喬鎖微微一笑,親了親她的小臉蛋。

數日後的黃昏,五月漸漸走到尾聲,喬臻興沖沖地拿著一疊化驗單,跑來,說道:「小鎖,我們有眼角膜了,你做個手術就能看見了我們和喬安了。」

喬鎖聞言身子一震,許久沙啞地說道:「這麼快就有眼角膜了?」

喬臻的聲音有些底氣不足,躲躲閃閃地說道:「恩,剛好有人捐獻了眼角膜,我們還要去做一次會診,如果一切準備就緒,下周就開始動手術了。」

喬鎖點了點頭,突然之間伸手抱住了喬臻,低低地說道:「謝謝你,三哥。」

喬臻見她似乎有一絲的高興,也樂開了懷,說道:「我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源於對你的愛,希望能彌補當年的過錯。」

喬鎖見他說的惆悵,握住了他的手,說道:「我一直把你當做我的親哥哥。」

喬臻有些歡喜惆悵,眼裡含淚,笑道:「我也把你當做親妹妹。三哥結婚的那一天,你一定要出席,親眼看著三哥結婚好嗎?」

「好。」喬鎖淺笑。

晚上因為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喬家人心情極好,吩咐傭人加菜,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了一頓飯。

飯後,喬鎖幫助喬安洗澡,給她講睡美人的故事,喬安很是開心,聽到困的受不了的時候才親了親喬鎖,打著哈欠說道:「爸爸也經常給我講故事,我聽過這個故事,爸爸說鎖才是睡美人。」

喬鎖幫她蓋好被子,見她睡熟了,這才出了房間,摸索著上了二樓,進自己的房間。

她已經習慣了這樣黑的世界,熟悉地摸到了床,找到了電話,然後帶著電話進了浴室去放水。

她平靜地坐在浴缸里,按著手機上的快捷鍵,電話響了許久才通。

那邊沒有人說話,只有細細的呼吸聲,喬鎖躺下來將臉貼在冰涼的浴缸上,輕輕地喊道:「大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8章 我們各自安生(三)

91.44%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