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我們各自安生(四) (謝謝遺忘Angel打賞水晶鞋,慎入)

第179章 我們各自安生(四) (謝謝遺忘Angel打賞水晶鞋,慎入)

電話那頭,喬謹言沒有說話,不知該說什麼,他聽著阿鎖這樣柔軟的聲音便覺得是一種奢侈的幸福,原本該繼續冷漠的,他應該平淡無奇地問她有什麼事情再冷酷地掛掉電話,斷了她所有的念想,可是他無法控制自己,只想多聽著她的呼吸聲,靜靜地聽著她說話。-www.-

喬鎖見他沒有說話,也不在意,微微一笑,低低地說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過去的事情,才會給你打電話的,不會耽擱你很久的時候,十分鐘,也許五分鐘就夠了。」

她屏住呼吸,聽見喬謹言淡漠地應了一聲,這才淺淺一笑,有些傷感,她去摸放在一邊的水果刀,將電話放到一邊,將刀尖抵在纖細的手腕上,用力劃開,聽著血液汩汩往外流的聲音,她疼的身體有些戰慄。

喬鎖深呼吸,左手摸起電話,有些沙啞地歡喜地說道:「這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大哥,你知道我夢見了什麼嗎?」

喬謹言將手上的照片放下,他在整理喬安的照片,將它們都小心翼翼地收進鐵盒子里,走到窗前的椅子上,看著外面沉靜的夜色,低低地問道:「你做了什麼夢?」

「夢見那一年你去接我,我們都沒有回喬家,而是留在了小鎮上,一起讀書一起生活,後來我讀大學,你工作,我學了我最愛的繪畫,你每天努力工作,後來我們首付了一套很小的小公寓,每天省吃儉用存錢。你說等我的畫能賣到9塊錢了,我們就去結婚。」她低低地笑著,說道,「我就不停不停地畫,畫了好多畫,可是在夢裡我的畫一張都賣不出去,然後我就急了,把它們全部都賣給了學校的收廢品的,剛好夠了九塊錢。」

「然後呢?」喬謹言勾唇一笑,這樣的夢也就阿鎖能做的出來。

喬鎖靠在浴缸里,感覺腦袋有些暈,血液流淌的太快,她的身體開始慢慢地發冷。

她努力揚起一個笑容,有些悲傷地說道:「後來在驚蟄的時候,我們去登記結婚了,生了一個女孩,她一直叫我鎖。」

在夢裡,他們過得不富裕,但是很開心,一直相守到老。

「後來,小安長大了,我們都變老了,走不動了,你還一直牽著我的手。」她的聲音越來越有些力不從心,喬鎖感覺四面八方都是刺骨的黑暗和寒冷,想將她拖進深不見底的深淵。

她彷彿能看見了眼前的亮光,是迴光返照嗎?

她握緊電話,輕輕地無力地說道:「對不起,大哥,我一直是個懦弱的自私的決絕的人。」因為懦弱,她不願意做那個留下來承受痛苦的人,因為自私,她不願意考慮喬臻和喬安的感受,因為決絕,她義無反顧地給自己多年來的愛情劃下了一個終點。

這些年,喬謹言夠狠,可是最狠狠不過她喬鎖。她知道,三哥所說的眼角膜是大哥捐獻的,她打電話去問過醫院,根本就沒有人捐眼角膜,他連眼角膜都願意給她,定然是命不久矣,她都知道的,都明白。

電話滑進水中,無聲息地掛斷,她慘然一笑,也許這些年她不過是做了一場大夢,夢醒了,她還回到了江南小鎮,背著母親給她縫製的布包去上學,有驚蟄有細雨有潮濕的綠色苔蘚,沒有風塵僕僕趕去初見的喬謹言,他們終生都不會遇見,在各自的世界里生活著,各自安生、變老、慢慢死去。

這便是他們真實的生活寫照,終究是錯愛。

喬謹言嘴角邊的笑容僵硬住,他感覺到了不對勁,阿鎖不會打電話給他,更不會這樣平靜地說她做過的一個夢,那個夢是她幻想出來的吧?她想告訴他什麼?喬謹言握緊窗檯,臉色一點一點地變了,最後一句她想告訴他什麼?

他猛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不敢置信,他身子有些顫抖、刺骨地冰寒起來,他打電話過去,無法接通,喬謹言腦中一疼,幾乎疼的說不出話來。

他撥通了喬臻的電話,伸手按住了胸口,跌坐在地上,喬臻半夜接到電話很是火大,在電話里語氣不太好,許是想到了他是病人,隨即語氣好了幾分,不停地問他什麼事情,他想開口說話,可是越急越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胸口疼的厲害,他心中一涼,阿鎖定然是出事了。

喬臻得不到回應,咒罵了一聲,掛了電話。

喬謹言眼中的光芒破滅,雙手撐在地上,昏死過去。

喬臻掛了電話,咒罵了一聲,原本想繼續睡覺,突然之間覺得心裡慌得很。

喬謹言不可能無緣無故打電話給他,打通了又不說話,他不是那等無聊的人,定然是出了什麼事情。喬臻想到這裡渾身一激靈,冷了幾分,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出來打電話給顧柏林,好在阿鎖以前經常聯繫這小子,他在一邊敲著記下了這小子的電話。

喬謹言那邊肯定是出事了,那廝心臟有問題呢,別是突然休克了。

顧柏林接了電話,他來不及廢話,急急地說道:「你去看看你哥,是不是出事了。」

顧柏林這一驚,立馬醒了,蹬蹬蹬就跑上樓去。

喬臻鬆了一口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倒了一杯水,一咕嚕全都灌了下去,他坐了一會兒然後臉色變了,衝上了二樓去敲喬鎖的門,門沒有鎖,許是她忘記鎖了。

屋子裡一片黑暗,喬臻開了燈,見床上沒有人,刺鼻的血腥味彌散開來。

他手腳一涼,心慌的不行,摸到浴室里,看著喬鎖蜷縮著身體躺在浴缸里,雙眼閉眼、臉色蒼白如雪,浴缸里的水都被血染紅了。

血,好多的血。

喬臻雙眼被刺的生疼生疼,他衝上去按住喬鎖的手腕,將自己的衣服撕成長條緊緊地勒住她的傷口,抱她出浴缸,雙眼紅的嚇人,帶著哭腔喊道:「小鎖,小鎖,你別怕,三哥帶你去醫院。」

他走的跌跌撞撞,也不知道碰到了什麼瓷器,摔的粉粹,巨大的聲響驚得傭人都起來查看。

開車,打急救電話,喬臻顫抖地將油門踩到了底。

天,好像下雨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 我們各自安生(四) (謝謝遺忘Angel打賞水晶鞋,慎入)

91.98%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