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生活是猜不透的謎底(一)

第183章 生活是猜不透的謎底(一)

沉默,車子里很是沉默,只聽得見阿鎖低低的破碎的哭聲,喬謹言抱著她,兩人靠在一起沒有言語。(www.)

半生沉浮,再多的言語都是多餘。

喬謹言打開車門,拉著她下車,她擦著淚,低低地問道:「大哥,我們去哪裡?」

「去做我們遲到了很多年的事情。」喬謹言拉著她一邊走一邊淡笑地說道,他的聲音低沉暗啞如同上好的紅酒入杯的聲音,回味無窮,帶著不動聲色的柔軟。

喬鎖點頭,努力綻放一個笑容,她仰起頭,彷彿看見了漫天的陽光都碎成了星星點點落在眼睛里,她緊緊地握住他寬厚的大掌,跟著他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著。

他命不久矣,她看不見光明,可這一刻卻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大哥,一定要今天結婚嗎?我什麼都沒有準備。」她有些歡喜,有些忐忑不安,捏著自己衣服的邊角,她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模樣,也不知道自己穿的衣服是否喜慶合體。

喬謹言低低地點頭應了一聲,說道:「大哥等了好些年了,阿鎖,就今天吧。」

她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感覺這一生如浮萍無依,幸好還有他。

他們去的當地的民政局,民政局也有一些人在排隊登記結婚,喬臻和顧柏林先後送來了兩人的證件和照片,手續異常的順利,幾分鐘就辦理了下來。

從頭到尾,喬鎖都恍如做夢一般,直到喬臻抱著她,聲音哽咽地祝福道:「阿鎖,嫁人了,以後一定要學著怎麼做一個妻子,一定要幸福。」

她點頭,想要抱著喬臻,身子已經被喬謹言拉開了,喬謹言咳了一聲,有些不悅地說道:「雖然你是阿鎖的哥哥,不過還是男女有別的。」喬謹言可一直耿耿於懷,當年喬臻可是很愛阿鎖的,就算後來因為阿鎖入獄,他因為內疚和悔恨不敢去碰觸道德底線,但是喬謹言依舊有些心結在。

「恭喜你,大嫂。」顧柏林見木已成舟,這兩人峰迴路轉也算是認了,結婚吧,也不用稟告爺爺和母親了,他也算是看出來了,也沒有什麼能分開他們了。

喬謹言見她有些喜極而泣,低低地說道:「今兒一天可是哭了不少,都成了小花貓了。」

她破涕一笑,握住了喬謹言的手,跟著他回家。

一行人沒有去醫院,回的是喬家,顧柏林也跟著去了,喬臻打了電話給夏侯,說喬鎖結婚了,嚇得夏侯話都說不圓了,也甭管三七二十一,就說要拎酒過來。

幾個年輕人都聚在了喬家,很是熱鬧,又是說要喝酒又是要開局打麻將的,鬧得喬家熱鬧非凡,顧柏林回去接了喬燁和Vincent過來,喬臻喊了女朋友葉桑過來,就連夏侯都帶了一打酒來,頓時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

喬謹言被喬臻和夏侯拖去打麻將,他不能喝酒,這輸的酒便都被顧柏林代飲,顧柏林是一個人承受兩人的賭局,又是輸錢又是輸酒,苦不堪言,便踢著老哥的鞋,說道:「大哥,專點心吧,我都要被他們整死了,晚上再跟大嫂說悄悄話去。」

喬鎖被葉桑拉到一邊說的悄悄話去了,葉桑也快要嫁到喬家來,忙著跟喬鎖建立感情,對於這個圈子裡的事情也不太了解,便問著喬鎖。

喬鎖簡單地跟著她說了一些,葉桑也一知半解的,不知曉這屋子裡的坐的大約是北方這座城市有名的高門子弟了。

喬鎖聽著她說著自己跟喬臻的有些事情,淡笑不語,大部分傾聽,偶爾插上幾句話。

晚上也沒有出去瘋,就在喬家的院子里開了一桌席,一群人鬧得起來,由於喬謹言和喬鎖不能喝酒,這原本是要鬧這一對的,結果結婚的兩人沒倒,餘下的全都拼起酒來,喝的東倒西歪。

喬謹言也不管他們,吩咐傭人照看著,再照顧好喬燁和喬安兩個小不點,這才拉著喬鎖上樓去說著話。

分開這麼久再一起生活,尤其是眼睛看不見后,喬鎖有些不適應。

喬謹言幫她沐浴,洗髮再吹乾,見她不適應,有些低低地笑道:「你終究是要適應的,阿鎖,我們是夫妻。」

喬鎖點了點頭,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聽著他心臟的跳動聲,低低地說道:「大哥,我想陪你一起去治病。」

喬謹言沉默了一下,摸著她柔軟的細發,他原本是打算獨自一人跟著Vincent返回瑞士的,也沒有打算跟阿鎖結婚,生死由命的,不過如今走到了這一步,他卻不得不多思考一下,娶了她便要為她往後的一生負責。

喬謹言低低地說道:「好,不過你要答應我,有了合適的眼角膜就要進行手術,好嗎?」

喬鎖點頭,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伸手緊緊地抱著他的腰,和他緊緊相擁,這一夜她什麼都不想思考不想動,只想這樣子抱著他,感受著他的氣息和溫度,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兩人結婚的事情第二天便傳到了顧家去,顧家老爺子打電話讓喬謹言回去,加上喬鎖本身還要做有些準備,是以清早,喬謹言、顧柏林和Vincent便回了顧家。關於結婚關於喬謹言的病,他們都要回去處理。

喬臻送葉桑去上班,屋子裡只剩下夏侯一個。

夏侯酒喝多了,第二天早上起來洗了澡便清醒了,見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喬鎖坐在院子里吃早餐,喬鎖讓傭人添了碗筷給夏侯,兩人坐下來吃著早餐。

「昨天接到喬臻的電話時,我很為你們高興。」夏侯隨便吃了點東西,見喬鎖坐在院子里,氣色極好,心中是百感交集,沙啞地說道,「你終於如願以償了,小鎖。」

喬鎖淺淺一笑,她穿著香檳色的裙子,長發到了肩膀,用黑色的皮筋簡單的紮起來,臉上有些新婚的喜氣。

「夏侯,你也會有這麼一天的。」她平靜地說道。

「後面,你怎麼打算?」夏侯問道。

「我跟大哥說好了,陪他去瑞士治療,可能三年,也可能不回來了。」喬鎖低低地說道,是以如今顧家那邊是什麼態度她也不在乎了,等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她便陪著喬謹言離開,喬謹言的病若是治好了,他們也許還會回來,如果治不好,她帶著喬安大約也不會回到這個沒有他的城市了。

果真是這樣。夏侯點頭,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終究是要各自散的。

「我會去瑞士看你們和喬安。」他齜牙笑,「希望那時候我也能拖家帶口去了。」

喬鎖「撲哧」一笑,點頭,許久,才說道:「我等著你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3章 生活是猜不透的謎底(一)

94.12%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