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最初的我們,最後的結局(大結局)

第194章 最初的我們,最後的結局(大結局)

「叢山黯暗,我年華已逝,想林中次次春回,依然會有強健的你,挽我拾級而上,而月色如水,芳草凄迷。……www.……-驚蟄記於圖恩湖。」她放下手中的鋼筆,看著素白的本子上的字跡,合上本子,然後起身披上素色的披肩,走出屋子看喬安,喬安正跟鄰居家威廉夫人家金髮碧眼的小男孩在草地噴泉邊玩耍。

她穿著藍白色的條紋衛衣加裙子,剪著可愛的齊額短髮,雙眼烏黑髮亮,揚著小腦袋看著比她高半個頭的小威廉,奮力地用剛學會的英文跟小威廉說道:「doll,doll」

小威廉是不懂英文的,只會說法文,愣著頭,急了,手足無措地直著嗓子喊著媽媽:「媽媽,她說什麼我聽不懂。」

威廉太太隔著圍欄,喊道:「好好帶妹妹玩。」

喬安見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有些無奈了,踮起腳尖摸著小威廉的頭,笑眯眯地說道:「我說你像個洋娃娃」這回換成國語了,小威廉更聽不懂了,連蒙帶猜地跟著喬安雞同鴨講,兩人居然還玩到了一塊去。

喬鎖站在門邊,見狀淺淺一笑,她轉身進了屋子,站在陽台前的落地窗前,將頭抵在玻璃上,靜靜地看著外面阿爾卑斯山的積雪,有風從半開的陽台上吹過來,帶著春天泥土清香的氣息,藍天上白雲飄浮,草地上噴泉隨著音樂起舞,喬安和小威廉在興奮地尖叫,她的世界是一片原始森林般的寂靜。

她閉眼,感受著微風拂過發梢,爬上她眼角的笑紋。

人生幾多顛沛流離,幾多磨難悲歡,青澀的阿鎖,站在喬家院子凝望喬謹言的阿鎖,獨自背包哭著離開的阿鎖,生下喬安的阿鎖,等待喬謹言醒來的阿鎖,她低低嘆息,這一路走來,她還是原來的那個喬鎖,但是青春年華早已逝去,喬宅也許都結出了蜘蛛網了。陪伴在她身邊的始終只是大哥。

「在想什麼?」喬謹言從身後抱住她,在她耳邊低沉沙啞地問道。

他剛從外面的花房回來,身上還沾上了茶花的香氣。他最近一直在種植茶花。

「我在想談家院子里的葡萄架,到了夏天也許便能結出青澀的果子了。」她微笑,身體放鬆地靠在他的身上,她在想喬家那樣深掩的宅門,無論是貧窮破舊的談家院子還是豪門幽深的喬宅,於她而言都是生命的一段歷程,一段褪色的記憶,喬謹言醒后,她越發信佛,感覺世間因果,處處輪迴。

「那等夏天的時候我們回去看看。」喬謹言淺笑,深深地吸一口氣,將她緊緊抱在自己懷裡,聞著她發間的清香。他的鎖,越發的素凈溫柔,像一朵暗夜下滋然綻放的月下花。他曾經是那樣的害怕,害怕丟下了她和小安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大哥,Vincent說你的身體要好好休養,定期檢查,不能舟車勞累。」喬鎖偏頭,看向他,喬謹言見她目光盈盈,小臉沐浴在天光中如同少女一般泛著瑩潤的光澤,情難自已,將她所有的話語都吞了下午,深深地吻住她。

喬鎖臉微微一紅,然後轉身伸手抱住了他。

大哥似乎有些不一樣了。自從他醒來,變得比以前熱情的多,有時候甚至都有些不分場合,看著她便吻了上來,夜間雖然克制,但是

喬鎖有些胡思亂想,她有些擔心他的身體,只是看樣子恢復的不錯,Vincent說休養的好,可以延長三十年的壽命。

三十年,足夠了。

「我們夏天回去,那時候喬臻的孩子已經出世了,而且我聽說夏侯貌似也要訂婚了。」喬謹言結束這個深吻,低低笑道,目光幽深幽深,終於都塵埃落定的樣子,這樣子他也不用擔心那些漢子閑來無事找阿鎖聊天,霸佔屬於他們的時間。

喬鎖聞言目光一亮,夏侯也要訂婚了呀。

「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姑娘嗎?」喬鎖問道。

喬謹言見她這樣子好奇,有些醋意橫生,他還是不願意提起那個男人呀,夏侯當初可是險些娶了阿鎖的。

阿鎖對他也很是信任,那廝不就是得不到整天跑到阿鎖面前噓寒問暖嗎?

「據說是夏家老爺子給他訂的親,對方很是個性。」喬謹言有些含蓄地說道,所謂的個性真的是修飾過的言語了,按照顧柏林的說法,是鬧得滿城風雨,他在一邊樂呵呵地看戲,最近夏家那位風頭正盛呢。

「站的累嗎?」喬謹言抱她坐在沙發上,喬鎖縮在他懷裡,目光清亮柔得能滴出水來,搖頭笑道:「我們夏天的時候回去看看他們吧。」

喬謹言目光一深,點頭道:「也好。」

他伸手纏繞著她長長的青絲,然後扶住她的腰,吻了上去,沒有任何徵兆,不容反抗。

盛夏七月,喬臻的小公子滿月,喬謹言帶著喬鎖、小喬安回國探親。

因為事先沒有通知眾人,只顧柏林一人來接機。

顧柏林站在人來人往的大廳內,有些百無聊奈地等著,遠遠的便看見人群里鶴立雞群的喬謹言,他和喬鎖一左一右牽著小喬安,喬安看見他,有些興奮地喊道:「小叔叔,我們在這裡。」

她長得飛快,穿著淑女裙子,背著小包,眉眼晶亮地沖著他笑。

這小不點居然長這麼高了。顧柏林頗有些驚喜意外,見大哥氣色也極好,喬鎖似乎也不似之前那般涼薄,心中的大石總算是放下了。大哥做手時,喬鎖誰都沒有說,還是他打電話找大哥時知道的,他飛了瑞士,看見安靜守在一邊的喬鎖。

那時候他以為喬鎖定然是崩潰的,可去時他才發現這個涼薄的女子很是平靜,照顧喬安,守著大哥,看見他時,還會微笑,淡淡地說道:「你來了,你跟他說說話吧,他都能聽見的。」

那時候也只有喬鎖一直堅信大哥不會丟下她們,堅信他一定會醒過來。

顧柏林笑著迎上去,抱起小喬安,喬安開心地笑起來,喬鎖帶著喬安去拿行李箱,讓他們兄弟兩說說話。

「我以為你不會帶大嫂回來了。」顧柏林看見喬謹言有些激動,依照大哥的保護欲,應該是將喬鎖和喬安一直養在瑞士,遠離過去的傷痛和世俗的目光。

「阿鎖想回來看看,她是個念舊長情的人。」喬謹言淡淡笑道,手術后他恢復的極好,整個人也不似以前那樣冷漠,果真人有了愛有了溫暖整個人都會被融化。

「既然回來了,就回家看看吧,我沒有告訴爺爺和母親,不過他們都很想你。」顧柏林說道。

喬謹言沉默,問道:「母親的病好些了沒?」

他第一考慮的還是阿鎖,倘若母親還是不能接受喬鎖,他也不能帶喬鎖回顧家,歷經生死之後,早已看透,有些事情終究是兩難全的,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阿鎖,如今她也只有他了。

「不好不壞。」顧柏林說道,「因為母親對治療很是抗拒,老醫生介紹我們去進行心理治療,對母親進行了催眠療法,她現在忘記了一些事情。」

顧柏林嘆息,母親有時候還會把他當做大哥,他和爺爺說了母親的情況,暫時不讓母親接觸任何的工作,讓她休養。

「我先送阿鎖回喬家,然後和你回去看看爺爺和母親。」喬謹言沉吟了一下,說道。

這樣也好,畢竟母親的病情不太穩定,還是等以後穩定了再帶喬鎖回顧家。顧柏林點頭,看著喬鎖推著行禮車過來,小喬安在一邊笑眯眯地跟著,頓時感慨道:「大哥,你堅持了這些年也許是對的,你手術昏迷那會兒,我去看你,她一直守在你的病床前,不離不棄。」

喬謹言聞言,淺淺一笑,看向喬鎖,目光柔情白轉,許久,說道:「我說過,她是一個長情的人。」

喬謹言送喬鎖和喬安回了喬家,然後回顧家。

喬宅還是以前的模樣,因為一直緊鎖沒有人住的緣故,屋子有了一絲的破舊感,院子里的草坪沒有人打理也有了一絲的蕭瑟,牆角結滿了蜘蛛網。

喬鎖帶著喬安開了鐵門的鎖,走進去。

喬安有些不解,清脆地問道:「鎖,這裡為什麼和以前不一樣了?」

「因為我們都不住在這裡了。」喬鎖低低地嘆息,說道。

「那沒有人願意住在這裡嗎?」喬安揚著小腦袋,可愛地問道。

喬鎖點頭,這裡曾經承載了太多的東西,所以落敗后沒有人願意住在這裡了,她走後,喬臻也沒有回來過,他們都任著喬宅慢慢地變老,變舊,慢慢地變成他們記憶里灰白的過去。

喬鎖將喬宅的門打開通著風,帶著喬安坐在院子的椅子上。

喬安在院子里跑來跑去,四處瞅著,然後一眼便看見從外急急趕回來的喬臻。

「小舅舅」她屁顛屁顛地跑過去,賣萌。

喬臻是臨時接到喬謹言電話的,什麼都來不及多想便開車來喬宅,他心中急切慌亂,站在喬宅前,看見可愛的小喬安,看見坐在院子里淺笑的喬鎖,腦中一懵,這才有了一絲的真實感,站在鐵門前,不敢動彈,小鎖真的回來了。

「你怎麼不進去坐?」喬臻將賣萌的小不點抱起來,走向喬鎖,笑容滿面地說道。

喬鎖深深一笑,聞著空氣中久違的味道,低低地笑道:「有些害怕,這個宅子里的記憶太多了,過了這些年我倒是不敢進去了。」

喬臻坐在她對面,斂眉,俊美一笑,說:「你說出了我的心聲,你離開后,我像是對這裡生出了一絲的抗拒和恐怖,不曾回來過。」

喬鎖看著他溫潤一笑,那是因為他們最美好的時光都在這裡,最懷念的青春和純真的愛情都埋葬在了這裡,因為太在乎所以不敢靠近。

「我剛聽喬謹言說你們回來了,他怎麼將你和喬安丟在這裡?」喬臻有些憤憤不平。

「他回顧家看看,我和小安在這裡等他。」喬鎖淺笑,大哥果真是不放心她們的,轉身便給三哥打了電話。

「這些日子過的好嗎?」喬臻問道。

喬鎖點頭,她過的很好,前所未有的好,大哥幾乎將所有美好的一切都給了她。這一切都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喬臻眼中閃過一絲的黯淡和歡喜,他也看出來了,喬謹言對她是真的好。

「三哥,你過的好嗎?」

「恩,還不錯,你不用記掛。」喬臻笑道,「你們是趕在喬熙滿月酒的時候回來的吧?來,晚上誰都逃不掉,一醉方休。」

這樣豪氣的三哥,喬鎖抿嘴笑著。

「對了,我聽說夏侯要訂婚了。」

喬臻聞言,哈哈笑起來,歡樂地說道:「那貨被逼得不行了,對方家世地位不比他差,長相又好,他現在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呢。晚上我喊他和他媳婦出來,你看見就知道了。」

喬鎖點頭笑著,兄妹兩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喬謹言在傍晚時分趕了回來,一行人轉移陣地去了喬臻那裡。他在私家菜館定了一桌子酒席,因為是私人小聚,葉桑和孩子都沒有來湊熱鬧。

喬鎖帶著喬安先去喬臻那裡看了看孩子,晚上大人聚會,喬安這個小拖油瓶也被無情地撇在了喬臻家裡,跟剛滿月的弟弟玩耍。

晚上一行人坐在私家菜館里,開了兩箱子的烈酒。這地方算是帝都圈內有名的私人聚會的地,喬謹言和顧柏林到了之後便遇見了不少圈內人,大家都有些驚喜借著機會攀交起來。喬臻是主場,顧家是客場,許是高興,喬臻把一些交情不錯的都喊上了,這些哥們出門都是帶著女伴的,也算是正規的女朋友,也不是那種在外包養的小情人,這吃飯帶人也是要看地方的,一時之間大家便拼桌子拼包間坐在了一起。

喬謹言走到哪裡都是沉默寡言的,偏偏生的又極英俊,力壓全場,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他全程只照顧著喬鎖,其他的都丟給顧柏林去應對。

顧柏林接手顧家的事業后,作風和以往大不相同,顧家也漸漸從低調保守的怪圈中走出來,是以這廝在圈內的人氣是極高的。

夏侯和他媳婦是最後來的,喬鎖見他兩進來時,只覺得眼前一亮,夏侯原本便是長了一副好皮相,跟他一起進來的姑娘也是美艷逼人,像是一團烈火,事實上風姿的脾氣和她的美貌是成正比的。

夏侯見了喬鎖,眼前一亮,進門來,歡喜地說道:「小鎖,你回來了?」

「你就是喬鎖?」夏侯身後的美艷姑娘推開他,目光有些咄咄逼人地站在了喬鎖面前,沖著她一笑,伸手說道,「你好,我是風姿,我一直聽夏侯提起你,說你是世上最美好的姑娘,今天終於見到本人了。」

喬鎖站起身來,淡淡一笑,道:「你好,我是喬鎖。」

除此再不多說一句話。

「風姿,你又發什麼瘋,我跟喬鎖認識很多年了。」夏侯不耐煩地說道。

風姿瞥了他一眼,說道:「你沒見我跟喬鎖聊天,你們哥們去喝酒,我們姐們說悄悄話。」

「你可在喬鎖面前瞎說。」夏侯嘀咕道,兩人就跟個冤家似的。

「這個是女追男,女霸王硬上弓。」顧柏林和喬謹言坐她邊上,離喬鎖近,見她有些迷糊,悄悄地解釋,「這事轟動著呢,滿城都知道夏侯被風家的女兒定下了。」

底下人都悶聲笑起來。

昔年為非作歹的夏侯也有今日,被一個漂亮的妞壓得直不起腰來。

喬鎖聞言也是莞爾,風姿確實長得很美艷,性格也直爽的很,這兩人要是相處起來,大約會火爆的很吧。

她尋思時,手被人握住,她偏過臉去看向喬謹言,淺淺一笑,喬謹言目光幽深,薄唇勾起了一個弧度,秒殺全場。

人都到齊了,自然就吃吃喝喝,拼起酒來。

喬謹言因為身體緣故是不喝酒的,姑娘們也不喝酒,就一群爺們在拼酒。

酒過三巡,喬臻被灌的不行,借口跑出來吐,喬鎖出了包廂,等著他回來。

喬臻酒量還是可以的,跑出來不過是做做樣子裝給裡面的人看,見喬鎖也跟著出來了,問道:「小鎖,你怎麼出來了。」

「我忘記了問你,你知道母親和喬思過的怎麼樣嗎?」她躊躇許久還是問了出來。回來的急,有些事情沒有來得及問。

喬東南一直在獄中,喬煜也生活的不錯,喬家跟她有關聯的只剩下薛梅和喬思了。總是要問過了才能心安。

喬臻楞了一下,這些喬謹言定然是知道的,只是他從來不提,顯然是不希望喬鎖跟她們再有來往。

「喬思嫁人了,你也知道她那個驕縱性子,能嫁掉就不錯了,對方算是中等家庭,有點小錢,她的事情你也別管了,各人有各人的命。伯母是一直跟著喬思的,你也別擔心,伯母那腦袋瓜子比你們靈活是斷然不會讓自己吃苦的。」喬臻說道,提到薛梅和喬思兩母女還是有些不屑的。那兩人如今也不算是過的好或者不好,人的命運跟性格有關的,倘若不是看在顧喬兩家的面子上,那兩位也不能安然混到如今。

喬鎖聽他這樣說來,也不知是感慨多一些還是悲傷多一些,淡淡地說道:「我也只是隨口一問,有些人之間的緣分是極其淺薄的,我是知曉的。」

「小鎖,你跟著喬謹言好好過日子,過去的事情和人都不要去管了。」喬臻嘆氣道。

他看向包廂的方向,喬謹言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出來,站在窗下,靜靜地等著,許是見喬鎖出來,有些不放心。

「我先回去了。」喬臻說道,走向包廂,見喬謹言走過來,英俊的面容沉靜如水,擦肩而過時,他終於沒有忍住,低低地說道,「她苦了這些年,記得要給她幸福。」

喬謹言淡笑,矜貴地說道:「謝謝。」他沒有承諾任何,因為那不需要承諾,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喬臻回頭看了兩人一眼,見他們兩握手相視一笑,內心有些酸澀轉過身去,這樣很好,大家都走著自己既定的道路吧,這一生也就這樣了。

包間內,夏侯站在窗前看著喬臻黯淡轉身,看著那兩人手牽手站在院子的昏黃燈火下,男的英俊,女的嬌柔,一對璧人,內心惆悵起來。喬謹言終究是那個幸運的人,他從年少時就為了得到阿鎖,多年努力,如今終於如願以償了。

他不過是遲在了時間上。

風姿走到他身邊,說道:「她都嫁人了,你還放心不下呢,我看喬謹言是天底下難得的好男人,不比你差。」

夏侯聞言,不爽了,說道:「那你怎麼不去追喬謹言?」

風姿妖嬈地笑起來,攬住他的胳膊,開心地說道:「原來你喜歡我,不然你怎麼會吃醋呢。」

夏侯一臉黑線。

「我說你們要恩愛回去,這裡是拼酒的地方,來兩個人,拉他去喝酒。」喬臻一進來便撞見這兩人卿卿我我的模樣,頓時鄙夷了。

眾人鬨笑,將夏侯和喬臻一把拉了過去,繼續拼酒,屋子裡開始了新一輪的熱鬧。

喬謹言聽著屋子裡的笑聲,握緊喬鎖的手,拉著她走出了古色古香的院子,站在門外。

「我記得我來過這裡。」喬鎖和他站在門外看著天上的冷月,突然笑道,「那年我跟夏侯打算結婚,就是在這裡見家長的,喬家和夏家大家長見面,你也在。」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喬謹言想起來,那個時候,他嫉妒的要命,偏偏還要裝一副冷靜淡漠的樣子,天知道他多想揍那小子一頓,把阿鎖搶回家去。

「我也記得。」喬謹言淡笑,伸手攬住她,緊緊地,不想鬆開。物是人非,一眨眼過去了那麼多年了。

他開口,聲音低沉柔軟,滿是情意:「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你剪著齊耳的短髮,雙眼烏黑髮亮,看的我心微微潮濕,那時我想,這個小姑娘長得真是,惹人憐。」

喬鎖淺笑,那年初見,細雨蒙蒙,他風姿卓絕,站在潮濕長滿綠色苔蘚的牆邊,她還年少青澀,背包跳過坑坑窪窪的水坑。那時他們都不曾想到,這一趟風塵僕僕的相遇,牽扯出了往後多年的悲歡離合。

「大哥,以後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

「恩愛的樣子。」

也許一天我們會遺忘,會老去,會淹沒在紅塵滾滾中,可是屬於那個時代的青春和愛情永不會死去。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4章 最初的我們,最後的結局(大結局)

100%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