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三)

第23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三)

喬建不認識夏侯,加上喬家這幾年在帝都風生水起,連帶的很是囂張跋扈,見狀走進來,捋了一下衣袖,走上前去,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兄弟混那條道上的,報上名來。」

這廝還不是蠢得無藥可救,知道提前問上一問。

夏侯淺笑,他笑起來總有一股難言的韻味,很是風流瀟洒,惹來在座的姑娘們很是芳心蕩漾。

「我不混道上很多年,老胳膊老腿的混不起了。不過四少要是想折騰出什麼新聞來,也是可以奉陪的。我記得你父親最近在競選那個什麼」夏侯笑而不語,慢條斯理地解開了袖扣。

喬建臉色一變,突然想起自己老子最近是處在風尖浪口上,但是今日不出這口氣,只怕他在這一帶以後也沒臉面混下去了,頓時冷笑道:「小爺也不與你為難,今兒這房間里的姑娘留下,一應的酒水都算在爺的頭上。」

喬建話音未落便看見了從沙發陰影處站出來的喬鎖,她早先一直不吭聲,加上環境吵鬧,是以喬建一直沒注意到她,這一見頓時臉色大變。她,她怎麼在這裡?

喬鎖上前來,拿起桌子上未開封的酒瓶,直接敲碎瓶口,遞給喬建,淺淺一笑,帶著一絲狠意說道:「鬧吧,等上了頭條,我好給你收屍。」

娘的,喬建低咒了一聲,看著有些不太正常的喬鎖,覺得今兒是衰得可以。他最怕的就是這樣面無表情的喬鎖,都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可是還有大好前途的,跟這娘們耗不起。喬建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那裡至今還留有一道傷疤,就是當年喬鎖懷疑是他跑去告密她懷了野種,二話不說咬掉了他胳膊上一塊肉,那個疼的,想想至今都還瘮的慌。

坑爹的是,他當年雖然恨這女的,可壓根就不知道她懷了野種的事情,白白背了這些年的黑鍋。

「你怎麼在這裡?」喬建問了一聲,要是他在這裡鬧事,喬鎖定然會火上澆油將事情鬧大,還附帶證據將這事捅出去。

「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喬鎖冷笑。

眾人見這兩人是認識的,經理連忙上前來打圓場,說道:「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喬鎖看著這一屋子烏煙瘴氣的,加上不想對著喬建那張令人厭惡的臉,轉身一聲不哼就走。

她擠過人群,出了夜店,站在一邊的招牌燈下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夏侯也很快出來,見她沒有走遠,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走,送你回家。」

「這便是你說的好地方,帶我來看喬家四少平日里囂張跋扈的生活?」喬鎖看向他,淡淡地問道。

「你很討厭這個人?不僅僅因為他和你錯位的人生吧。」夏侯目光有些犀利。

對,她討厭那個人,如果不是他,她不可能失去自己的孩子。喬鎖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情緒,垂下眼,在夜店包間裡面的狠意和冷漠盡數褪去,露出一絲的寡淡之色。她不僅恨喬建,還恨著整個喬家。

「想要抓住一個人的把柄和痛處,就要融入他的生活,我不覺得喬家這位少爺是個聰明謹慎的人。」

「喬鎖,你是一個處在灰色地帶的女人。」夏侯突然出聲說道,「這些年,你有沒有試著去相信一個人或者去依賴他?」

喬鎖有些失笑,許久,說道:「夏先生,這與你何干,我記得我們認識不過短短數日。」

夏侯看著她蒼白的小臉,以及有些寂寥的神情,寬厚的大掌揉了揉她的發,沉沉地笑道:「往後你會習慣依賴我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三)

12.3%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