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七)

第27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七)

喬東南回來時,薛梅難得地上樓來敲門。

喬鎖正在調查喬家的諸多事情,聽到敲門聲連忙把相關的資料收起來,打開門。

薛梅站在門外,努力擠出一抹笑,笑道:「小鎖,你爸回來了,趕快去換件衣裳下來,記得穿好看點。」

喬東南回來了?喬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麻質的長布裙,她夏季喜歡穿舒服透氣的布料,顏色多是灰藍淺白。

「我馬上下來。」喬鎖點了點頭,說道。

「小鎖,在喬家我們都是看你爸的臉色,記得不要忤逆你爸。」薛梅交代道。

喬鎖目光一暗,沒有說話,她去浴室洗了洗臉,讓自己清醒一些然後下樓。

樓下一片歡聲笑語,喬鎖下樓,發現喬東南、喬謹言還有薛梅都坐在客廳內,客廳內有一個中年男子,正跟喬東南說的很是投機。

喬謹言抬眼看見她下來,目光有些冷厲,也許是回來的這幾日,她處處跟喬謹言作對,惹得他很是不耐煩,喬鎖也沒有在意。

她走下樓來,很是疏離客氣地喊了一聲:「爸,媽。」

喬東南今年已經年過五十,正是仕途上最蒸蒸日上的黃金時期,常年的官僚作風讓他看起來並不那麼與人親近,見喬鎖下樓來,認了數秒鐘才認出喬鎖,連忙招手說道:「小四來了啊,來,快來見過李先生。」

那中年男子連忙站起身來,打量著喬鎖,目光有些驚艷。這般年輕素凈的花樣女子。

喬鎖是何等敏感,見喬東南如今這熱絡勁便心生怪異,只淡漠地朝着那人點了點頭。

「李部長很是年輕有為,你爸在李部長這個年紀那還是啃著祖上的家業呢。」喬東南笑道,示意薛梅拉着喬鎖坐到了那所謂的李部長身邊。

喬鎖突然覺得有些反胃,這個男人快40了吧,她唇角露出一絲的譏笑,目光雪亮地看向那個中年男子。

「喬小姐也很是出色。」那李部長對喬鎖很是滿意,面帶春風,這一說喬家人頓時都心跟明鏡似得。喬東南哈哈大笑,當着喬鎖的面貌似就將這事定了。

「不知喬小姐是哪所大學畢業的?」李部長恭維道,「我看應該是藝術類的才女吧。」

喬鎖聞言這才露出一個笑容,淡淡笑道:「我在奧克蘭大學,不過幾乎年年掛科,學校因為我抽煙喝酒鬧事吸毒,所以勒令我退學。」

她笑的很是意味深長,喬家人見她這般說來,臉色一變,她退學的事情家裏人哪個也是不知曉的,這幾年幾乎是放養的狀態,倘若不是喬臻車禍,喬鎖回國,估計喬東南都會忘記這個女兒了。

可如今既然回來了,自然要為家族做點貢獻的。

那李部長有些錯愕,而喬東南已經綁着臉,警告道:「小四,怎麼說話的?」

喬鎖面不改色,站起身來,坐到了另一面喬謹言的身邊,伸手攬住了喬謹言的胳膊,很是天真得意地笑道:「這事大哥是知道的,大哥說隨我高興。」

喬謹言一直只是坐在那裏,沒有說話,表情不疏遠亦不親近,喬鎖的手攬住他的胳膊時,他才有了一絲的反應。

喬謹言微微凝目,看向喬鎖,她的手抓的他很是用力,明明是笑着說話,眼裏的寒意卻那般深濃,喬謹言看向對面那個年近40,離異有孩子,有着地中海髮型的中年男子,再看向喬鎖,她小臉冰冷,明明是花樣的年紀,眼中卻有些破碎的絕望和細小的哀傷。

喬謹言慢條斯理地開口,說道:「小鎖年紀還小,不懂事,不過女孩子讀多少書無所謂,只要心思純凈。」

那李部長反應過來,不時地點頭,很是刻意地說道:「喬先生說的對。」

喬鎖的心一涼,看向喬謹言,好一個賣女求榮的喬家,她猛然站起身來,渾身顫抖。

喬謹言攫住她的手,淡漠地開口:「阿鎖,去哪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七)

14.44%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