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

第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

喬鎖醒來,頓了半秒鐘才看清眼前的喬謹言,他一身考究的手工西裝,居高臨下地看着她,薄唇閃過一絲的譏笑。

「阿鎖,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做這樣愚蠢的事情。」他的聲音透出一絲的失望,淡漠地轉身,讓身後的天光照亮喬鎖蒼白無血色的面容。

「這是哪裏?」喬鎖看着陌生的房間,下意識地問道。

「酒店。」喬謹言走到套房的窗戶前,看着高樓之下車水馬龍的喧囂之景,嘴唇扯出一個涼薄的笑意,「阿鎖,你忘了,今天我結婚。」

喬鎖猛然記起,她要開車和喬謹言同歸於盡的,她從沙發上跳起來,渾身不斷地發抖,悲愴地說道:「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喬謹言轉過身來,冷笑了一聲,說道:「是你開車想要撞死我和婉兒吧,我如何對你?原本沒打算讓你來參加我的婚禮,既然來了,就一併參加吧。」

喬鎖渾身戰慄,她感覺有些暈,無所適從地尋找著套間內的事物,想要尋找一些來撐住她不要倒下。為什麼會這樣?

她戚戚地看見喬謹言,嗚咽道:「大哥」

大哥,她如今倒還記得他是她的大哥。喬謹言心中也不知怎麼的生出了一絲的怒氣,猛然攫住她的手腕,逼近她,低低地一字一頓地說道:「阿鎖,你喊的對,你記住了,我是你大哥,往後都這樣喊著吧。」

喬鎖猛然睜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他,她奮力掙扎,喬謹言的手如同鋼鐵般捏的她生疼,喬鎖也不知道從哪裏生出一絲的狠勁,低頭張口咬住了喬謹言的虎口,她那般恨,咬的那般用力,眼淚滴落下來。

「阿鎖,乖,放開」喬謹言語氣放輕柔,臉色卻比夜色更為的陰沉,他用力拖開喬鎖,起身去找醫藥箱,酒店套間哪裏來的醫藥箱,喬謹言一言不發地扯了塊毛巾裹住了血流不止的手掌,然後一腳揣在套房的門上,拉開門大聲喊道,「John,去找化妝師來。」

特助被屋內那巨大的踹門聲驚得一愣,看也不敢看,立刻去找化妝師。

喬謹言重新將門摔上,胡亂地將手上的血跡擦乾,見喬鎖如同被嚇壞的孩子一般坐在地上,目光悲戚,不覺冷笑了一聲,站在她面前,說道:「阿鎖,別鬧了,別再這般荒唐無理取鬧了。你該明白,這一切都於事無補。」

於事無補?喬鎖抬起頭,看着他無懈可擊的英俊外表,低低笑起來,有些輕忽地說道:「剛剛,我夢見那個孩子了,他一直哭着喊我媽媽,是我荒唐嗎?可我總還記得當年你接我回喬家時的模樣,如果是我荒唐無稽,那麼這些年你喬謹言做的又是何等禽獸不如的事情?」

她的目光透出一絲的火光來,為什麼要傷害她的孩子?

喬謹言俯下身子,和她對視,許久,一字一頓異常清冷強硬地說道:「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阿鎖,參加完婚禮后,我會送你去國外讀書,地點你自己選,去多讀點書,多體驗一下這個社會的人情冷暖,別配不起喬氏這個姓氏,我會定期給你匯錢,如果可以往後就不要回喬家來了。」

他打算驅逐她?讓她離開喬家永遠都不要回來?因為他即將娶妻,他要保護他所愛的人不受一絲的傷害?喬鎖只覺得眼睛脹痛的厲害,眼前有血色瀰漫開來,她有些看不清這個世界。

她無意識地抓向身邊的東西,碰觸到冷硬的沙發,她緊緊地攥住,倔強地坐直了身子,她喬鎖就算死,也要死得漂亮。

有人敲門,她的面前有人影晃動。

喬謹言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帶四小姐去換衣服化妝,我給你們10分鐘。」

「大少,那邊過來催了,說政商界一些大佬來了。」

「等著」喬謹言的聲音帶着一絲的陰沉,坐在沙發上,穩如泰山地等著那些化妝師給喬鎖打理。

特助John無意看見大少裂開的虎口,上面分明有着兩排血色模糊的牙印,頓時心中一跳,不敢言語。

化妝師在顧喬兩家繼承人,喬家大少冷冽的目光中快速地給喬鎖上妝定妝,換上臨時取來的一件伴娘小禮服和高跟鞋,見時間沒有超,頓時鬆了一口氣。好在這位四小姐不化妝都很是好看,否則十分鐘絕對會砸了她們的招牌。

喬鎖一直面無表情,她想她總該要表現得歡喜一些或者悲傷一些的,可笑的是她會這般平靜地等候着喬謹言給她的凌遲。

心如死灰大約便是如此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

1.07%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