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裡(二)

第32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裡(二)

喬鎖站在窗檯之上,看著遠方的夕陽慢慢地沉進青山之中。底下有傭人看見她,大聲呼喊著,隔著遠,山風刮過,聽不真切。

剛剛,她拍打著門,打了很久很久,沒有人理會她,屋子裡很安靜,空氣中彌散著沉悶的氣息,那些傢具舊物都沉默地盯著她看,她感覺很害怕。

她會不會被關在這裡,關到屍體腐爛?

她跌跌撞撞地拉開窗帘,去打開窗戶,有風從窗戶里灌入,她大口地呼吸著,爬上窗檯,不敢回頭看去。那一屋子的古老舊物還有緊鎖的門都如同陰森可怖的眼睛盯著她,她感覺自己身後有一雙手在推著她往前走。

走,往哪裡走?前面沒有路了。

她站在窗台上,然後看見了喬謹言,他帶著小燁在給牧羊犬洗澡,眼神專註,很是寵愛地看著那個孩子。

有人走過來,有人在大喊,她低頭便看見了那個女子,喬謹言的妻子,凌婉。她至今還記得她的名字。

三年了,她始終和大婚當日看見的那樣,穿著精緻嫵媚的旗袍,眉眼如畫,就如同水墨畫里走出來的仕女,她原本便是出身書香世家,多才多藝,不似她什麼都不會。

跳下去吧,阿鎖。跳下去就解脫了。心底有個聲音一直在煽動著她,她不住地冷笑,跳?如果要跳樓她三年前就跳了,何必等到今日?

她閉眼感受著山風從遠處吹過來,身體有些輕盈,她感覺自己要飛起來了,彷彿又回到了那些暗香縈繞的夜裡,她跟著喬謹言站在頂樓,喬謹言跟她說著天上的星宿,而她則閉眼從身後抱住他,低低地說道:「大哥,我要飛起來了。」

「阿鎖,別飛,飛走了,大哥就找不到你了。」喬謹言在她耳邊低低地說著。

這些年了,她一直固守原地,可喬謹言有妻有子,再也不需要她了。

「喬鎖」有人站在窗戶下面的庭院里,朝她吼著,她閉目微笑,真是一群傻子,她才不會跳樓呢,她只是想要捕捉風。

「阿鎖」低沉的有些顫抖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有人死命地抱住了她的身體,將她從窗台上拖下來,她臉色大變,奮力掙扎著,鬼,是那些在暗中盯著她的死物將她拖下來了嗎?她大聲尖叫起來。

「阿鎖,是我」喬謹言臉色鐵青地制住她的手腳,看見她的雙手時,面色一變,雙眼中翻湧出一絲暗痛來。

他猛然抓住她的手,看著她血肉模糊的指甲,只覺得又急又氣,他抱住驚慌害怕的喬鎖,緊緊地抱住她,壓抑地沉沉地說道:「阿鎖,是我,是大哥。」

喬鎖感受到身上滾燙的身體,感受到他起伏不定的氣息,這才從魔怔中清醒過來,是喬謹言,是他來開門了。

喬鎖氣息漸漸平穩下來。

喬謹言感受到她不再掙扎,身子僵硬地放開她,沉沉地看向她,相顧無言。

喬鎖起身,看向喬謹言,甜甜一笑,道:「我不會跳樓的,大哥,你放心,要死我也不會死的這麼沒有價值。」

喬謹言看著她的笑容,和刺眼的十指,微微閉眼,壓抑住內心的一絲慌亂,低低地說道:「阿鎖,我給你上藥。」

她這麼倔強的性子,定是從他離開后便用手撓門拍門,這些年,她都是這般糟蹋自己的?喬謹言感覺心收縮的厲害,無法呼吸。

喬鎖臉上的笑容掩去,眼中透出一絲的厭惡之色,一言不發地轉身拉開門離開。

傭人們都擠在門口,見喬鎖沒事都鬆了一口氣。

房間內,喬謹言身子無力地後退了一步,靠在牆壁上,有些無措地伸手按住了生疼生疼的眉心,那一眼,讓他的心漸漸地陷入了無底的深淵。

阿鎖,終於開始厭惡他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裡(二)

17.11%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