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裏(二十六)

第56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裏(二十六)

喬鎖注意到他的手,突然發現他手上沒有戴婚戒,頓時一愣,他的兩隻手都白皙修長,無名指上沒有婚戒也沒有戒痕,他結婚三年,難道從來沒有戴過婚戒嗎?

「喬建涉嫌殺害李心甜一案,在喬家藏匿了兩天,警方去喬家時,這些情況你為什麼不說?」凌生想用以往的伎倆,以氣勢壓人,可喬謹言從始至終都在淡笑,笑容透出幾分的入骨涼薄來。

「我不想多做無謂的猜想來干擾警方的方向。」喬謹言說道,「喬建夜不歸宿是常有的事情,半夜離開也正常,他藏匿在喬家這事我不想多做解釋。」

喬謹言能說這麼多實屬不易。

他看了看腕錶,淡淡地開口:「如果凌律師沒有其他建設性的問題,我要離開了。」

凌生氣絕,姐姐怎麼能受得了這麼冷漠的男人?

「如果喬建沒有殺人,那麼便是被人設局陷害,喬先生知道有人要對付你們喬家嗎?喬先生知道下一個會是誰嗎?」凌生脫口而出。

喬謹言身子頓住,然後沒有說話,起身跟一旁的局長打招呼離開,離開前看了喬鎖一眼。

他走的從容淡定,優雅有禮,生生地將自己跟眾人拉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喬謹言生來便是這樣的人,只用一個眼神便能讓人自相慚愧,讓人意識到,他們是不同的。

凌生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臉色黑了起來。

喬鎖思及喬謹言離開時的一眼,應着頭皮低低地說道:「老大,我還有點事情,能不能先走。」

凌生瞪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

喬鎖從警局出來時,已經過了十分鐘,她匆匆出了警局,看了看左右。

喬謹言的車子靜靜地停在樹蔭下,她走過去,John下車給她開車門,低低地說道:「四小姐,大少好些日子沒好好休息了。」

John既是特助又是司機,跟隨喬謹言多年,多少能猜測出喬鎖的地位似乎有些不同尋常。大少對這位妹妹的態度很是撲朔迷離。

喬鎖點了點頭,上車看見喬謹言坐在後座閉目小憩。

他取下了眼鏡,面容清俊,喬謹言遺傳了顧家的優良基因,喬家的孩子除了三哥沒有誰生的像他這般英俊。

喬鎖看的楞了幾分鐘,其實在她心目中大哥是遠比三哥要好看的,不是五官,而是氣質,三哥長得俊美,可大哥更有一種不與人親近的疏離之氣,顧家,喬鎖突然發現,顧家這些年來在她印象中就是一個名詞,她從來沒有見過任何顧家的人。

「阿鎖,關上門。」喬謹言淡淡開口,聲音比以往要沉韻幾分。

喬鎖關上門,見他沒有睜開眼便靠着車窗坐下。

也不知道喬謹言要帶她去什麼地方,她沒有說話。他們很久都沒有享受到這樣的寧靜時刻,自從她的孩子失去后,自從他娶妻后,自從她被送往奧克蘭后,自從他們都長大內心冷酷如岩石后,再也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寧靜時光。

車子靜靜地行駛,喬謹言眯眼休息了一會兒突然睜開眼,他沒有戴眼鏡,茶色的瞳孔很是清澈,能倒映出人的影子來。

「喬建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他終究不是喬家人。」喬謹言開口,聲音是一貫的清冷。

「他說,他沒有殺人。」喬鎖張口,頓了半天就說了這一句話。

「無論他是否殺人,他這一生都被毀掉了,是咎由自取也好是別人尋仇也好。」喬謹言的聲音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不希望你接觸他這樣的人。」

他從骨子裏就瞧不起喬建這樣的人,喬鎖心中突然明白,可是她呢?她從小就生活在那樣貧窮落後的小鎮上,她回家后不知廉恥未婚先孕,吸毒、喝酒、抽煙、這樣放縱墮落,她也掙扎在泥濘里。

「大哥,我也一身污黑,你是不是也不該接觸我這樣的人?」她目光盈盈地看向他,有些悲涼地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 我住在你的歲月孤城裏(二十六)

29.95%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