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六)

第6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六)

喬鎖的臉色越發的蒼白,命運是一個巨大的齒輪,逃不離,甩不掉。她徑自鎮定地攥住手中的包,抬起眼來,看向夏侯,說道:「謝謝你,我會打電話給三哥。」

她轉身快速離開,奔出酒吧時,外面的夜黑的深濃,有種壓抑的冷寂感。

喬鎖顫抖地摸著包里的手機,摸了半天才發現手機被她丟在了床上,沒有帶出來。

她努力地辨認著路往學校宿舍走去,她忘記了有多少天沒有跟喬臻聯繫,她一貫是不與任何人聯繫的,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喬臻出事,她才發現自己是何等的自私和冷酷。

喬鎖找了路邊的一家公用電話,撥回喬家。

等了許久,電話被接通,沒有人說話,她嗓子有些發乾,壓低聲音說道:「喬府嗎?我找喬臻。」

那頭頓了半秒鐘,一個低沉而冷淡的聲音說道:「我是喬謹言,喬臻住院了。」

喬鎖只覺得自己被那聲音炸的屍骨無存,身體比意識反應得要快得多,她「砰」的一聲掛了電話,用力之大引來路人的側目。

她扶著電話,惶惶不安地四處張望,許久才反應過來,她是安全的,她在遙遠的奧克蘭,喬謹言在北半球。

他不會出現在她的世界。

喬謹言,多少年了,以前她最喜歡他的嗓音,低沉的,帶著一絲溫潤的情感,在深夜裡他總喜歡喊她阿鎖。

她蹲下身子,抱著膝蓋,低低地冷笑起來,她果真是沒出息,這些年來還沒有學乖,一個聲音便能驚得她六神無主。

「喬鎖,你沒事吧。」夏侯從後面跟了上來。

「滾」她拿起手邊的包砸向他。

夏侯俯身撿起她的包,低低笑起來,他笑起來時整張臉柔和了起來,透出一絲的年輕活力。

夏侯斜靠在路邊的柱子上,朝她伸手,低低地說道:「喬鎖,五年前你剛回喬家時,我就應該去認識你。」

她抬眼,問道:「為什麼?」

他一隻手插進大衣的口袋,淡淡憐惜地說道:「倘若我早些認識你,你便不用吃這麼多的苦了。」

喬鎖看著這個認識不到半個小時的男人,突然感覺雙眼脹痛的厲害,她坐在人來人往的電話亭,放聲痛哭起來,哭的撕心裂肺,原來就連陌生人都知曉她這些年吃的苦,可是喬謹言從來都是漠不關心的,喬家也是任她自生自滅的。

她早就該覺悟。

喬家

凌婉進了大廳,見喬謹言握著電話站在窗前發獃,背影挺得筆直,英俊的面容如同大理石雕塑般沒有表情。凌婉心中一動,誰的電話?喬謹言一貫冷漠深沉,她從未見過他那樣的表情,似乎是驚喜中帶著幾分的悲傷和陰沉。

喬家這段時間不太平,喬謹言偏偏要回到喬家來住,害的她不得不跟著回來,好在她時常各國飛,在喬家的時間短,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喬謹言為何堅持要回到喬家來?她有種莫名的預感,他似乎在喬家等著什麼。

「幾點的飛機,我送你去機場。」喬謹言看見她,放下電話,淡淡地說道。

凌婉見他神色比往日里要陰霾幾分,搖頭說道:「時間還早,我讓老王送我去機場就好,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結婚三年,兩人私底下聚在一起的日子寥寥無幾。

喬謹言點了點頭,見她出門去機場,這才倒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喝著,他喝著極其的緩慢,冰涼的液體流進他的身體里,慢慢的變成無堅不摧的金針,刺得他拳頭緊握,眼底聚集著一絲的怒火。

她居然敢掛他的電話。阿鎖,三年了,當年那樣純真無邪的阿鎖似乎也長大了,懂得保護自己,懂得和他保持距離,老死不相往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六)

3.21%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