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二)

第84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二)

「大哥,你有看見小鎖嗎?最近家裏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有些擔心她。」喬臻進來的第一句話便是問喬鎖的下落。

喬謹言一貫是跟喬臻不怎麼親近的,想起喬鎖最近似乎極為依賴這個三哥,內心很是不悅。

「她不在我這裏。」喬謹言淡淡地說道。

喬臻見狀點了點頭,也沒有離開,只是在喬謹言的會客廳內繞了一圈,說道:「我還是第一次來大哥的房間,能不能參觀一下?」

喬謹言點了點頭。

會客室進去就是書房、卧室還有放映廳,喬臻隨意看了看,發現喬鎖是真的不在,這才出來,說道:「最近家裏發生的事情多,我總覺得是有人在對付喬家,大哥怎麼看?」

喬謹言見他這般直言不諱,頗有些驚訝,沒有任何錶態,簡單地說道:「你想說什麼?」

喬臻看着眼前這個歷來都孤僻、獨來獨往的大哥,垂眼,淡淡地笑道:「昨夜我記得是大哥去攔住小鎖,不給她報警的,大哥似乎對薛姨婚外遇的事情絲毫不驚訝,這事大哥之前就知曉么?」

喬謹言看了他一眼,喬臻車禍后確實消沉了一段時間,但是找回了喬鎖后狀態似乎一天比一天好,倒是找回了以前意氣奮發之態。喬謹言一貫不喜歡與人交談,更不喜歡偽裝那一套,聞言,點了點頭,道:「這事原本便不是什麼秘密,這些年喬東南和薛梅各自玩各自的,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個圈子內這樣的事情你也是司空見慣的,你敢說你父親在外面沒有女人嗎?」

喬謹言的話語極其犀利,喬臻臉色微變,他父親從商這麼多年,逢場作戲的事情數不勝數,就連他這個做兒子的也不敢肯定喬西北在外面會沒有養女人。

「你什麼時候知道喬思的身世的?」喬臻問道,男人之間對話便是如此,他們都不屑遮掩。

「喬思的事情我從來不關注,你以為這些事情都跟我有關?」喬謹言眯眼,反問道。

喬臻頓了頓,在喬謹言的壓力下也沒有退縮,點頭說道:「這事我不過是聽到了外面的一些流言蜚語而已,如今家裏,小鎖三年前就被人騙,喬建不算是喬家人也落得這個地步,喬思往後就是個私生女,聲名俱毀,薛梅雖然是小三扶正的,但是被大伯父毒打都不敢露面,我數月前出了車禍,外面都在傳是」

喬臻看了看喬謹言的臉色,慢慢地說出來:「說這件事情跟顧家有關,我記得大伯母當年好像是懷着身孕嫁給大伯父的,現在大伯母和孩子都去世了,會不會是那個孩子的生父回來報仇?」

喬謹言猛然站起身來,臉色籠罩着冰霜,手中的鋼筆驟然扣在了桌子上,冷冷說道:「你的想像力倒是好,都是從哪裏聽來的亂七八糟的事情也敢說出來。喬家的事情我一貫是不插手的,更別提喬建和喬思算不上是喬家人,薛梅的事情,不過是樓下那個女人使得拙劣伎倆,你們反倒是上綱上線,整出這許多的事情來。」

「你自車禍后便出了這一連串的事情,中間更是去了美國消失了一段時間,我倒是懷疑這事是你整出來的。」喬謹言皺起眉頭,語氣冰冷,「喬臻,往後有事可以直接來問我,不用藉著阿鎖的口來試探顧家的事情。我知曉喬東南沒有親生兒子,我過繼到喬家后,你父親一脈始終是心有芥蒂的,只是有時候人的野心和慾望是沒有止境的,適可而止的好。」

「砰」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來,喬謹言和喬臻都被這聲音驚得一愣,進了書房,只見喬鎖站在窗枱前,窗枱邊是碎了一地的一尊半人高的細尖美人花觚。

喬謹言和喬臻見是她,齊齊變色。

「你怎麼在這裏?」喬臻率先出聲,看向了她和喬謹言,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打量,微微尖銳。

喬謹言沒有說話,喬鎖出現在這裏只能證明她在他回來前就進來了,她不僅聽到了他們所有的對話,更重要的是她進他的房間來做什麼?她這是懷疑他,來尋找證據嗎?

喬謹言的心陡然間變得陰沉起來,喬臻的話已經惹得他不快,而這個家裏他最信任的阿鎖也是這般對他,他感覺到了整個世界的惡意,無法呼吸。

「都出去」喬謹言冷聲喝道。

喬臻是第一次見喬謹言發火,他不知道喬謹言的底線在哪裏,眼看今日這事已經惹怒了他,便見好就收。

喬鎖見喬謹言撞破了她偷進房間,這般動怒,心中也很是涼薄,衝出了房間,將自己的房門緊緊摔上。

她抓了包,便下樓去,一路出了喬家。

她漫無目的地走了一會兒,看着人來人往的城市,感覺異常的孤單,給徐若打電話,徐若說家裏的親戚來了,不方便出來。

她這才驚覺,這座城市她竟然是沒有一個朋友的,高中時候的同學也是沒有聯繫的。

以前在這個城市讀書時是她剛回到喬家的時候,她自卑、膽小、懦弱,進了學校看着同學們各個那樣多才多藝,開朗自信越發的覺得抬不起頭來。

她沒有什麼才藝,學習也跟不上班,她也不敢跟她們交流,不知道她們說的時尚和品牌是什麼,時間久了,她就獨來獨往,而同學們都當她是隱形人。

那時,喬謹言就是她整個世界,他從來不會嫌棄她笨手笨腳,不會嫌棄她單純傻帽,他說,阿鎖是這個世界上最純白的孩子。她以為那是讚美的話,後來她將自己完全地封閉了起來,她的世界裏只有喬謹言。

再後來,喬謹言拋棄她之後,她才慢慢地睜眼看這個世界。成長是一種多麼疼痛的姿勢。

喬鎖心中戚戚,孤單地站在路口,突然覺得她是個徹頭徹尾的傻瓜和失敗者。

這些年,她不過是虛度光陰,沒有一絲的成就和值得驕傲的地方。她在街頭隨着人潮走着,感覺自己要被淹沒在這巨大的時間齒輪里,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看不見盡頭。

她停在一家櫥窗前,看着櫥窗里的自己,陌生的連自己都認不出來,再也找不到當年在江南小鎮的純真和雀躍。

夏侯出現在櫥窗外,拍着她的腦袋,勾唇笑道:「大老遠便看見你對着鏡子傻笑,你是被自己迷得走不動路嗎?走,帶你玩耍去。」

喬鎖看着突然出現的夏侯,她忘記有多久沒有見到這個男人了,似乎他每次都是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在街頭撿到她。

喬鎖覺得雙眼有些濕潤,也沒有問他去哪裏,跟着他穿過人群。

夏侯拽着她的手,他的掌心很寬厚炙熱,拉着她大步走向自己的車位。還是那輛路虎,依舊是牛逼的牌照,頗有種傲視群雄的感覺,可是喬鎖知道這個男人還是很低調的,至少他回來的這段時間,幾乎不見任何的新聞。

喬臻曾經跟她閑聊了夏侯這個人,說起他以前也是一個很荒唐的人,專愛做一些令夏老將軍跳腳的事情,那時候誰人不知道夏家那個孫子是個混世魔王,喬臻還跟着他雞飛狗跳了一段時間,後來他們都長大了,夏侯愛上了一個女孩,鬧騰的厲害,再後來,便被老爺子送去了軍區歷練,今年才回來。

喬鎖坐上車,才發現夏侯的臉色有些疲倦,下巴冒出了青色的鬍渣,他朝着她露齒一笑,說道:「別看了,最近是滄桑了一些,不過依舊還是很帥的。」

喬鎖「撲哧」一笑。

「我撿到你兩次了,下次要是再在街頭撿到你,那你就要負責跟我回家了,我家缺一隻小寵物呢。」他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說道,將車泊出車位,掉頭開走。

喬鎖看着他的側臉,點了點頭,說道:「好。」

夏侯聞言微微一愣,看了她一眼,隨即笑道:「真是要命,看來我這幾天要天天在街頭溜達了。」

他們都是成年人,知曉那些半真半假的話的含義。如果第三次被這個男人撿到,她也許還是會跟他走吧,逃離喬家的一切,逃離那一段令她窒息的愛情,他知曉她所有的不堪,而她願意接受他所有的荒唐的過去,彼此偎依,甚至都不去考慮將來。

「我是認真的,喬鎖,如果我們再在人海里相遇,我會帶你離開帝都。」夏侯的臉色認真了幾分。

「去哪裏?」她輕輕地問。

「香格里拉。」夏侯淡淡地說道,「從香格里拉一路往高原走去,穿過喜馬拉雅山到耶路撒冷,再從耶路撒冷穿過沙漠和戈壁到埃及,我會帶你去看沙漠裏的星星和月亮。」

喬鎖突然之間有些感動,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從來沒有人願意帶着她翻山越嶺去看星星和月亮。

她微微一笑,偏過臉去,笑道:「我會當真的。」

夏侯大笑,他笑起來很是爽朗,有着北方人的豁達。

「我會努力在街上撿到你的。」

喬鎖淡笑,低低地問道:「那我們現在去哪裏?」

「看日出。」夏侯將車停在附近的一家商場,給她拉開車門,做了一個非常紳士的動作,請她下車,說道,「小姐,今晚我們要露營,現在去商場買裝備和吃喝,走吧。」

「以前在軍區的時候,我們從來不露營,那叫天地為席。」夏侯拎着手上的東西,一通塞進後備箱,再從喬鎖的手上接過瓶瓶罐罐的東西,笑道,「要不是帶着你,爺要是買這些裝備去露營會被那一幫兔崽子活生生地笑死。」

夏侯笑着說道,他說話時總是含笑,帶着一股子風趣和詼諧勁,這和喬家的嚴謹是截然不同的。

「我忘了,我明早還要上班。」喬鎖突然想起上班這事,有些無辜地看向夏侯。

夏侯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直接將她拽上車,嘆氣道:「姑娘,你過了幾十年按部就班的生活了,偶爾放肆一下又何妨,人生苦短啊人生苦短。」

說着,這廝便唱起了京劇來,他唱的字正腔圓,驚得喬鎖一愣一愣的。

「老爺子就好這一口,我以前老愛闖禍,為了不挨打就學了來,專門哄我們家老爺子的。」夏侯見她吃驚的模樣,很是得意,語重心長地摸着她的腦袋,佯裝很是沉重地說道,「小姑娘,你是蘿莉的外表,老太的心呀,這樣子不好。」

喬鎖被他這一插科打諢把那些個瑣碎的煩惱事情全都忘記了,只覺得笑道肚子疼,不僅肚子疼,連心尖都有些疼了。

兩人開車去了最近的一座山,爬上去準備露營。這個季節氣候悶熱,山間的溫度要低得多,很多戶外愛好者都喜歡來露營。兩人一路遇見了不少的遊客,都背着裝備往山上跑。

夏侯在山頂選了一個適合的空地,將帳篷搭建了起來。他做來動作熟練,喬鎖沒有搭過帳篷,只能負責將車上的東西都搬下來。兩人買了不少東西,差點沒將超市搬過來,最多的就要屬酒了。

喬鎖這幾年來愛酒,每當心情抑鬱難消的時候,便去喝酒,喝了酒醉了,便能睡個安穩覺了。

「喂,你現在把酒偷喝光了,等會我喝什麼?」夏侯一邊搭帳篷,一邊叫道。

喬鎖嘿嘿地笑,她已經打開了一瓶RIO當喝白開水一樣灌了下去,這種調酒真心是醉不了人的。

「你買這些雞尾酒給我喝是為了省錢的吧。」喬鎖舔了舔唇,她坐在草地上,看着天光暗沉下去,夜幕降臨,山間亮起了一團一團的亮光。

夏侯將燈亮着,走過來,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腦袋上,嗤笑道:「小爺會缺銀子?拍死你丫的,我是怕你喝酒喝醉了,對我意圖不軌,有得喝就不錯了,還挑?」

喬鎖瞪大眼睛,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才不會看上你呢,我喜歡的人比你可好看多了。」

這樣靜謐夜晚,荒野青山,喬鎖覺得心似乎放的極開,那些以往認為的束縛在這天地間不值一提。她喜歡這樣自由的味道。

「靠,我丫的還需要去比美么,來,喝酒。」

兩人對視一笑,將酒全都開了,碰著瓶子喝起來。

喝到最後,喬鎖覺得自己可能醉了,她說了好多好多的話,後來夏侯讓她進帳篷里睡覺,她抱着從超市裏買來的一隻小白兔甜甜地睡去,只覺得醉了真好,醉了就可以安心做她的小白兔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二)

43.85%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