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三)

第85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三)

喬鎖在清晨時分就被夏侯喊醒去看日出。那時,天才麻麻亮,東方的啟明星還掛在天上。

兩人尋了一個合適的角度,坐在山間,吹著山風,等待著日出出來。

昨夜的宿醉還有痕迹,喬鎖覺得自己的臉色大約是極差的,只是腦袋清醒的很,看著夏侯,便有些好奇地問道:「你經常帶女孩子來看日出?」

「你是第一個。」夏侯沖著她一笑,他的目光看向別處,指著東方的天空,說道,「以前我老想著帶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去看日出,說帶她去香格里拉看漫山遍野的杜鵑花,去喜馬拉雅山看星星,去沙漠里看月亮,可是後來都沒有實現。」

「她變心了還是你變心了?」喬鎖低低地問道,她注意到東邊的天空開始泛紅,她從來沒有在山裡看過日出。

「她死了,因為我死的。」夏侯淡淡地說道。

喬鎖微微一愣,她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你三哥應該跟你說過,我早些年也是很荒唐的,那時候總覺得世界都在自己的手中,遇見了漂亮的姑娘就追,飆車、賭馬、一擲千金從來面不改色。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只是一個安靜的小姑娘,後來被我帶著去賽車,因為爭強好勝,車翻了,她死了,我還活著。」夏侯平靜地說著,彷彿在說著別人的事情。

喬鎖握住了他的手,想要給他一點力量,這世間最痛苦的莫不過於此。

夏侯朝著她微笑,說道:「現在沒事了,那時候突然感覺整個世界都垮了,都有了厭世的感覺,覺得我他媽活著就是糟蹋糧食,你不知道她是個多乖巧多文靜的女孩子,後來折騰了一段時間,老爺子看不過去了,把我丟到了軍區。」

喬鎖點了點頭,她不知道怎麼安慰她,低低地說道:「我知道那種感覺的。」

「傻丫頭,你又沒有經歷過。」夏侯嗤笑著,似乎瞬間便從傷感中走了出來,指著東方道,「快看,太陽出來了。」

喬鎖看過去,她小學的課本上有寫日出,可這還是第一次在山頂看日出。火紅的太陽從雲層中跳躍出來,普照大地。

她低低地說道:「又是全新的一天了。」

與夏侯的分別自然而速度,就好似他們總是在街頭不期而遇。夏侯將她送到徐若的公寓樓下便消失在了車流中,喬鎖看著他消失不見,不知為何有了一種隔世的恍惚感,她不知道下一次會不會再次遇見,這個城市這般大,而人心卻始終在流浪,遇見太難了。

徐若下來接她,看著路虎的尾巴,有些驚喜地說道:「你男朋友?」

喬鎖搖頭,說道:「哥哥的朋友。」

她去了徐若的公寓沐浴后換了徐若的衣服然後兩人一起去上班。

「你怎麼不回家去,是不想回家么?」徐若在路上問道,她是知曉喬鎖身份的,喬家的事情鬧得那般厲害,她也是看出來喬鎖在家裡似乎沒有什麼地位。

喬鎖搖了搖頭,說道:「最近不太想回家。」

「那住到我那裡去,我姑媽今兒就要走,房子雖然不大,咱兩住還是夠的。」徐若笑道。

喬鎖笑笑不說話。

她看了看手機,沒有一通未接電話,低低嘆氣,原本便該是如此的,她反而喜歡這樣的處境,所有人都當她不存在,她平凡渺小地融入在這個社會的人潮中,過著自己簡單而孤獨的日子。

這才是她喬鎖該過的生活。

一連數天,喬鎖沒有回喬家,住在了徐若的公寓里,她中途回了一趟喬家,拿了自己的一些換洗衣服,沒有遇見喬謹言和喬臻。

事務所的事情越發地多,她年輕、又不是專業的,經常在工作上出錯,黑面神脾氣火爆起來時當著眾人的面就罵她,她始終沉默。後來就連遲鈍的雙胞胎姐妹都看出來了,悄悄地來問她:「你是不是向黑面神告白失敗了,被罵的這麼慘,我都看不過去了。」

喬鎖險些將口中的水噴出來,只見雙胞胎姐妹神秘地說道:「我知道上一個助理就是偷偷向黑面神表白,被黑面神罵跑的,不過黑面神不是那等小氣的人,小鎖,你要挺住。」

她點著頭,依舊做著自己的事情。

很快八月份過去,上學的季節到來。

她離家一周后,喬臻找到了她,靜靜地等在了徐若的公寓樓下。

「你看,坐在輪椅上的那個男的長的真好看。」徐若將車停在公寓的車位,看向喬臻,兩眼放光地說道,「保時捷啊,就是可惜了雙腿。」

「你先上去。」喬鎖朝她微笑。

徐若反應過來這是來找喬鎖的,撇著嘴笑道:「之前是路虎,現在是保時捷,你可真是厲害呀。」

喬鎖愕然,其實這個真的是哥哥。

喬臻靜靜地坐在輪椅上,等在公寓的一棵大樹下,見她走過來,微微一笑,道:「這幾天過得好嗎?」

好似之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喬鎖點頭,也絕口不提那日的事情,他和喬謹言都對她有所隱瞞,想來這世間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我過的挺好的,你呢?」喬鎖點頭,說道。離開了喬家,雖然跟同事合住不太習慣但是喬鎖現在已經萌生了搬出來住的念頭,她想自己找房子住。

「你不在家的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情。」喬臻慢慢地說來,他神態自然親切,倒是很令人舒服。

「大伯父找到了你母親和她的情夫,目前兩人已經協議離婚了。你母親離開了喬家。」

喬鎖早已預料了這樣的結果,可聽見還是很難受,那個母親對待她就如同對待路人一樣,她垂眼,看著自己的鞋子,低低地問道:「喬思呢,她怎麼樣?」

喬思也算是她同母異父的妹妹。

「大伯父停了她所有的卡,將她趕出了喬家,小鎖,如今大伯父名下只有你一個孩子,還有就是趙曉肚子里的孩子。」喬臻說道,「老爺子說讓你回家一趟。」

喬臻頓了頓,說道:「你離開喬家時我沒有立刻出來找你就是因為老爺子回來了,喬家這幾天亂的很,老爺子整頓了家風,之前所有的鬧劇都平息了下來,小鎖,你可以回家了。」

喬鎖聞言沉默不語。

她抬眼看向喬臻,幽幽地問道:「那你還覺得是大哥在害喬家嗎?」

喬臻被她的話問住,許久,說道:「也許是我想的太複雜了,總之這些事情都平息了我也鬆了一口氣。走吧,第一次見爺爺不要遲到的好。」

喬鎖沉默了良久,給徐若打電話,說要回家一趟,然後跟著喬臻回喬家去。

路上堵車,回到喬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

喬鎖心思複雜地推著喬臻進了宅子,院子里很寧靜,傭人們有條不紊地工作著,絲毫不見之前的混亂和壓抑。

喬鎖和喬臻進了大廳,只見喬家人都到齊了,圍繞著一個頭髮鬍鬚皆白的老人坐在客廳里。

喬東南、喬謹言、喬西北一家子還要懷有身孕的趙曉。

老爺子帶著老花鏡在跟著喬謹言說著話,將其他人都撂到了一邊去,傭人們不斷地添茶倒水。

喬臻率先笑道:「爺爺,小鎖回來了。」

眾人都抬眼看向她。

老爺子取下眼鏡,看向喬鎖,點了點頭,說道:「是小鎖啊,過來,爺爺看看。」

喬鎖走過去,喊了一聲「爺爺」,然後對著長輩依次喊了一聲,她的聲音很是淡然,看向喬謹言時,聲音有著一絲的暗啞,那聲大哥總覺得喊得比較艱難。

喬謹言沒有看她,他坐在老爺子的身邊,面色沉竣,茶色的瞳孔在燈光的照射下泛出琉璃色的光澤來,英俊的令人不敢直視。

「是,小鎖回來了嗎?」凌婉從廚房裡出來,將洗凈的水果放到老爺子面前,溫婉笑道,「剛剛爺爺還說到你呢。」

她坐在喬謹言的身邊,手自然而然地挽住了喬謹言的胳膊,這樣自然熟稔,喬鎖身子微微僵硬。

這個家真的是人都到齊了,除了小燁。

老爺子年歲雖然大了,但是精神好的很,看著喬鎖,說了一句「看著很是文靜的孩子」便繼續跟喬謹言說著話。

「如今這局勢,你們大家都看見了,多少人走在風尖浪口,倘若你們還不知道收斂和低調,往後便不知道要怎麼死了。」老爺子的聲音不大,卻鏗鏘有力,「至於東南你之前的媳婦既然斷了那就斷的乾乾淨淨,養了兩個不成器的專門來給喬家抹黑,還不是喬家的種,可見你之前是多麼荒唐。」

喬東南被訓的一句話不說。

「老頭子這段時間都住在這裡,身為喬家人便都要等的自製和低調,一個家族的建立不容易,要保住一世的富貴更不容易。你們都好好地反思。」老爺子說著,突然之間話題一轉,道,「喬臻,你這腿還得去求醫,一邊治療一邊去公司上班,家族事業不能耽誤。至於小鎖,年歲也不小了,爺爺會為你物色合適的對象。」

此話一出,喬鎖身子一僵,而喬謹言、喬臻的臉色也變了幾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 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三)

44.39%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