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深愛的陌路人(一)

第88章 深愛的陌路人(一)

夜色凄迷,遠處燈火明亮,有煙火升空綻放,落下細碎的光彩。喬謹言看了看湖畔的晚宴,攫住了她的手,淡淡地說道:「阿鎖,走吧,他們都在等著我們呢。」

他的掌心用力,如鋼鐵版不可撼動。喬鎖被他一路拽著走向晚宴。細跟的高跟鞋磨得她的腳有些生疼,她抬眼看著夜色中喬謹言的側臉,白皙、五官完美、輪廓分明,她跟著他有些麻木地走著,兩人漸漸走到眾人聚集的地方。

賓客中有人看見喬謹言都客氣地上前來打招呼。

喬謹言禮貌微笑,帶著喬鎖一路向老爺子處走去。

老爺子所在的主桌在湖泊前的廣場正中央的古牌樓前,據說顧家的這處莊園乃是明代傳承下來的,莊園內還保存有古色古香的古代建築,到了改革開放時期,顧家買下了附近的地皮進行了擴建。這莊園也被列為了文化遺產。老爺子的壽宴放在了這裡,可謂是滿面榮光。

一些政商兩界的大佬們都與老爺子在一處,喬謹言上前去,淡淡地說道:「爺爺,差不多可以開席了。」

老爺子點了點頭,在人頭涌動的湖畔請大家就坐。

喬家人都聚齊了。

喬鎖在眾人的恭喜和歡笑聲看向高坐正堂的老爺子,老爺子今兒穿的很是喜慶,一身唐裝,脖子上掛著長串的佛珠,笑得滿臉皺紋透出幾分的蒼老來。

喬家子嗣都是要上前去祝壽的,這也是重要的一個環節,今兒老爺子會借著壽辰把她介紹為外人。

一輪一輪地敬茶祝壽,喬鎖年紀最小,是最後一個。

她依照著前面的做法,接過傭人遞上來的茶水,跪在老爺子面前,敬茶祝壽。

老爺子樂呵呵地接過她的茶喝了一口,扶她起來,算是為她正名了。

祝壽的環節結束,眾人便問起了喬鎖的身份,老爺子一一解答,只說是養在國外多年,今年才回來,是唯一的孫女,之前種種算是掀過不提。

眾人都呵呵一笑,對喬家之前烏煙瘴氣的事情不提,對喬鎖贊善了幾句,很快就開始了晚宴。

因喬家是主場,所來賓客基本都是圍著喬家轉的,也有是藉助老爺子壽宴來擴展自己的交際圈的,一時之間好不熱鬧。

喬鎖敬茶之後,凌婉便上前來帶著她坐到了偏桌。

喬鎖見凌婉為她擋掉諸多的問題,言行舉止落落大方,應對自如,一副大家媳婦風範,不禁有些自愧不如。這些她都是做不來的。她如今越發地驚覺自己雖然是喬家人,但是從小生活在江南小鎮,回到喬家後過的又是劍走偏鋒的生活,性格已定,根本無法融入這樣的權貴圈子。她不喜歡談論時尚、服裝展、奢侈品,過不慣鋪張浪費的生活,她喜歡自然、棉麻、低碳、平淡的生活。她感受到了階級的劃分那樣的明顯。

喬家尚且如此,顧家那樣的望族自然是更不用說。喬鎖垂下眼,聽著眾人對她虛以委蛇,只覺得坐的渾身難受。

凌婉見她一直不說話,低低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喬鎖搖頭,說道:「大嫂,謝謝你。」

她第一次喊凌婉大嫂,凌婉聞言愣住,有些不太明白喬鎖突然之間向她道謝。

她已經徹底地想通了,打算放手。

凌婉用一言一行來告訴她,她是最適合喬謹言的女人。

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喜歡一樣東西就一定要佔為己有。愛是克制,她和喬謹言倘若在一起往後大約會經歷更多的痛苦,不如就此放手。

她愛他,卻不打算擁有他了,她深切地認識到了兩人之間的距離,這不是愛情就能夠去填補的,身份、地位、從小生活環境以及家族,他們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鴻溝。

喬鎖握住凌婉的手,微微一笑,內心抽疼的厲害,她想明白了這個問題卻依舊難受得厲害。

「嫂子,我難受。」她的臉色蒼白起來,聲音都透出了一絲的虛弱來。

凌婉以為她突然病了,對著眾人說了一套說辭便扶著她起來,不引人注意地走到人群外,低低地說道:「難受嗎?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看醫生?」

喬鎖搖了搖頭,按著自己的胃,坐到了一邊,她感覺疼的喘不過氣來,周遭的一切都不想理會。那些紛涌的笑聲和喧嘩聲漸漸盪去不見,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來,在她的世界里變成了黑白兩色。

四野俱寂,她想起了夏夜的時候,她和喬謹言並排坐在喬家的頂樓上,看著天上的星星,她頑劣,把腳上的鞋子丟的遠遠的,然後光著小腳丫踩在他的腳上,咯咯地笑著。沒有了,如今都沒有了。

喬鎖閉緊雙眼,深深地皺起眉頭來。她那些荒誕的過去也是該要埋葬起來了。

「喬鎖-喬鎖-」凌婉搖了搖她,喬鎖睜開眼,臉色蒼白的有些嚇人。

她朝著凌婉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嫂子,我想休息一下,你回去招呼賓客吧。」

凌婉著實不放心,喊來傭人陪著她,再三確定她沒事,這才離開去招呼賓客。

喬鎖按著胃,不知道是心疼還是胃疼,只是疼的渾身冒汗,她在人群里找著什麼,看著一張張陌生的臉,然後看見了笑嘻嘻的一張面孔,她看著他走出人群,站在她面前,摸著她的腦袋,笑道:「第三次撿到你了。小鎖,你答應要做的寵物的。」

喬鎖看著他很是雅痞地笑著,突然之間就哭了出來。為什麼她看見的人會是他,為什麼她和喬謹言都要生在喬家,為什麼他們是兄妹?

這一哭鬧得夏侯臉色微變,有些無措地說道:「你別哭呀,要是實在不願意,就算了。要不你不做我的寵物,做我的女朋友吧。」

喬鎖搖了搖頭,將頭埋在他的肩膀上,抱著他的胳膊低低地壓抑地哭著,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感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人了,就在今天。」

夏侯聞言給她擦乾淚,看著她,目光微微探究,許久,說道:「走,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裡?」

「去找愛情」夏侯微微一笑。

喬鎖看著這個只有幾面之緣的男人,再看著眼前這錦繡成灰的浮華場面,脫下了自己腳上的高跟鞋,光腳踩在地上,握住了夏侯的手。

再美好的一切,如果不適合,終究是錯愛。

夏侯見狀,勾唇一笑,朝她眨了眨眼,帶著她快速地朝莊園的門口走去。

他們走的飛快,似乎要奔跑起來。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是個勇敢的孩子?」夏侯回過頭來,讚賞地說道。

風吹過兩人的衣裳,他們奮力奔跑著。

「你是說我跟只見過幾次面的男人走,是這種勇氣嗎?」喬鎖笑道,這一笑,淚水流下來,她大聲說道,「這不是我做的最勇敢的事情。」

她做的最勇敢的事情是愛上喬謹言,把那個男人當做了她的一切。

「那你做過最勇敢的事情是什麼?」

喬鎖沒有回答。她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漸行漸遠的湖泊和人群。隔著那樣深濃的暗夜,似乎還看見了一道追逐而來的清冷目光。

對不起,大哥,我長大了,我愛你,但是愛並不是佔有。

「喬先生在看什麼?」有人在耳邊笑道。

喬謹言收回目光,掩飾住僵硬的表情,沒有任何情緒地一笑,道:「剛剛看見了一隻鳥,掙脫了籠子飛了出去。」

「喬先生真會開玩笑。」

喬謹言垂眼,淡漠一笑,將手中的紅酒盡數飲盡。他從來不開玩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深愛的陌路人(一)

45.99%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