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八)

第8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八)

「哥,你明天再走吧,你陪陪媽媽吧。」小溪帶着哭腔的聲音隱隱傳來。

「放開,這是五千塊錢,多的沒有,你們把我騙回來為的不就是錢嗎?」喬建暴躁踢開房門,推了談溪一把,冷笑道,「沒事別煩老子,老子要不在喬家獃著,你們能有錢拿嗎?別整天有事沒事讓老子離開喬家。」

喬建嫌惡地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走出房間,看見站在葡萄樹下的喬鎖,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一絲的厭惡來,諷刺道:「這不是喬家的四小姐嗎,什麼時候回來的,我記得你被趕出去,勒令不準回來的。」

喬鎖看見他,面無表情地走進屋,只見桌子上擺了幾大盤子飯菜,地上散了一地的百元大鈔,談母看見她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扶著桌子角有些震驚,喊道:「小鎖?」

小溪則驚喜地衝上來,破涕為笑:「姐,是你嗎?」

喬鎖微笑地點了點頭,說道:「阿姨,小溪,我來看看你們。」

終究不是生母,她後來改口喊談母阿姨,否則被傳到喬家的耳中又是一場風波。

談母眼圈微紅,瘦的乾柴一樣的手微微顫抖,抹了抹凌亂的鬢角,急促不安地說道:「喬,喬小姐。」

「啊呸,什麼喬小姐,她可是被喬家趕出去的人。做了那樣羞恥的事情還敢自稱是喬家人。」喬建在一邊不屑地說道。

喬鎖冷笑了一聲,徑自走到喬建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就算被喬家趕出來,那我骨子裏流的也是喬家的血,至於你恐怕比不起。談建。」

喬建,不,應該說是談建,談溪的親哥哥,他並非是喬家人,這是喬建內心最屈辱的地方。

多年前,一個陰錯陽差,她和喬建在醫院被醫生弄錯,開始了錯位的人生,直到十六歲那年,喬建不小心出了車禍,被查出血型和喬家人不合,她才被找回到喬家。十六歲前她是談鎖,住在小鎮,十六歲后她是喬鎖,奔赴京都。

她回到喬家后,喬建便從心底恨上了她,這些年也巴巴地待在喬家不肯離開。

終究是養在喬家十六年的,喬東南也就當多養了一個養子。

喬建被她的話刺激的臉紅脖子粗,又不敢動手打她,只狠狠地踹了一腳房門,怒道:「喬鎖,養在喬家二十多年的可是我,天天待在喬家的也是我,我回去告訴老爸你偷偷回來的事情,看到底是誰吃不了兜子走。」

見他摔門而出,喬鎖眉尖一皺,冷笑道:「談建,喬東南是我的父親,不是你的。」

談母擦了擦手笑了笑,說道:「喬小姐,坐,坐吧。」

喬鎖笑着點了點頭,三人一時之間都不提喬建,坐在桌子邊一邊吃飯一邊說着這幾年的近況。

阿鎖這幾年來沉默寡言,說了沒幾句話便幫忙收拾碗筷,然後洗澡睡在了小鎮。她喜歡這裏的寧靜,遠離京都,好似可以遠離那些傷害。

因為時差的緣故,她一夜沒睡好,清晨時分便起來,她出了院子站在外面的小巷子裏,看着牆角陰暗處的綠色苔蘚,等待朝陽出來。

小鎮處在一種悠閑與寧靜之中,喬安閉目,伸出手感受着空氣中那種久違的氣息。

電話鈴聲在寂靜的小巷子內響起,陌生號碼。她接聽,電話那頭有了三秒鐘的沉默,然後有人開口,冷淡、陰鷙、簡潔。

「我是喬謹言,你回來的事情喬建說的人盡皆知,爸很生氣。」

喬鎖握緊電話,大腦有了半秒鐘的休克,謹言,她有種恍惚感,好似時光倒流,他們回到了十六歲那年,她在小鎮,喬謹言趕來接她回家。

喬謹言見她不說話,聲音冷了幾分,說道:「阿鎖,既然有勇氣回來,那就回來面對吧。」

「不要叫我阿鎖。」喬鎖的聲音壓低了幾分,帶着一絲的急促和冰冷,不要叫她阿鎖,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阿鎖。

喬鎖抬眼看着小巷子的牆頭,那些火紅的石榴沉甸甸地掛到了院子外面,她早就明白,就算都姓喬,他們的人生也是有着雲泥之別的。

「喬先生,我會回來見我爸的。」

電話另一頭的喬謹言聞聲身子一綳,喬先生,他們之間生疏到這種境地,她喊他喬先生,就如同一個毫無關聯的人,再也不喊他大哥。

喬謹言嘴角勾起一絲抑鬱的弧度,點頭一字一頓地說道:「好的很,阿鎖,這幾年,你果真是長大了,希望見面時不要讓大哥失望。」

電話被猛然掛斷,喬鎖渾身的力氣如同被抽掉了一般,喬建果真是令人討厭至極,如今只怕整個喬家都知道聲名狼藉的喬鎖回來了,她不能繼續待在這裏,她抗拒遭遇以前的任何人和事。

除了養母這裏,她還能去哪裏?她必須要儘快走,她了解喬謹言,對於對手他歷來是雷霆手段,他肯定會親自來抓她回去,這些年他一貫如此,將她逼迫到悲慘的境地,喬鎖猛然間身子一顫,她突然湧上一個荒誕的想法,難道喬謹言這些年一直都在恨着她,否則他不會對她這般殘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八)

4.28%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