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不愛我,放了我(一)

第98章 不愛我,放了我(一)

喬鎖睡得很沉,她這些日子來一直處在一種不明不暗的情緒中,晚上睡眠質量極差,夢裡光怪陸離的夢境醒來盡數都忘記。也不知為何,她看著喬謹言睡著,整個人便蜷縮著身子趴在車窗上沉沉睡去,沒有任何一絲的防備。

她在一陣溫軟的觸覺中醒來,就像有隻小貓咪在她的臉上舔來舔去,她的大腦頓了三秒鐘,然後神智清醒過來,身子猛然一顫,睜開眼睛。

她聞到了獨屬於喬謹言的味道,那種清冽的帶著薄荷清香的味道在鼻尖縈繞,喬謹言茶色的深眸近在眼前,他修長的指尖扣在她的腦後,輕輕地摩挲著她的髮絲,她發現自己就如同小獸一般不知道何時偎依在了他的懷裡。兩人的姿勢曖昧到極致。

喬鎖條件反射般地要跳起來,喬謹言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淡淡說道:「別動,我最近很累,不要惹我生氣。」

他的眼中儘是紅血絲,喬鎖離他很近,這才發現他的神情疲憊到了極致。

她沒有動,伸手盡量將自己的身體跟喬謹言的撐開。喬謹言冷笑了一聲,將她摟的更緊。

車子在緩慢地行駛在白雪上,她看向窗外的鵝毛大雪,低低地說道:「大哥,下雪了。」

她的聲音柔軟,帶著一絲的暗啞和疼痛,喬謹言的懷抱異常的溫暖,和夏侯的不一樣,夏侯總給她一種熾烈的要燒傷人的感覺,可是喬謹言的不同,她以前喜歡睡在他的懷裡,有種安寧的撕裂的感覺。他們無時無刻地都在渴望著對方,想要靠近對方。

喬謹言見她不再動,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的微笑,低低地說道:「我記得你最愛下雪天,最害怕的就是雷雨天。」

她又像他之前認識的小四了,收攏起了所有的刺,柔軟地縮在他的懷裡,把他當成一切,她不愛理會外界的事情,整日捧著書靠在他懷裡看,各種類型的龐雜書籍,她都能看的津津有味,看到好玩的會咯咯笑,看到虐心的就會哭的一塌糊塗,把眼淚都蹭到他的衣服上,說道:「大哥,我們以後一定不要像他們一樣。」

他那時很詫異拿過她的書才發現她看的居然是一本言情小說,故事的結局是女孩死了,男孩自殺。他心尖一顫,替她擦去眼淚,保證道:「阿鎖,大哥保證,我們不會像他們那樣。」

他無法想象倘若阿鎖死了,他會怎麼辦?最痛苦的莫不過於孤獨終老,最不負責任的便是自殺。他那時看著這個柔軟的少女才驚覺,他們往後的路該是何等的難走。

也是從那時開始,他開始為將來的事情做謀划,他和阿鎖絕對不能是那樣的結局。

「我記得你以前總愛在下雪天出去,經常深夜才回來,白雪都沾在你的大衣上,你走的飛快,我時常開門走出來只看見你的大衣一角消失在樓梯間,我總想追趕你的腳步,可是怎麼都追不上。」喬鎖的身子漸漸柔軟起來,她看向喬謹言,湊近他的眼睛,想看清他眼底的暗涌,低低地問道,「你愛我嗎,大哥?」

她知道問一個男人愛不愛她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十個男人有九個都說愛。可就算是欺騙,她也想聽喬謹言說愛。

她愛了他好多年,愛的這般的痛苦,為什麼他不能愛。

喬謹言表情有了一絲的變化,看向懷裡這個長發蒼白的少女,她長得真好看,最難能可貴的是內心善良,三年過去了,她越發地涼薄孤獨,可是笑起來時還是和當年一樣,這樣的喬鎖,他怎麼能不愛。

「阿鎖,男人的愛從來不表現在嘴上。」喬謹言低低地說道。這個雪夜,他只想靜靜地抱著她,沉默地呆在一起,不願意去碰觸那些傷口和坎坷鴻溝,他的路一直是堅定的,阿鎖就算是走錯了路,他也能及時將她拉回來。他要的是長長久久,而不是一時的歡愉。他從來不說他的愛,他只想為她撐起一片天地。

喬鎖見他避開話題這般說來,也低低一笑,他總是這般聰明,從來不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因為他知道他們之間的問題不僅僅是愛或者不愛那樣簡單。

「曾經我以為愛情是生活的全部,必須要找個自己最愛的人結婚,那樣子才算是幸福,可是後來我發現,不愛便不會痛,這是生活最好的方式。」喬鎖將腦袋靠在後座,淡淡地嘆息,說道,「我一直是個孤獨的孩子,這幾年來我自甘墮落想要引起大家的注意,想要你們給我更多的愛,可是沒有人在乎我,你娶了凌婉,有了自己的生活,三哥全世界瘋跑,母親有喬思,父親有權勢和數不盡的情人,我一個人在黑暗裡腐爛著,後來我抓住了夏侯,就像以前我那樣沒有自尊地糾纏依賴你一樣。

我自卑、缺愛、如同菟絲花一樣才能生存下來。所以大哥,我現在有夏侯了,我不能再抓住你的手了。」

她說的極慢,極多,夏侯能給她的,他不能給。

喬謹言靜靜地聽著,許久,沉沉地說道:「如果有一天夏侯能給你的一切,大哥也能給,你願意回到大哥的身邊來嗎?」

喬鎖低低笑起來,她感覺雙眼脹痛的厲害,真是傻大哥,他們永遠都不可能結婚生子,世俗的眼光,還有家族的阻力註定了他們不可能在一起。夏侯能給她的,他永遠都不能給。她怎麼能回到他的身邊來?做暗地裡的情人嗎?如果愛情必須要卑微到這種程度,那何必要去愛。

年少時她已經卑微了一次,換來了那樣的下場,如今還要重蹈覆轍嗎?

「就算有那麼一天,也許我也不會回來了。你說的對,時過境遷,錯過了便是錯過,很多事情是無法回頭的,更何況我有了夏侯,你有了凌婉。」喬鎖偏過頭去,擦去淚水。

「那,如果我離婚呢?你還要跟夏侯結婚嗎?」喬謹言淡淡地說道,他的聲音極輕,極平靜,如同說著一件最平常普通的事情。

「大少,到顧家了。」John將車停在顧家的古宅前,提醒道。

喬鎖看了看外面的雪夜,然後才反應過來喬謹言說了什麼話。她猛然轉頭看向他,發現他臉色平靜如水,茶色的深眸波瀾不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不愛我,放了我(一)

50.8%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