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終章

第18章 終章

「可是你是女孩子,你是天下最尊貴的女孩,惟一的公主。」景佑看看劉榕,她就笑着看自己,所以呢,兒女都是債。不過景佑又想到了夢中的那群兒女,又輕嘆了一口氣。那群孩子更要命,所以想想也算了,柔聲對女兒說道。

「我二十歲就聽話的乖乖嫁人,我要做大夫。」棉棉堅定的看着父親。

「你現在想嫁都成。」景佑又捂胸口了,自己有逼她成親嗎?他回頭看了森希一眼,這丫頭不會以為自己要把她嫁給他吧?

「我就毒死你們給我挑的人。」棉棉哪裏想得到父親已經想到這麼遠了,她只是覺得不公平,她也要自由。

劉榕安靜的看着女兒,卻收回了笑容。

「寶貝,我們真的沒想過逼你嫁人。想行醫,這是小事。想去,就去。娘這輩子,就你們兩個,你們倆個想讀書、想成大夫,都可以。你們從小沒叫他父皇,而是叫爹,為什麼?父皇,是父,更是皇。那是主子,不是爹。他也從不在你們面前自稱為『朕』。為什麼,因為他只想當你們的父親。所以明白是什麼意思嗎?沒有人能逼我的棉棉嫁給他不愛的人。不會疼你的人,你爹和我都不會答應的。所以,寶貝,你不能因為我們疼你,而逼我們。這不對!」

「對不起,娘!」棉棉本就是聰明的孩子,立即明白了自己的問題在哪。

「跟你爹道歉。」劉榕盯着女兒,並沒有笑。

「對不起。爹!」棉棉從善如流,劉榕還是拿茶掃輕敲了女兒的額頭一下,表示自己的不滿。

「乖!」景佑笑了。輕輕的拍拍劉榕的手背。這是劉榕的教女之道,縱是再疼他們,卻也有度,孩子們不能因為他們疼愛他們,而這麼對他們予取予求。

「娘,我真的能去開醫館嗎?」棉棉殷切的看着劉榕。

「當然,我說過。你是我惟一的女兒,這輩子,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劉榕笑了。

「那我呢?」臭寶猛的撲向母親。就像他其實不知道想要父母相信他什麼,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只不過,他被逼得有點狠。他現在實際和棉棉一樣。有點茫然。於是看到棉棉得到她要的,忙也要公平。

「我跟你們爹說好了,我不做太后。既然我不想做太后,臭寶當不當皇上,真的無所謂的。將來,我們不在了,新皇敢對付你們,坐上你們大舅舅的船。天高任鳥飛。」劉榕笑着捏捏兒子的臉。

「榕兒!」景佑無語了,劉榕現在跟兒子說這個。不過想想也是。到時天高任鳥飛了,他們也不用擔心孩子們會怎麼樣。倒一解之前的焦慮。自己實際是關心則亂嗎?

「由他們去吧!」劉榕輕輕的說道。

景佑輕嘆了一聲,是啊,自己想把一切都留給兒女們,他最愛的兒女,若是兒女們不想要,那麼為什麼讓他們痛苦。

「天高任鳥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我呢?是不是也可以不去西南?」森希盯着景佑夫婦,真是很鬱悶了,你們一家人秀恩愛,是不是應該讓他這個外人走遠一點。

「唉,你也是,若想回草原,也回去吧,若這江山,臭寶沒興趣接手,那麼,也許就該按着你們樂意的方向走下去。」景佑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看看劉榕,「茶涼了。」

「好,我們再來。」劉榕笑着撤去了涼掉的茶水,重新沏起茶來。

「娘,你該相信我,我又沒說我不要接。」臭寶翻了一個白眼,鼓勵的看看森希,「希哥哥我們去剿匪。」

「嗯,草原當總督可悶了,天天為點牧草都要着急,明明可以打土匪了,結果皇上還罵我,真是悶死我了。」森希忙說道,看到景佑那一抹失落,如果連臭寶都不忍看了,更別說森希了,忙表起決心來了。

棉棉左右看看,張著嘴,森森的覺得自己被出賣了,現在臭寶表明自己很乖,很聽話的去接老爹的事業。而這個大個子,擺明了,他會聽話的去西南剿匪,只有自己,要自己跟老爹說,她不要開醫館,然後老實的乖乖的等著嫁人?

「我……你們太壞了。」棉棉真想掀桌了。

森希一直留到晚飯後才出宮,他沒有跟景佑和劉榕提親,他突然明白景佑和劉榕為什麼當着他的面秀這個恩愛了。他們其實在告訴自己,對於子女,他們可以放下一切,只要他們開心。現在森希有點吃不準了,自己真的想要棉棉是因為喜歡她,還是喜歡有家的感覺?

喜歡她,他覺得有點誇張,因為真不是。小時候,他和棉棉根本不算感情。而現在才接觸一天,這算喜歡嗎?如果連喜歡都談不上,他有什麼信心向景佑夫婦保證,他是最疼棉棉,最真心愛她的那個人。

一個月之後,森希帶着臭寶去西南上任了,他只是新任的江西守備而已。沒有大軍的開拔,只是一個隨便的任命。這也表示,森希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只有棉棉,她是女孩,她還是必須留在宮中,他們不可能真的讓孩子們天高任鳥飛的。甚至於,他們不知道那去找一個棉棉真正喜歡的人回來給棉棉,因為她都沒有機會認識別人。兩個不老的倆口子再一次有種都是討債的衝動,都是債啊!

兩年之後!

「娘,什麼時候讓我給你看診?」棉棉又盯着劉榕。

「這輩子你別想了,我怎麼也不會輪落到聽女兒的話的。」劉榕根本不看女兒。

「所以你根本不相信我,只是不肯聽我的話。」

「不是,我信你,所以才不肯聽你的話。」劉榕很堅決。

「娘!」棉棉真是快瘋了,她現在還在胡大夫的醫館里做事,不過不再包成粽子了。

劉榕讓眉娘放開她,就當她是個平民的醫女,正常的在藥鋪里幫忙。正如劉榕想的,根本就沒人關注一個平民的醫女,就算漂亮點,其實也不敢有人真的打棉棉的主意。

那裏是京中最著名的醫館,就算小混混,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受傷,不會生病,於是哪裏敢得罪這裏的大夫,大家到了這兒也就規規矩矩的。棉棉也終於證明了自己,她真的學得很不錯。她和胡寶寶一樣,也真的是盡得胡大夫的真傳。

而森希和臭寶雖說兩年間不可能常回來,但一年回來兩次卻是正常的,森希可能是跟臭寶很好,於是跟棉棉也熟悉了。有時他們倒是能說幾句,森希也會幫他們弄一些西南特有的藥材。

而他們家的孩子,走到哪裏也喜歡寫遊記,臭寶最常做的,就是把自己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快馬加鞭的弄回來給姐姐看。而棉棉的回信能說什麼,自然也就只有她每天見過的病例。

在臭寶和棉棉都不清楚時,其實森希與棉棉其實不知道何時,就這麼搭上線了。森希也從棉棉的那些信中,看到了真實的棉棉;而棉棉從臭寶的信中,也看到了一個真實的森希。

等著西匪患消除,森希帶着臭寶回朝時,景佑和劉榕好像都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只能盯着森希,劉榕糾結了一下,好一會兒,才說道,「我能說,我嫌你長得太高嗎?」(未完待續。)

ps:別問我臭寶娶了誰,別問我,他們生了什麼,等我寫了他們的孩子,你們是不是要我寫孫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本宮身邊趣多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本宮身邊趣多多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終章

100%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