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且待後傳

第六零四章且待後傳

絕無情是真的窮途末路了,零號與我相互妥協,絕無情的計劃完全失敗,回去之後,必定要受零號的懲戒,不要說五大隊總首領之位保不住,能不能保住命,還是兩說,所以他這番舉動,就是要拼個同歸於盡!

與零號、與我陳家拼個同歸於盡!

大老闆是堅定不移的倒陳派,絕無情殺了零號,零號死在了陳家的地盤上,大老闆上位之後,要是將零號之死,強行嫁禍禍給陳家,那陳家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如此,絕無情自己雖死,卻也拉了零號和陳家做墊背,解了心頭之恨!

此人,好生惡毒!

真是殺人可恕,情理難容!

再看渾天成,他已經默然無語,只是他的目光閃爍不已,顯然也是動心了。

絕無情的手,越捏越緊,零號開始兩眼翻白,滿臉漲紅。

我盯著絕無情,心中已然動了殺機。

滅了這個狼心狗肺的權力機器,救下零號,零號欠我一條命,我走之後,陳家村的安危,將會更有保障。

不過,渾天成也是害群之馬,留下他,貽害無窮!

「渾天成!」我冷冷道:「絕無情要以下犯上,你不管嗎?」

渾天成搖搖頭道:「我跟他一樣的級別,我管不住。」

「殺!」

絕無情突然目眥盡裂,大喝一聲,就在此時,我將手一招,逍遙遊之大周天步!

過來吧!

絕無情身子如倒飛般疾馳而來,瞬間已是到了我的跟前,我的手就捏在他的後頸,低聲道:「絕無情,陳弘生,從今而後,你我之間的恩恩怨怨再也沒有了,我會永遠記住伏牛山中的那個陳弘生,與華明、紫冠道人並肩作戰的陳弘生,而不是後來的權力機器絕無情。」

「咔嚓!」

說完這段話,我手上勁力輕吐,絕無情的頸椎處傳來一聲脆響,腦袋歪歪扭扭的垂了下去。

「陳元方……」

絕無情瞪大了眼睛,喃喃說出這三個字,便再無聲息了。

那鷹一樣的眼睛中,緊縮的瞳孔,漸漸變大,終究成為虛無。

一代梟雄,就此隕落!

無論是絕無情,還是陳弘生,都去往來世了……

「啊!」

老妹突然發出一聲尖叫,我的心都是一揪!

這一刻,我突然異常難受!

想哭,想吐!

想要歇斯底里嘶吼一聲!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此時此刻,我的體會竟然是如此清晰!

殺人,當真不好受,但我卻不得不殺人!

「陳,陳元方,你,你——」

渾天成驚恐地叫了起來,我抬起頭,環視諸人,就連我們這邊的人,也都臉色難看至極。

零號還在咳嗽,伏著身子咳嗽,旁邊有人在給他捶背,他一把推開,咳嗽的肺都像是要爆炸了。

我嘿然看向渾天成,將手一招,道:「你也過來!」

渾天成在慘叫聲中,不由自主地被我以大周天步拉到了近前,驚恐道:「你,你想幹什麼?」

我冷冷道:「絕無情已經死了,你還想獨活嗎?」

「你,你不——」

渾天成的話還沒有說完,我的手便再次用力!

「咔!」

一聲脆響,渾天成的脖子,也斷了。

「反了!反了!」

九大隊的人叫了起來。

剛才絕無情以下犯上,我殺了他,五大隊沒人吭聲,但渾天成不同。

他的人,全都叫嚷起來。

「誰敢上前!」

望月挺身而出,四隻眸子睥睨眾人,冷冷道:「我師父義不殺人,剛才那兩個,是畜生!誰敢為畜生言語,也為畜生,殺無赦!」

陳漢名、曾子仲、表哥、木仙等眾也紛紛準備動手。

九大隊諸人悚然動容。

「安靜!」

我以森冷的目光望向九大隊諸人,道:「渾天成與絕無情密謀以下犯上,被我誅除,你們哪個是他們的同夥?站出來!」

沒有人動。

場中一片靜默。

「走吧!」

零號站直了身子,冷漠地看了看地上絕無情和渾天成的屍體,道:「絕無情和渾天成以下犯上,圖謀作亂,你們沒一人敢上來幫忙,陳元方正當防衛,為民除害,沒有罪過。帶上他們的屍體,走!」

「是。」

眾人默默抬起了絕無情和渾天成的屍體,頹然而去。

零號臨走時,又回望我一眼,道:「陳元方,我的要求,你若做不到,可就……」

後面的話,他沒有再說,而是轉身離去。

我自然能懂他的意思。

「殺得好!殺得好!」

老舅叫了起來。

曾子仲點頭道:「這兩個狼子野心的東西不除掉,繼續執掌廟堂,術界不會有安寧的!」

張熙岳道:「元方是菩薩心腸,霹靂手段啊,我輩不及,遠遠不及。」

「可是那個零號,他就這麼走了?」陳漢達道:「絕無情和渾天成就這麼白死了?」

「這是權力鬥爭的結局。」

我道:「這場權力的角逐圍繞天書而進行,天書拿不到手,大老闆和二老板都輸了,只有零號是最終勝利者。所以他放過我,絕無情要跟他同歸於盡,未必不是大老闆的授意,渾天成站錯了隊,兩人都是必死無疑,零號回去之日,便是大老闆和二老板垮台之時,我只不過成了零號殺人的刀。可是,我若是不做這把刀,陳家村的安危由誰來照管?大老闆和二老板不會放過他們的,即便是我走了,陳家村也不會安寧。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咱們按部就班走吧。」

二叔道:「他們派來陳家村的人,會不會還在?」

陳漢名道:「我已經派人去看了,正如元方所說,這是一場以天書為核心的權力角逐,零號勝利了,就絕不會再留戀咱們這裡,而是要迅速回到權力的核心,我想他應該會徹徹底底離開的。」

「那神相令呢?」木仙道:「那個零號說要解散神相令,怎麼辦?」

「這個令牌……」

我將神相令握在手中,緩緩摩挲著,道:「術界最大的邪教血金烏之宮已經不復存在,其餘惡勢力也被晦極剷除,想必會安寧很長時間。但是,這世間,有黑就有白,有好就有壞,邪教惡徒會層出不窮的,血金烏之宮覆滅了,還會有第二個大的邪教崛起!這個神相令,我想留下來,當我不在人世時,將它交給我的繼承人,希望令下諸門諸派,能感念我曾經的苦勞,幫助他,共同維護這一片清平術界!」

元媛道:「哥,你不在人世是什麼意思?」

我笑道:「你馬上就會知道的,放心,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神相!」張池農突然叫了起來:「你的繼承人又是誰?」

「你也會知道的。」我道:「我看你就很不錯,有朝一日,我的繼承人和你到一處了,請你千萬不要冷落了他。」

「我一定竭力相助!」池農攥著拳頭,激動地滿臉通紅。

「諸位!」我大聲道:「走吧,到公中大院,當著所有天下同門的面,做一個了斷!」

是該要了斷了。

所有的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只要我離開這個世界,帶著我的人,離開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便都塵埃落定了。

神相,只是曇花一現的傳說,人們會遺忘這裡發生的一切,也會永遠記在心裡。

是夜,大風裹卷天地!

陳家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如此劇烈的風!

一夜之間,所有的花,全部凋零,所有的葉,全部落盡!

只是在次日,天又好的出奇,千里無雲,陽光燦爛。

我們一行人,在守成和尚的陪同下,於這日下午,遞次到了項山寺。

三爺爺在那裡已經等候多時。

只是我們的人太多,項山寺幾乎已經容納不下。

守成和尚再次大顯神威,叫上徒弟徒孫們,一起施展手段,流水席似的烹出一桌又一桌的素齋。

吃到最後,賓主盡歡之際,我咬著一塊素雞,突然心中一動,拉過守成和尚叫道:「大師忒不老實,你這菜究竟是素菜還是肉菜?為什麼素雞吃出了肉雞的味道?」

「哈哈哈!」守成和尚大笑道:「元神,這道菜可不是貧僧做的!項山寺的大小和尚們,沒人敢殺雞。」

「那這菜是誰做的?」

「你猜?」

「我可猜不出來。」

二叔叫道:「這大禿驢肯定在後院藏了女人!」

老舅也起鬨道:「對,我也是這麼想的!」

「哎呀!」守成和尚也叫道:「你們猜對了!」

我一愣,道:「真藏了女人?」

「這女人,元神可是認識的。」守成和尚笑眯眯道:「人家特意為了你來做的飯,你猜猜是誰?」

「特意為了他?」木仙和阿秀都把目光移了過來。

「是江靈姐姐!」老妹叫道。

奶奶笑道:「我看不是,江靈可是藏不住的妮子。」

「難道是……」我心中突然一動,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誰呀!」守成和尚道:「猜!」

「他要是猜不出來,就把吃過的飯,給我倒出來!」

屋門「吱呀」一聲打開,月光下,兩道清冷的目光掃射進來,直刺我的雙眼。

「是你!」

我雖然猜到了,但還是莫名的一驚。

「我要殺你,只是聽說你要躲,躲到世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去,那我還怎麼殺你?」

「姐,我也要跟著你殺人!」一道清脆動聽的聲音響起,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跳了進來,明眸皓齒,笑道:「我叫邵如薇!剛才你們吃的飯,還有我做的!」

我笑了起來:「小妹妹,你要跟著你姐姐一起走嗎?」

「對,我要看姐姐怎麼殺你!」

「哈哈哈……」

眾人一起鬨笑起來。

「這裡這麼熱鬧,不請我進來喝一杯嗎?」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一身板正的中山裝、一頂熟悉的八角帽頃刻間映入眼帘,一張國字大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和煦笑意:「元方,別來無恙。」

我徹底呆住了。

奶奶、三爺爺、五爺爺、七爺爺、老爸、二叔、老妹……全都站了起來。

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驚愕和喜悅的色彩。

我盯著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淚水無聲的滑落,滑落,落入這熱鬧而寂靜的深夜……

(麻衣神相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神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麻衣神相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零四章且待後傳

100%
目錄
共60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