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天魔池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天魔池

原始魔域,金陵城,百族競鋒的九位天驕齊聚,金榜題名,名震天下。手機訪問m.56shuku.net

金陵城內,天魔皇族三太子受皇者之命,帶領九人朝著天魔池走去。

原始魔境中,百族林立,天魔一族毫無疑問是百族中的最強種族,然而,除卻天魔一族,其餘的大族實力也不容小覷,尤其是鱗族,巫族,黃金獅子一族等皇族,即便總體實力不如天魔一族,但是依舊讓人無法忽視。

百族競鋒,是各個大族博弈的結果,未來與天外天的戰爭,天魔一族毫無疑問是百族的主導,為了安撫眾族,必須也要拿出相應的誠意。

凡是金榜題名之人,可進入天魔池修鍊百日,能得到多少好處,但憑各人的造化。

天魔一族以強大的肉身聞名天下,沒有任何種族可以匹敵,即便號稱百族最強防禦的鱗族,都不敢輕易觸其鋒芒。

天魔鍛體,千錘百鍊,其中,進入天魔池修行便是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

然而,天魔池的所在,一直以來都是天魔皇族的隱秘,除了皇族嫡親和少數地位極高的王族強者,天下無人可知。

這一次百族競鋒,各大種族的目的除了皇級至寶陰陽非玉,便是這進入天魔池的機會。

十個名額,百族和天魔皇族最終商定的結果,也是天魔皇族最後的底線。

金陵城北七百里,玄清帶著九人走來,遠離魔城,周圍漸漸安靜下來。

洪淵、金鱗兒等人看著四周森寂的荒地,臉上凝色閃過,天魔池就在這裡嗎,如此荒涼,甚至連一個把守之人都看不到。

「九皇叔」

荒原上,玄清停下腳步,躬身行了一禮,神色恭敬道。

話聲方落,天地間,幽光大盛,周圍虛空突然搖動起來,景象變幻,讓人震驚。

寧辰見狀,眸子不由自主的一震,不可能!

黃泉禁!

天魔一族中怎會有黃泉禁?

百族和人族各有長短,按道理說,天魔一族不善於此,不可能將神禁的變化推演到如此程度。

三大神禁不同於天下間任何功法,極難掌握,對於悟性和心智的要求極為苛刻,人族尚且少有人能夠掌握,更不用說擅力不擅智的天魔一族。

但是,眼前布置神禁之人,明顯已經接近大成,千萬次變化,可封紅塵。

難怪這麼多年來,百族一直查不到天魔池所在之地,有黃泉禁的阻隔,即便巫族,也很難窺得其蹤跡。

天授之能,人力難及,對於巫族這樣以通曉天機聞名的大族,三大神禁毫無疑問是其最大的剋星。

思緒間,九人眼前,神禁開啟,無盡歲月來,從未現於世人眼前的天魔池出現,萬丈碧潭,日月分隔。

一陰一陽,魔氣涌動,至純無比的魔氣,不帶任何負面力量,讓人一眼便移不開目光。

凡人入魔,至悲失心,踏入魔道的人類,多數雙手沾滿血腥,最大的原因非是力量的影響,而是心性的迷失。

任何力量,最初始時,皆沒有正邪之分,神元如此,仙力如此,魔氣亦是如此。

賦予力量正邪的永遠都是人心,而不是力量本身。

天魔池旁邊,一棵桃花樹隨風搖曳,樹下,渾身酒氣的中年男子一口一口灌著酒水,衣衫襤褸,絲毫看不出皇族的樣子。

「九皇叔」

玄清上前,再次恭敬一禮,道,「父皇和八皇叔讓侄兒帶這些人進入天魔池。」

桃花樹下,中年男子沒有理會,依舊一口口灌著酒水,目光獃滯,看不到絲毫精神。

玄清心中一嘆,沒有再多言,目光看向後方九人,開口道,「你們進去吧,自己選擇合適的地方,你們只有百日的時間,還請好好珍惜。」

金鱗兒等人聞言,紛紛邁步走向了天魔池,百日的時間十分短暫,容不得他們浪費。

眾人後面,寧辰看了一眼桃花樹下的中年男子,心中閃過一抹忌憚,此人的實力,絕對在旭日王之上。

旭日王已是王者最頂端的強者,距離證得皇者道果只有一步之遙,眼前的中年男子並沒有石皇和勾皇那般蓋世無敵的威壓,說明還沒有進入皇者境,但是,此人給他的危險感卻是超過了他所見過的任何一位王者。

桃花樹下,中年男子感受到來自天魔池前的目光,卻是沒有任何理會,默默地飲著烈酒,日復一日地麻痹自己。

天魔池前,寧辰收回目光,沒有再多想,邁步走入天魔池。

冰冷的池水,森寒刺骨,月池中,寧辰雙目閉合,運轉功體,開始吸納池中魔氣。

相隔不遠的日池中,洪淵、袁天等人同樣也開始修鍊,淬鍊肉身。

天魔池前,看著九人全部進入其中,玄清目光移過,再次看向桃花樹下的男子。

他聽父皇說過,在天魔皇族無盡歲月的歷史中,九皇叔的資質可謂是古往今來第一人,百年踏仙,三百年紅塵,更是在不足千年的歲月內邁入了王者境,修鍊速度之快,驚世駭俗。

然而,九皇叔最終卻是因為一個人類女子,選擇了放棄自己,永遠地停步在皇者境前。

天魔薄情,皇族更是如此,唯有九皇叔是一個例外,用情至深,最終為情所困。

天魔池內,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九位百族的天驕全部入定,全力藉助天魔池的力量,淬鍊己身。

機會難得,誰都不願耽擱一分一秒,運化功體,將天魔池的魔氣化入體內。

月池之內,素衣白髮的身影靜立其中,本體為掩護,傾力助魔身吸納天魔池的力量。

「不夠!」

本體之中,魔身低聲怒吼,對於力量的渴望,越發難以壓制。

寧辰睜眼,餘光掃了一眼桃花樹下的中年男子,許久之後,心思定下,沉聲道,「拼一把,你想怎麼做便怎麼做,我掩護你!」

「好!」

魔身回應,魔氣釋開,無聲無息在天魔池中蔓延,瘋狂吞噬月池中的力量。

寧辰雙手各自結印,黃泉、歲月神禁齊開,蔓延千丈,將周圍時空封閉。

天魔池前,玄清靜靜看著九人,目光不時掃過月池中的素衣年輕人。

對於此人,他始終看不透,似乎憑空出現在這個世界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驚艷天下。

這樣的強者,不該默默無聞才是,但是,即便他動用了皇族的力量,也無法查出此人的底細。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人的來歷定然不同尋常,他必須仔細觀察。

桃花樹下,中年男子一口將壇中烈酒飲盡,看了一眼堆積成山的酒罈,目光中閃過迷茫。

「來人,去拿酒!」

中年男子將手中酒罈扔到一旁,喝道。

一聲怒喝,整個神禁空間間,雷霆大作,奔騰之聲,震耳欲聾。

天魔池內,八人全都被這怒喝聲震醒,功體反噬,嘴角溢紅。

天魔池前,玄清臉色微變,看向桃花樹下的中年男子,開口道,「皇叔切莫動怒,侄兒這就去拿酒。」

說完,玄清目光掃過天魔池內的九人,旋即快步朝著神禁空間外走去。

剛才是他看錯了嗎,九皇叔那一聲怒喝,連黃金獅子一族和鱗族的兩位傳人都被反噬,那位叫寧辰的年輕人似乎絲毫沒有收到影響。

思緒之間,玄清走出神禁空間,疾速朝著金陵城掠去。

天魔池,月池之中,黃泉、歲月聯合開禁,封印千丈空間,將一切氣息阻隔。

神禁內,魔氣無形蔓延,瘋狂吞噬天魔池的力量,絲毫沒有被方才的動靜影響。

與此同時,原始魔域最深處,一股股強撼異常的力量沉浮,最弱者,都不下於王者境。

「許久沒有見過九弟,不知道他現在如何了。」

眾多強大的氣息中,一人開口,輕嘆道。

「還能怎樣,一個酒鬼罷了,爛泥扶不上牆。」

又有一人開口,冷聲道。

「老五,你的話有些過了。」

第三人開口,平靜道。

「事實就是如此,現在的老九,只是一個酒鬼,毫無用途。」

先前之人再次出聲,嘲諷道。

「安靜!」

就在這時,眾多強大的氣息中,一道異常威嚴的聲音響起,制止了幾人繼續說下去。

眾人聞言,立刻禁聲,不再多言。

「七弟,天魔池似乎有些不對勁,你察覺到了嗎?」

「嗯。」

又一道強悍異常的存在開口,道,「的確有些不對勁,魔氣損失的出乎意料,以那些年輕人的修為,不該如此。」

「讓玄清查一查怎麼回事?」

「明白」

金陵城,玄清帶過千壇烈酒,身化流光,北行而去。

北方七百里,玄清來至,邁步進入神禁空間,將千壇烈酒放在了杏花樹前。

杏花樹下,中年男子抬手拘過一攤烈酒,大口喝了起來。

「玄清」

這一刻,天地間,一道威嚴的聲音傳音而來,道,「天魔池有變,魔氣損失過快,查一查是何原因。」

「是!」

玄清聞言,神色凝下,應道。

天魔池內,寧辰一邊撐持兩大神禁,一邊凝聲問道,「還要多久,再這樣下去,很可能被人發現異常。」

「十日!」

魔身開口,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品帶刀太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一品帶刀太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天魔池

100%
目錄
共107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