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也是一個高手

第125章 也是一個高手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蒼穹之主最新章節!

「該死!竟敢把我傷成這個樣子,小賤人,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娜迦蛇妖勃然大怒,蛇尾猛的一甩,好似一條猙獰大鞭,朝着飄雪橫掃而去。

當!飄雪那口下品寶器飛劍斬殺過來,都被這一鞭掃飛出去。

「不好。」眼看飄雪就要遭到娜迦蛇妖的含怒一擊,花藍香俏臉一變,連忙取出一道『飛天符』往自己身上一拍。

嗖!憑藉飛天符暫時帶來的飛行能力,花藍香迅速往飄雪飛去,「飄雪,快躲進我的護身法球里。」

飄雪不敢怠慢,連忙操控紅粉劍繼續與娜迦蛇妖廝殺,自己則趁機快速躲進了花藍香的護身法球里。

花藍香的護身法球,是『海神項鏈』發出來的防禦,此刻變化到了能有丈許大,把兩人守護在其中完全足夠了。

砰砰砰!

娜迦蛇妖暴走了,整個殿堂到處都是驚天動地的轟響,周圍本就殘破的神像,祭台,都在娜迦蛇妖的翻騰下變得七零八落。

飄雪的紅粉劍,一直在與娜迦蛇妖糾纏,但是已經落入了下風,娜迦蛇妖畢竟曾經是耀星期妖怪,此刻顯現出了老奸巨猾的經驗,一邊打得紅粉劍毫無招架之力,一邊又連連對着海神項鏈的護身法球進行攻擊。

攻擊很猛烈,但是落到天藍色的護身法球上,不是被彈開,就是輕易被擋住,而護身法球只是顫抖了幾下。

「果然,這頭娜迦蛇妖,果然破壞不了海神項鏈這件極品寶器的防禦。」

陸風在一旁看得直搖頭,「可惜這個花藍香法力太低,也不知道怎麼運用海神項鏈對敵,不說這條海神項鏈,就是那口下品寶器飛劍『紅粉劍』在我手裏,我也能一劍把這頭娜迦蛇妖劈死……可惜我手裏只有靈器……」

「破破破!給我破!」

娜迦蛇妖大吼著,一舉震飛了飄雪的紅粉劍,繼續瘋狂的對把飄雪、花藍香兩人籠罩的護身法球進行攻擊。

「藍香,怎麼辦,我不是這頭蛇妖的對手。」

天藍色的護身法球里,飄雪的臉色有些難看,「這頭娜迦蛇妖的戰鬥經驗太豐富了,完全就是一個老妖怪,我的紅粉劍起初還能壓制它,可現在它洞悉了我的套路,我的紅粉劍也壓制不住了……是不是應該通知谷主大人來救我們?」

「不行,這裏的事情絕對不能讓我母親知道。」

花藍香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們是偷偷跑出來的,要是木行精火沒帶回去,反而遇見危險惹得母親不高興,那她會怎麼懲罰我?肯定又要關我禁閉,我才不要被關禁閉。」

「可是藍香,我們不是這頭蛇妖的對手啊。」飄雪憂心忡忡的道,「除了讓谷主大人來救我們,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快點做決定吧,維持海神項鏈每時每刻都要消耗大量法力,就算你身上有法晶補充消耗,我們也堅持不了多久的。」

「可惡,如果我的修為能再提升幾個境界就好了。」花藍香氣得緊了緊粉拳,「那樣我就能催動海神項鏈裏面的陣法,輕鬆就能把這頭蛇妖殺死,可我現在只是兩暗星的境界,只能催動海神項鏈的防禦。」

「誰讓你不聽谷主大人的話,平時不好好修鍊?」

「呆在同一個地方修鍊太無聊了,我想像我姐姐一樣,一邊四處遊歷一邊修鍊,那才是我嚮往的修行。」

花藍香憤懣的道,「飄雪,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不也和我一樣,覺得閉死關修鍊太無聊嗎?不然你為什麼跟我一起跑出來?」……

陸風真的服了,在這生死攸關的危機當頭,這兩人居然還有閑心拌嘴。

「你們兩個小賤人,是不是覺得身上有寶器護體,我就奈何不了你們啊?」

娜迦蛇妖沒有再攻擊,突然盯着花藍香脖子上的海神項鏈冷冷的獰笑起來:「這條項鏈,的確是一個好東西,我都不捨得拿來賣錢了,就留着以後用來防身吧。」

「大言不慚,你先把我的護身法球破開再說。」花藍香冷哼道。

「怎麼,你覺得我破不開你的護身法球?」

娜迦蛇妖那幽冷的雙眸,突然浮現出了一絲妖異的紅芒:「也罷,今天我就再損失一點點精血,把你這個護身法球破了。只要能得到你們兩人身上的寶器,損失點壽命精血也沒什麼。」

語罷,娜迦蛇妖突然搖身一變,再度恢復兩頭四臂的人首蛇身形態,恢復人形的它張口一噴,噴出來了一團拳頭大小蠕動的精血。

然後娜迦蛇妖四臂齊用,快速揮動,似乎在結着什麼咒印。

砰!那團拳頭大小的精血,突然蠕動到極限猛地一炸,炸裂成了一大片猩紅霧氣,這些猩紅霧氣隨着娜迦蛇妖的冷冷一笑,好像有靈性一般迅速將花藍香那天藍色的護身法球,包裹在了其中。

嗤嗤嗤,護身法球一接觸到這些猩紅霧氣,好似被潑了硫酸一樣,居然冒起了青煙,那本來堅不可摧的護身法球,現在居然在肉眼都能看見的速度下,被猩紅霧氣迅速腐蝕出了幾個大洞。

「不好。」花藍香俏臉大變,連忙調動法力對破損的護身法球進行修補,通過海神項鏈的加持,破損的護身法球瞬間就被修補好了,但是花藍香身上的法力,也在瞬間消耗了大半。

而周圍那些猩紅霧氣,還在繼續對護身法球進行連續的腐蝕,這樣持續下去,便是她身上有法晶,也堅持不了盞茶功夫,海神項鏈的護身法球就要被破。

一旦護身法球被破,那兩人一下就會成為任人宰割的魚肉。

花藍香似乎也覺察到了這點,俏臉瞬間變得蒼白。

「哈哈哈……」娜迦蛇妖則大笑起來,剛才噴出大量精血,雖然讓她損失不小,可只要能快速破掉這個護身法球,到時候殺了這兩人奪取寶物,還在乎什麼損失?

「你們兩個小賤人,笑啊,剛才不是很能笑嗎,現在怎麼笑不出來了?」

娜迦蛇妖嘲笑着,殘忍的看着法力迅速消耗一空的花藍香:「你就算是焚香谷聖女,身上有法晶,又能堅持多久?你以為你身上有極品寶器護體,就沒人奈何得了你?極品寶器是不錯,可惜用在你手裏,那是暴殄天物,如果你的境界能再高一點,我不僅拿你沒辦法,相反還會死在你這件寶器下……只怪你境界太低了,自己要死,還要連累別人……」

「飄雪,對不起,我不該帶你出來的。」

看着那一點點被腐蝕的護身法球,花藍香左手取出一塊核桃大小,亮晶晶寶石似的『法晶』,一邊吸收著補充法力的消耗,一邊盯着右手的符簡。

這是她的母親,『焚香夫人』以廣大神通,凝練出來的一道傳音符,只要不離開聖王朝,在任何地方一激發這道符,都會被『焚香夫人』瞬間感應。

而『焚香夫人』也會立馬施展時空大挪移,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時空大挪移,是一門無上神通,只有銀月修士才能修鍊不說,並且就算學會,一百年裏,也只能使用一次。

因為時空大挪移,一挪就是一萬里,這種手段已經違背了天道,除非你能掌控法則,超越天道,才能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仙人都難以超越天道,何況凡人?

所以『焚香夫人』明確的告誡了花藍香,讓她在不能激發海神項鏈的攻擊大陣之前,千萬不要偷偷跑出去,免得遇見什麼危險,浪費一百年才能使用一次的『時空大挪移』的機會。

本來以花藍香這種身份,即便遇見什麼危險,只要報出身份,就沒人敢殺她。因為誰敢殺她,就意味着和焚香谷這個仙道大門派全面宣戰!所以即使是魔道的人,也不敢動花藍香這種大有來頭的人,以免引起第三次仙魔大戰。

這次也是花藍香倒霉,遇見了被時空亂流卷到這裏的娜迦蛇妖。

在花藍香來這裏之前,就有十幾名仙道門派的弟子死在娜迦蛇妖手裏,娜迦蛇妖也知道一旦讓花藍香離開這裏,橫豎都是死,所以乾脆豁了出去,如果能死裏求生成功,還能大發一筆橫財。

「飄雪,你別擔心,我這就給我母親傳消息,讓她來救我們……」

花藍香好似丟了魂一樣,就要把手裏的符簡捏碎。

「不好,這個焚香谷聖女手裏,還真有傳音符。」

娜迦蛇妖臉色大變,居然把口一張,再度噴出一口精血,精血把它的四把鋼叉全部染成了鮮紅之色,帶着嗚嗚嗚的破空風響,四把鋼叉齊齊刺向了在猩紅霧氣下遭到腐蝕的護身法球,想一舉破掉法球,送兩人歸西。

「不好!」法球中的飄雪臉色大變,一旦法球被破,花藍香肯定瞬間死亡,屆時就算捏碎了符簡,『焚香夫人』也來不及營救。

關鍵時刻,飄雪把自己那僅有的法力再次注入紅粉劍,想以此阻攔娜迦蛇妖對法球的破壞。

可惜她的紅粉劍,只是螳臂當車,在娜迦蛇妖那被精血染紅的四把鋼叉下,一下就被彈飛出去。

砰!四把鋼叉到來,那已經被猩紅霧氣腐蝕得寶光暗淡的天藍色法球,終於轟的一聲,爆裂開來。

四把鋼叉帶着凌厲勁風,繼續刺殺下來,刺向花藍香的腦門。

在這危機當頭,花藍香不知道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居然一時愣住了,連手裏的符簡也忘了捏碎。

「不好!」眼看下一刻花藍香就要慘死在鋼叉下,飄雪突然白著臉一閃,出現在花藍香身前,居然想充當肉盾!

「飄雪!」這個時候花藍香終於反應過來了,一把將擋在身前的飄雪推開,手裏也一緊,就要把符簡捏碎。

但就在這時,就在娜迦蛇妖的四把鮮紅鋼叉,就要刺殺到花藍香的身上時,砰!一把戾氣衝天的妖刀,突然斬殺過來,不僅瞬間將四把鋼叉攔截,還把那四把鋼叉,攔腰斬成了兩半!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說娜迦蛇妖,你是不是忘了這裏還有一個人?」

「什麼?」娜迦蛇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看自己的鋼叉就要把這個焚香谷聖女刺死,但它做夢也沒想到,半路會殺出一把妖刀,並且這把妖刀,還將自己的四把鋼叉砍成了兩半。

武器瞬間變成廢品,焚香谷的兩個女弟子也藉機連連後退,娜迦蛇妖一張臉都快扭曲了,轉過頭,咬牙切齒的盯着殿堂門口,那一直被它無視的陸風,神色異常猙獰。

它哪裏想得到,那一直被它無視,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兩暗星少年修士,居然也是一個高手!

「怎麼,娜迦蛇妖,你看起來好像有點意外的樣子?」陸風冷笑着舔了舔嘴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蒼穹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蒼穹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5章 也是一個高手

74.85%
目錄
共1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