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識好歹

第40章 不識好歹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蒼穹之主最新章節!

「是靠山領的人來了。」

「前段時間不是傳出了魔陽領想要收購靠山領領地的消息么,沒想到靠山領的人還真敢來赴宴,這下有好戲看了。」

眾多領地的人見到陸風、陸長山一行人的出現,臉上都露出了一副圍觀看戲的表情。

「終於來了!」坐在貴賓席處的秦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只要靠山領的人敢來,她就有數之不盡的方法對付靠山領的人。

「快看看我們來了什麼客人。」

魔陽領深處,幾名勾肩搭背的年輕人帶著一臉的輕笑,徑直向陸風走去。

這幾名年輕人,都是落日領的人。

「這不是陸風么?」幾人中為首的一名陰冷年輕人陰陽怪氣的道:「聽說你拜入了七玄門,不是應該在七玄門修鍊么,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來丟人現眼么?」

「你是什麼人,敢這麼對我們小領主說話?」

站在陸風身後的幾名陸家小輩神色一怒,看出了眼前這幾名年輕人來者不善。

「我們是落日領的人。」那陰冷年輕人淡淡道:「陸風,我家歐陽倩小姐不久前已經返回七玄門了,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回來的正好,不知道你準備好在退婚契上簽字畫押沒有?」

「什麼,你落日領要退婚?」

陸風和陸長山倒是很淡定,陸風在來這裡之前,已經把歐陽倩想跟自己退婚的事情告訴了父親。

並不知情的陸家小輩們則憤怒了,以前落日領落魄的時候,是靠山領在對方危難之時伸出援手,這些年來雙方就算沒有來往,就算沒有感情,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退婚吧?

這不是讓靠山領難堪么?

「我想起來了。」周圍有人驚呼道:「話說這靠山領和落日領不也是聯姻關係么,怎麼落日領會和與靠山領有隔閡的魔陽領聯姻?」

「嘿嘿,這你都看不出來?顯然落日領的人反悔了唄。」

「聽說和落日領領主之女歐陽倩聯姻的人是個廢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並不是廢物,只是在娘胎里動了胎氣,造成先天不足,不過和廢物沒什麼區別。」

「這陸長山也真是可憐,大兒子失蹤也就算了,小兒子還是個廢物……」

「噓,小聲點,那陸長山好歹也是九耀星修士,我們還是看戲為好。」……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傳入了陸風耳里。

陸風面不改色,只是用譏誚的神色看著眼前的陰冷年輕人,「我好歹也是靠山領小領主,你又是什麼人,有資格跟我說話?」

「我歐陽坤堂堂落日領三長老之子,還沒資格跟你說話?」

歐陽坤冷冷一笑,「陸風,看來拜入七玄門,讓你狂妄到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也罷,我就試試你有幾斤幾兩?」

砰!歐陽坤話音一落,一個搶奪來到陸風身前,對著陸風的腦門就是一拳。

這一拳狂風呼嘯,力量極其霸道,雖不致死,可落到陸風身上也能讓陸風當眾出個大丑。

一旁的陸長山並沒有動作,只是淡淡看著這一切,他相信自己兒子的能力,解決眼前這點小麻煩還是很輕鬆的。

果不其然,只見陸風隨意一掌探出,手掌呈龍爪抓出,穩穩抓住了歐陽坤的拳頭,然後往前一推,蹭蹭蹭,歐陽坤幾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融靈七段!」歐陽坤的臉色有些難看,就算陸風僥倖拜入七玄門,也不可能在短短半年就從融靈一段提升到融靈七段吧?

見到這一幕的眾人也有些吃驚,暗道這陸風不是先天不足的廢物么,怎麼眼下看起來氣血壯如猛虎,修為也達到了融靈七段,這似乎和傳聞不符啊?

「我就不信我歐陽坤連你這個廢物都打不過。」

察覺到周圍眾人遞來的異樣目光,穩住身體的歐陽坤神色異常猙獰,陸風倒是滿臉淡然的看著他,「怎麼,還想動手?今天可是你堂哥的大喜之日,你確定想在宴會上搗亂?」

「哼。」歐陽坤冷哼一聲,帶著幾名落日領小輩灰溜溜走了,本來他們想給陸風一個下馬威,卻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

「這小子這半年倒長進了不少。」

在魔陽領深處看著這一切的歐陽劍冷冷一笑,「可惜再有長進,還是配不上我的妹妹,本來我的妹妹半月前返回七玄門,是想帶著婚約找這小子退婚的,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回到大荒了,又和妹妹錯開了。不過錯開了也沒關係,退婚契再寫一份就是了,這一次,我看你陸風還能怎麼抵擋魔陽領的攻勢。」

隨著時間的流逝,宴會越來越熱鬧,只是角落裡的陸風那一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似乎被其他領地孤立起來了。

在知道靠山領被落日領悔婚,而靠山領和魔陽領還有仇后,周圍的人可不想淌這趟混水,都離的遠遠的,怕惹禍上身。

「可惡,我們被孤立起來了。」幾名陸家小輩緊握著拳頭,「沒想到落日領的人竟和魔陽領的人聯姻,鐵了心想和我們靠山領過不去,領主大人,既然別人不是誠心邀請我們參加這場宴會,我看我們還是走吧,別留在這裡自討無趣了。」

「來都來了,這時候走不是讓別人看我靠山領的笑話么?」

十幾名陸家小輩中,一名修為最強,達到融靈九段的青年冷哼道:「我倒要看看,魔陽領和落日領的人會怎麼對付我們。」

說話的青年,名叫陸源,是靠山領年輕一輩中修為最強之人。

陸風很贊同陸源的話,點點頭道:「陸源哥說的不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今天是我魔雲天小女和落日領聯姻的大喜之日,感謝諸位前來捧場。」

正午時分,魔陽領深處響起了一道極為響亮的聲音,陸風循聲望去,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走出,在他身後跟著一名年輕女子。

中年男子正是魔陽領領主魔雲天,而魔雲天身後的年輕女子正是魔雲天的女兒魔雲鳳。

跟著另一邊,歐陽騰空和歐陽劍也出現了,雙方在萬眾矚目下舉行了訂婚儀式,台上的歐陽劍笑得嘴都合不攏了,還有意無意的向陸風遞來挑釁的目光。

陸風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他在等待魔陽領和落日領的發難。

訂婚儀式結束后,餐桌上憑空出現了很多美味佳肴,眾人開始把酒言歡。

宴會很熱鬧,陸風一行人的臉色卻有些難看,因為周圍的餐桌都出現了美味佳肴,唯獨他們這一桌什麼都沒有。

幾名陸家小輩頓時不樂意了,憤懣道:「魔陽領和落日領的人這是什麼意思?」

陸風心如明鏡,知道魔陽領的人開始發難了。

只見一名帶著陰笑的男子走上前來,故作誇張道:「哎呀,靠山領的客人,真是抱歉,你們這一桌的陣法好像出問題了,吃的東西無法正常傳送,正巧裡面還有幾個位置,不如請幾位移個位置,到裡面把酒言歡如何?」

「裡面?」陸風眉毛一揚,魔陽領深處是接待貴賓的位置,魔陽領的人會好心把他落日領的人奉為貴賓?

陸風知道,魔陽領唱的這一出絕對不懷好意,但他無懼,就是要看看對方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父親,你和我過去看看吧。」陸風和陸長山同時站起身,跟著這名魔陽領的男子走向了宴會深處。

最後,兩人被帶到了秦月的餐桌前。

望著秦月、秦昊、秦陽這三個青峰領的人,陸風和陸長山同時臉色一變,沒想到青峰領的人也來參加魔陽領的宴會了。

「陸領主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坐?」秦月品著一杯靈酒,淡然的看著陸長山,而陸風則被她完全無視了。

在她眼裡,陸風只是一個隨手就能碾死的螞蟻而已,只有眼前的陸長山才能稍微引起她的注意。

陸長山臉色微變,一看這陣勢,他頓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十有*秦月等人就是沖著他而來,難道不久前在焚荒樓競拍凝月草的事情暴露了?

「說吧,秦小姐找我,不知有何事?」陸長山不動聲色的坐下,陸風也跟著坐下。

「陸領主,你靠山領隱藏的可夠深啊。」

秦月大有深意的看著陸長山,「前段時間我上陸領主的貴地收取每年的納費,陸領主卻說貴地靈石不夠,還脫離了我青峰領的依附,可我幾天前怎麼聽說陸領主在焚荒樓的拍賣會上大肆出價,購買了不下上千萬半品靈石的東西啊?陸領主明明身家豐厚,卻對我們青峰領說囊中羞澀,不知道陸領主是什麼意思?」

陸長山心中一驚,沒想到在焚荒樓拍賣會上的事情還真被秦月等人知道了。

陸長山壓下內心的吃驚,面不改色道:「秦姑娘,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前段時間我靠山領的確拿不出納費,做出脫離青峰領也是無奈之舉。至於我靠山領後面的事,似乎還輪不到秦姑娘管吧?」

「你靠山領脫離了我青峰領,按理說我的確不該多管閑事。」秦月淡淡道:「不過看在曾經的情面上,我可以勉為其難的伸手幫你一把。你大概也知道了,這場宴會對你來說是鴻門宴,憑你父子倆的能力想要安然度過幾乎沒有任何可能。不過只要你能將在拍賣會上競拍到的凝月草獻給我,我就在魔陽領的人面前替你靠山領說說好話,到時候別說讓你父子倆安然度過這場宴會,就是化解你靠山領和魔陽領之間的仇恨也不是不可能……」

「話我只說一遍,識不識好歹,就要看你們自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蒼穹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蒼穹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不識好歹

23.95%
目錄
共1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