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確定要挑戰我?

第41章 你確定要挑戰我?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蒼穹之主最新章節!

「秦小姐,我可以認為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

陸風一臉淡然的看着秦月,秦月點點頭道:「你可以這麼認為。」

「那我覺得沒什麼談下去的必要了。」陸風無所謂的聳聳肩,「多謝秦小姐的好意,不過接下來的鴻門宴我們會自己解決,就不用麻煩秦小姐了。」

說着陸風和陸長山起身離開餐桌,留下了臉色難看的秦月、秦昊等人。

「這父子倆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秦昊臉色陰沉,「難道他倆就沒有一點危機感,不知道這場宴會其實是針對他倆的鴻門宴?魔陽領主都出現了,他還想自己渡過,怎麼渡過?他陸長山難道還以為他是半月修士的魔雲天的對手不成?」

「哼。」秦月冷哼一聲,「那陸長山不識好歹也沒什麼,反正他就算交出了凝月草,我也不會幫他在魔陽領面前說好話。就看着吧,看此次這對父子倆是怎麼栽在魔陽領的人手裏的吧,凝月草,終究是我秦月的囊中之物!」

從秦月那一桌回去后,陸風發現自己原來那一桌出現了很多美味佳肴。

原來陸風和陸長山離開后,餐桌上就自動出現了很多山珍海味,不過陸源等陸家小輩並沒有心情吃飯,都在等待陸風和陸長山的回來。

「都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吃東西?」陸風抓起一條烤肉腿大快朵頤起來,雖說這是場鴻門宴,可飯還是要吃的,何況這些飯菜都是用一些稀有靈獸做的,對修行極為有益。

酒足飯飽后,有人提議舉行一場擂台賽,讓各家小輩上台切磋切磋武藝。

很快這個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三三倆倆自告奮勇的小輩在眾人的矚目下進行了切磋。

這時擂台上有一名少年對坐在角落裏的陸風喝道:「陸風,聽說你拜入了七玄門,不知敢否上台,和我歐陽修比試一場?」

擂台上的歐陽修,是歐陽坤的堂哥,此刻想在擂台上為歐陽坤報仇,同時也想當眾羞辱陸風一把,以此引起陸長山的怒火,到時候自家領地和魔陽領便有對付陸長山的借口了。

歐陽修有融靈七段的修為,他當然知道陸風也突破到了融靈七段,不過他有一口下品法器在手,認為對付陸風還是很有把握的。

「來了。」陸風一聽見這聲大喊,頓時就知道魔陽領和落日領的發難正式開始了。

「無名小輩,也想挑戰我家小領主,讓我陸石來會會你。」

一個長相憨厚的陸家小輩自告奮勇的上了擂台。

「你是誰?我要挑戰的是陸風,你給我下去。」

看着大大咧咧上擂台的陸石,歐陽修皺起了眉頭。

眼前的陸石別說了解,他甚至連接觸都沒接觸過,不知道有幾斤幾兩?

「下去的是你。」陸石冷聲一喝,陡然出手,凌厲的掌風驚得歐陽修連連後退。

「飛龍槍!」歐陽修在倒退間陰沉着臉,連祭出了自己的下品法器。

下品法器『飛龍槍』橫在胸前,以此抵擋陸石的連連拍擊。

陸石拳重如山,每一掌下去都打得歐陽修發出一聲悶哼,歐陽修暴怒至極,突然手裏的『飛龍槍』猛地一抖,抖出來了數道槍影,槍影如箭一般射向陸石的眼鼻喉,肺腎心。

「你以為就你有法器?」陸石咧嘴一笑,而歐陽修則大驚失色,看到了陸石手裏出現了一口長劍,這口長劍只一刺,頓時刺破他所有槍影,最後劍尖抵在了他的脖頸前。

「我輸了?」歐陽修有些難以置信,白著臉不甘心的退下擂台。

擂台上的陸石搖了搖頭,「就這點本事還想挑戰我家小領主,還有誰想挑戰,先過我這一關吧!」

「真是狂妄,讓我魔濤來會會你。」

一個黑影縱身一躍,徑直跳上擂台,卻是一名修為達到融靈八段的青年。

這青年名叫魔濤,在魔陽領的小輩中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融靈八段?」陸石臉色一變,他自認自己有點本事,但他這點本事還是不能讓他越級戰鬥,一旦對上融靈八段,肯定慘敗無疑。

「石弟,你先退下,讓我陸雷來會會此人。」

坐在陸風身旁、沉穩如山的青年『陸雷』站立起身,讓陸石下場,換自己上場。

「陸雷哥,一切看你的了。」陸石嘿嘿笑着下了擂台,有陸雷出手,他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了。

「可惡。」看着慢悠悠走上擂台的陸雷,擂台上的魔濤氣得咬牙切齒。

他本來是想給陸石一點教訓的,誰想陸石連打也沒打就主動認輸了,換了一個連他也難以看透的人上來。

「你叫陸雷?」魔濤冷冷看着陸雷,「竟敢主動上場,就留下一條手臂當做你無知的代價吧。」

「陰煞拳!」魔濤冷聲一喝,腳下一動,幾乎瞬息間便出現在了幾丈開外的陸雷面前,陰氣繚繞的拳頭對着陸雷的胸口直轟而下。

陰煞拳是一門陰氣極重的拳法,如果落在人身上,要被陰氣纏繞好長一段時間,如果被陰煞拳從正面轟中胸口,那陰氣從心臟入侵,以後甚至會落下病根,造成難以修行。

不得不說魔濤的心腸極為歹毒,要斷陸雷一條手臂不說,還要讓陸雷以後難以修行。

簡直歹毒到極點。

擂台下的陸風平靜的看着這一切,知道魔陽領的人之所以下手如此歹毒的原因,是想將他父親激怒,到時候魔陽領的人就能以陸長山在宴會上搗亂的理由對付他靠山領。

不得不說魔陽領打了一手好算盤,可唯一算錯的地方,就是低估了靠山領這些小輩的實力。

「狗屁陰煞拳,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奔雷拳!」

擂台上的陸雷神色淡然,面對身前轟來的冷嗖嗖陰煞煞的拳頭,並沒有做任何躲閃的動作,只轟出來了簡單的一拳。

這一拳快若奔雷,帶着沉悶的呼嘯之聲和魔濤的陰煞拳狠狠撞在一起。

咔擦。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是有人的骨頭碎了。

啊!魔濤捂著斷裂的指骨慘叫着倒飛而出,竟直接被陸雷轟下了擂台。

「不堪一擊。」擂台上的陸雷輕描淡寫的拍了拍手,四周的修士暗暗吃驚,忖道這靠山領看似落魄,門下的小輩卻強的離譜,不知怎麼修鍊的,居然能輕鬆碾壓同境界修士。

這並不是沒有原因,是前幾天有天賦的陸家小輩,都服用了一些鞏固修為增強氣血的丹藥,不說越級戰鬥,碾壓同境界的修士還是很輕鬆的。

「啊,我的手掌,我的手掌斷了。」摔下擂台的魔濤慘叫起來,模樣要多凄慘有多凄慘。

「好膽!」一聲怒喝響起,魔陽領的方向走出來了一名修為達到融靈九段的青年,這青年用陰冷的目光看着擂台上的陸雷,「我魔陽領的人不過是想跟你切磋而已,你竟下如此毒手,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讓我魔陽領難堪,你到底有何居心?難道想在我魔陽領的大喜之日上搗亂不成?」

「這位道友,公平切磋而已,我什麼時候搗亂了?」

陸雷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着這名魔陽領青年,「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你魔陽領和落日領的人先提出來要和我靠山領的人切磋武藝的吧?怎麼?輸了想耍橫?」

「找死!」

魔陽領的青年見到陸雷那看傻子一樣的目光,哪裏還忍受得了,當即怒聲一喝,帶着冷笑向擂台走來,「這位叫陸雷的道友,你似乎很有脾氣?有種你站在擂台上別動,我倆比試一場,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脾氣?」

「我又不是傻子,我為什麼站着不動?」

陸雷揮揮手毫不遲疑的下了擂台,「對付你的事情,還是交給陸源哥吧。」

「終於輪到我上場了。」

宴會角落裏的陸源擦了把嘴角的油漬,笑着道:「小領主,給你看場好戲。」

陸風臉帶笑容,陸源身為靠山領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尤其幾天前得到了一件父親獎勵的中品法器,不說在同境界裏無敵,橫掃眼前這名魔陽領的人還是很輕鬆的。

「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喜歡跳上來?」

魔陽領青年面無表情的看着陸源,「我想挑戰的是你家小領主陸風,聽說他拜入了七玄門,學習了一身道家仙法,不如讓他上擂台耍耍?」

「諸位。」這名魔陽領青年似乎看陸源有些不好惹,高聲呼道:「想必在場的各位對本是先天不足的廢人卻拜入七玄門修鍊的陸風很好奇吧,不知道有誰想看陸風上場露一手?」

「我想!」

「我想看。」

「陸風,你就上場和魔陽領的人比一場吧,一直躲在別人背後算什麼?」

「陸風,你到底敢不敢上場?」

魔陽領和落日領的人混在人群里連連大喊,想逼陸風上台。

擂台上的魔陽領青年也在大喊,「陸風,你該不會連切磋也不敢吧?放心,我只用融靈七段的修為,不會用高修為壓制你的。」

「你確定要挑戰我?」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陸風擦了擦油漬漬的手,緩緩站了起來。

「確定。」擂台上的魔陽領青年神色一喜,他才不管什麼修為的壓制,只要陸風一上台,就要用盡手段對其羞辱,最好將其打死,這樣引起陸長山的怒火,就能明目張膽對付靠山領了。

「唉,我讓你先過我這一關,你偏偏不聽,非要挑戰我家小領主,你自己找死可千萬別怪我。」

陸源無奈的下了擂台,他並不擔心融靈七段的陸風,因為在幾天前陸風和領里的小輩一一切磋,結果無一是陸風的對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蒼穹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蒼穹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你確定要挑戰我?

24.55%
目錄
共1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