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變故

第59章 變故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蒼穹之主最新章節!

「魔道修士?」

歐陽倩和歐陽劍臉色一變,那張獰更是大吃一驚,猛的喝道:「魔道修士怎麼可能出現在萬魔島,快說,你到底是誰,是怎麼進入萬魔島的,想要幹什麼,有什麼陰謀?」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著突然現身的身穿猩紅長袍的青年。

陸風也在看著這名左眉有道疤痕的青年。

郝微雨在一旁暗暗傳音道:「陸風,情況很不妙,我們仙道門派和魔道門派是死對頭,這次的萬魔島試煉竟然有魔道弟子混進來了,不知道有什麼陰謀,暫且先看看再說,要是有什麼異變的話,我們就捏碎傳送符!」

傳送符,是每個弟子的保命手段,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輕易使用,畢竟提前離開萬魔島,就意味著被淘汰。

試煉才開始第五天,陸風可不想這麼快就出局。

前世他雖然沒有參加萬魔島的試煉,但也隱隱有所聽聞,似乎試煉的後半段時間,有弟子會發現上古修士遺留下來的寶藏,聽說那寶藏引起了極為慘烈的廝殺,甚至有靈器現身的痕迹,對於這個所謂的『寶藏』,陸風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興趣的。

「小弟子果然就是小弟子,連我魔劍空都不認識?」

邪魅青年目光陰冷,臉上帶著殘忍的陰笑,掃視了眼在場的歐陽倩、陸風等人,「竟然清一色都是七玄門弟子,很好,正好我無極魔宗和七玄門有大仇,遇見我算你們倒霉,你們可以去死了。」

「魔劍空?」

聽見『魔劍空』這三個詞,張獰好似聽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瘋狂的搖起頭來:「你是仙道門派的前十通緝犯,無極魔宗的魔劍空?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你一個耀星魔修是怎麼瞞過仙道高層的耳目,偷偷混進這裡的?」

張獰產生了極度的恐懼,他不可能不恐懼,魔劍空的大名幾乎如雷貫耳,只聽名字就令人聞風喪膽,對方是耀星修士,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這個暗星修士,怎麼反抗?

就在這時,那歐陽劍突然尖叫起來,「我不是七玄門的人,我是金霞山的弟子,這是你無極魔宗和七玄門的恩怨,不關我的事。」

「廢物!」歐陽倩冷冷看了眼歐陽劍,她對自己這個所謂的哥哥很不滿。

不久前交代他讓他到靠山領把婚約退了失敗也就算了,一個月前和魔陽領的聯姻大事,竟又被陸風攪了渾水,現在甚至還敗在了陸風手裡。

尤其現在似乎想拋下她置身度外,這更是她歐陽倩萬萬不能忍受的事情。

「魔劍空,我聽說過你的大名,堂堂無極魔宗精英弟子,出現在我仙道門派的試煉上,到底有什麼陰謀?」

歐陽倩冷冷看著魔劍空,身上的『三彩琉璃衣』光芒流轉,極品法器『紅塵劍』也出現在了她的手裡,「張師兄,這個魔劍空之所以能進入萬魔島,肯定壓制了修為,把修為壓制在了五暗星級別,如果他一旦使用高出五暗星修為的手段的話,那他立馬就會被仙道門派的高層感應,到時候他縱然有再大的名頭,也是一個死字。」

聽見歐陽倩的傳音,張獰眼前一亮,「我差點把這點忘了!只要他魔劍空發揮不出本來的實力,就算他是魔劍空又怎麼樣?我們兩人聯起手來未必就不是對手!」

「三彩琉璃衣?這不是司高寒的東西么?」魔劍空目光一凝,一眼就看見了歐陽倩身上所穿的法衣,連喝道:「七玄門七大真傳弟子之一的司高寒,和你有什麼關係?」

「同門關係。」歐陽倩淡淡道。

「司高寒從來沒有送過別人什麼東西,竟然會把三彩琉璃衣給你,恐怕不僅是同門關係那麼簡單。」

魔劍空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目光一閃:「聽說七玄門的天玄長老,不久前收了一個擁有『大聖之體』的人做徒弟,還賞賜了那人一件極品法器,如果我沒有看錯,你手裡的這口極品法器,就是天玄長老賞賜給你的那口『紅塵劍』吧?看來你就是那個擁有大聖之體的歐陽倩了。」

「糟糕!」張獰臉色大變,「聽說這些魔門弟子,最喜歡殺的就是仙道門派的天才,這下歐陽師妹的身份暴露,恐怕危險了。」

郝微雨卻笑了起來,暗暗對陸風傳音:「陸風,我們兩個只是融靈境的小人物,這個魔門高手根本沒有注意我們,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先看看張獰和歐陽倩能不能對付這個魔劍空?」

「哈哈,冷麵修羅讓我來幫他做事,沒想到卻讓我遇見了一個仙道門派的天才。」

魔劍空舔了舔嘴唇,「殺死一個仙道門派的天才,而且這個天才還是七玄門的弟子,無極魔宗肯定會給我大大的賞賜!皓日魔空劍!」

滋啦!噼里啪啦的雷霆聲音響起,一道由黑雷組成的劍光好似把天地都能劈開,當頭向歐陽倩劈下。

「不好,這是無極魔宗三大神通之一,魔劍空的成名絕技,皓日魔空劍,萬萬不是歐陽師妹能擋得住的!」

看見魔氣滔天的黑雷劍光劈向歐陽倩,張獰反而更焦急。

他是受了真傳弟子『司高寒』的命令,讓他在歐陽倩成長的過程中對其隨身保護的,如果歐陽倩就這樣死了,那他下場肯定更加凄慘。

「烈日精火劍!」張獰身軀一動,連忙搶先一步擋在歐陽倩身前,手裡的法劍猛的一甩,甩出來了一道能有五丈長的精火劍氣,那劍氣耀眼無比,好似天上的太陽掉下來了,刺眼的光芒讓郝微雨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這是七玄門最強的劍法之一,是火屬性心法『烈日精火圖』裡面記載的招式。

傳聞『烈日精火圖』只有每天清晨朝氣最蓬勃精氣最強烈和午時烈陽十分才能修鍊,並且還要吸收烈日精火才能修鍊成功,修鍊難度比其他心法大太多太多。

「烈日精火劍?」魔劍空似乎有些驚訝,「看來你修鍊了七玄門的『烈日精火圖』,聽說七玄門的日玄長老,把『烈日精火圖』修鍊到了極深的境界,更是採集『太陽寶石』凝練出了一口純正的『烈日精火劍』作為本命法寶,達到了能隨心所欲施放的程度,這才是真正的烈日精火劍!你的烈日精火劍,還沒練到家。」

砰!

那魔氣滔天的黑雷劍光瞬間將張獰的精火劍氣瓦解,隨後徑直劈在張獰身上。

啊!張獰慘叫一聲,身上的法衣瞬間變成了廢品,被劈了個皮開肉綻,身體甚至在黑雷的席捲下散發出了一種焦糊的味道。

「這就是魔門高手,仙道門派前十的通緝犯,魔劍空的手段!這還只是前十,不知道仙道門派通緝榜的前九,又是什麼樣的厲害人物?」

郝微雨心神震驚,「陸風,連張獰在這種人面前都不是一招之敵,我們恐怕一個照面就要被秒殺,是不是趁魔劍空的注意力還在歐陽倩身上,我們兩個趕緊捏碎傳送符離開這裡?」

「先等等,我要看歐陽倩會不會死在這裡。」

陸風和歐陽倩之間的仇怨已經到了無法緩和的程度,能看見這個未來的大敵死在這裡,陸風還是很高興的,怕就怕此女身上會有其他什麼意想不到的手段。

「張師兄,你沒事吧!」看見張獰受傷,歐陽倩並沒有任何慌張,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漠:「不愧是魔門高手,就算壓制了修為也能在同境界內無敵,可惜啊可惜,你想殺了我再回無極魔宗領取賞賜的打算恐怕要泡湯了,你覺得像我這樣的天才,七玄門會任由我進入萬魔島這樣的兇險之地,而不給我任何防護措施?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我的身上,有司高寒師兄留下的法印,你敢對我動一下手,司高寒師兄的法印立馬就會感應到你的存在,到時候仙道門派的高層就會知道你的行蹤,而你魔劍空恐怕就不能繼續留在這萬魔島了。」

「司高寒在你身上留下了法印?」

魔劍空眉毛一皺,他只是耀星魔修,哪怕達到了耀星期巔峰,在七玄門最強的真傳弟子司高寒面前還是不夠瞧的。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訛我?」魔劍空大手一抓,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好似魔鬼呼嘯的聲音響起,就看見魔氣席捲之間,出現了一條魔氣大手,那魔氣大手瞬間出現在歐陽倩頭頂,如巨人的腳掌般狠狠罩下!

「要死了?」陸風眼前一亮,知道這掌壓下去,就算歐陽倩有三彩琉璃衣守護,也要立馬變成屍體,不由得心底一喜。

哪知就在魔劍空的魔氣大手即將鎮壓而下的時候,歐陽倩的體內突然傳出了一聲冷哼。

這冷哼一出,天地都好似瞬間凝固,「魔劍空,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魔道的人竟敢偷偷混進我仙道門派的試煉之地,還敢動我司高寒的人,到底誰給你的膽子,冷麵修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蒼穹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蒼穹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 變故

35.33%
目錄
共1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