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被困

第73章 被困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蒼穹之主最新章節!

三年時間,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所以陸風要儘可能的凝聚出暗星,最好在試煉結束前將暗黑劍拔出。

畢竟三年實在太長,難免會有各種變故,何況陸風也沒時間等三年後再參加,因為參加萬魔島的試煉有修為限制,而三年後陸風早已不知道達到了什麼境界。

想得到暗黑老祖的傳承,就只有眼前這一個機會,一旦錯過,將意味著永遠錯過!

其實錯過也沒什麼,暗黑老祖的傳承,對陸風來說只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機緣而已。

如果能得到,那是再好不過,就算不能得到,也沒什麼影響,反正陸風可以學習紅蓮公主的天級心法,也不缺暗黑老祖的『暗黑心法』,頂多損失一件道器而已。

其實也不算什麼損失,不能得到,只能說他和暗黑劍無緣。

「可惜啊可惜,暗黑老祖的修鍊心法、經驗等等,都融入了這把劍里,可惜只能看著,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吸血女魔在一旁大聲感嘆,似乎有意說給陸風聽。

陸風將吸血女魔無視,就地盤坐而下,盤坐在距離暗黑劍不到三尺的地方,開始修鍊。

這裡的靈氣很稀薄,幾乎只有魔氣,如果其他仙道修士被困在這裡,就只能法力乾涸等死。

不過陸風盤坐在這裡,卻能加快他凝練暗星的速度。

本來陸風凝練暗星,需要一個長時間融合的過程,不過有如此雄渾的魔氣加持,就能大大把凝練的過程減少。

「哈哈哈,終於到了,終於進入這最後的暗黑大殿了!」

就在陸風盤坐在暗黑老祖留下的傳承之地進行修鍊時。

外面的暗黑大殿,唰唰唰!突然湧進來了不少人,這些人都是仙道門派的天才弟子,清一色均在四五暗星左右。

就連歐陽倩和張獰,此刻也衝進了暗黑大殿。

與兩人隨行的歐陽劍則不知道哪裡去了,他被吸血女魔毀容了,興許在療傷。

湧進暗黑大殿的諸多修士,本來都滿臉欣喜,但是當他們看見空蕩蕩的暗黑大殿時,臉色盡皆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有修士狂吼起來,「我們收到消息立馬就來這裡了,按理說應該是最早一批抵達這裡的人,為什麼這裡的寶物都沒有了?是誰,這裡的寶物到底被誰捷足先登了?」

空蕩蕩的暗黑大殿,只依稀留下了三三兩兩的殘次品,外人很明顯就能看出這裡提前被人掃蕩過,這讓進入這裡的眾修士臉色很是難看,「到底是誰,竟然能先我們所有人一步進入這裡?傳承呢,暗黑老祖的傳承在哪裡?」

「該死,那捷足先登的人不會連暗黑老祖的傳承也拿走了吧?」

「咦,這裡有座法壇!」

「法壇?通往什麼地方?難道法壇後面才是真正的傳承所在地?」

「想想也是,暗黑老祖怎麼可能把傳承放在這裡。」

「那把這裡收刮空的人,很有可能使用這座法壇傳送走了,正在獲得傳承。」

「走,我們趕緊走,一定要把暗黑老祖的傳承搶到手!只要能得到暗黑老祖的傳承,就能被門派當成真傳弟子培養!」

真傳弟子,以後有資格競選掌教至尊!再次也能成為大長老級別,是很多仙道弟子的終極目標。

湧進暗黑大殿的眾修士,幾乎瞬間便聚集在了法壇前,打出來各種五顏六色的法力,想要激發法壇,但是最後所有人盡皆臉色一變,因為無論打出再多的法力,眼前的法壇也沒有半點反應,「又怎麼了,為什麼法壇不能激發?」

法壇其實就是傳送陣,通常法壇不能運轉,只有兩個原因,一是能量不足,二是法壇出現了殘缺破損等情況。

眾修士檢查了一遍,很肯定暗黑大殿里的法壇是完好的,那就說明這是一個雙向傳送法壇,另一邊的法壇,被人毀了!

想到這裡,眾人的臉色都難看到極點,他們沒想到捷足先登的人竟然陰險到這種程度,連傳送法壇也毀了,完全斷送了他們獲得傳承的最後機會。

就連站在大殿里的張獰,臉色同樣十分難看,「歐陽師妹,看來我們來遲一步了,就是不知道這裡的寶物到底落到了何人手裡。」

歐陽倩沒有說話,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似乎能不能得到暗黑老祖的傳承她並不在意。

她淡漠的看了眼四周聚集的眾修士,突然淡淡的道:「哎呀,沒有得到暗黑老祖的傳承,真是很可惜呢。」

「恩?」眾修士其實早就注意到了歐陽倩,只是歐陽倩一直一語不發,眾人才沒有在意,現在聽見歐陽倩突然發話,都把目光看來,想看此女到底想說什麼。

「好不容易來到這裡,最後什麼也沒得到,的確很可惜。」

突然之間,站在歐陽倩身旁的張獰接話了,他陰險一笑道:「可惜的是,更可惜的還在後面!」

「所有人都給我聽好了!」張獰猛地一喝,「既然這裡的寶物被人捷足先登了,我和歐陽師妹總不可能白來,麻煩在場的諸位將身上的積分交出來吧。」

「什麼?」

此言一出,頓時猶如引爆了一枚炸彈,整個暗黑大殿要翻天了。

「這位道友,你說什麼,要我們交出身上的積分,確定不是在痴人說夢?」

「七玄門的弟子,真是好大的威風,居然讓我們所有人交出身上的積分。」幾名四五暗星級別的年輕修士滿臉嘲弄,「連這樣的話都敢說,到底哪裡來的勇氣?」

「就是!」一個一暗星修士剛想附和著嘲弄歐陽倩兩句,卻突然被他身旁的人拉住了,「噓!噤聲!你想死了不成?你知道此女是誰嗎?此女乃七玄門新收的天之驕女,憑藉大聖之體被天玄子收為親傳弟子,一入門就被天玄子賞賜了一件極品法器,更是得到了七玄門的七大真傳弟子之一,司高寒的青睞。你難道眼睛瞎了么,就算你不認識此女,也應該認識此女身上所穿的『三彩琉璃衣』啊!三彩琉璃衣,那是司高寒還沒成長起來之前所使用過的極品法衣,一直被司高寒當做珍藏收了起來,還從來沒有見過他送給別人呢。眼下三彩琉璃衣出現在此女身上,你說這意味著什麼?」

「我就說這件琉璃衣服怎麼這麼熟悉,原來是司高寒曾經使用過的法衣。」

那想附和著嘲弄歐陽倩的少年修士一陣心有餘悸,「好險,我差點嘲諷了司高寒看中的人,要是剛才站了出來,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

「嘿嘿,小師弟,你沒看見很多人都沒說話么,也就三五個人敢跳出來而已。」那知道歐陽倩身份的年輕修士冷冷一笑,「這幾個敢當眾嘲諷歐陽倩的人,恐怕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如果知道歐陽倩和司高寒有瓜葛,不知道等會兒會不會哭出來。不過僅憑司高寒的名頭,就想讓我們在這裡交出所有積分,肯定不能讓所有人服氣,我們先不說話,看看情況再說。」

暗黑大殿里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

很多人明裡不說,但眼裡都能看出不滿,這兩個七玄門的人竟然讓他們所有人都交出身上的積分,真的是發瘋了。

「哦?原來是萬獸門的道友。」

張獰滿臉淡然,淡淡看著那幾名滿臉嘲弄的年輕修士,突然道:「聽說萬獸門不久前出現了一個叛徒,那叛徒偷走了『血蚊蟻』,集合了一幫匪徒在世俗到處燒殺搶掠,聽說因此喪生的凡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這件事可是給我七玄門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啊,記得當時我七玄門損失了足足好幾名外門弟子,才擊殺了那到處為禍的馬賊,正愁沒時間找萬獸門的人討一個公道呢,現在幾位萬獸門的道友既然站了出來,那就把身上的積分拿出來作為失責的賠償吧。」

「放屁!」那幾名年輕修士立即反駁了起來,「我們怎麼聽說水月國剛發出求救的消息,你們七玄門就派人擊殺了胡三金?連帶胡三金身上的血蚊蟻也被殺了!這可是我們萬獸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奇蟲,還沒來得及做研究呢,就毀在了你七玄門的人手裡,要賠償,也是你七玄門的人賠償我們才對!」

「你說什麼?」張獰目光一凝,似乎沒想到這幾名萬獸門的弟子會倒打一耙。

他剛想措詞犀利的反駁回去,突然人群之中,又有人開口了,「七玄門的弟子,我們才不管你們和萬獸門之間的恩怨,反正我們要走了。這裡沒有暗黑老祖的傳承,當然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們先走一步。」

此言一出,引起了很多人的附和,都表示沒時間再逗留在這裡,紛紛動身想要離開暗黑大殿。

但就在眾人的腳步剛剛走出幾步,一個陰冷到極點的聲音,突然從歐陽倩的身上響了起來,「走,沒有交出身上的積分,我看你們今天誰敢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蒼穹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蒼穹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章 被困

43.71%
目錄
共1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