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安亦晴救人

第276章 安亦晴救人

上滬市第一人民醫院,安亦晴從徐家離開之後,就來了這裏。

「小姐,您到底要找誰啊?這醫院裏你有熟人?」安之風疑惑的摸了摸鼻子,四處看了看。

「沒有,我要找一個不認識的人。」

安亦晴徑直走進醫院大廳的接待中心,「護士小姐,請問一下趙——」

「小王!趙局長的老婆病情惡化了,快打電話通知院長過來!」

安亦晴的話還沒說完,一個急促的聲音響起。被提到名字的護士歉意的看了安亦晴一眼,轉身拿起電話開始忙碌起來。

安亦晴和安之風兩人沒有說話,轉頭看向一群行色匆匆的醫生。他們的臉色有些難看,腳步動的飛快,不時的跟身邊的人探討幾句什麼。

「小姐,要不我再找個人打聽打聽?」安之風問。

「不用問了,我想我已經找到那個人了。」

安亦晴看着那群醫生輕聲一笑,邁開步子跟了上去。

第一人民醫院高級特護病房502號,平時安靜的走廊里現在圍滿了匆匆忙忙的醫生和護士,還有病人的家屬。

在這些人中,一個年紀大約四十多歲的高大男子分外顯眼。並非是因為他的長相有多英俊,而是因為他那一身正氣凜然的氣場。

此時,這個男人的臉色有些白,緊緊握著的雙手暴露了他內心的不安與擔憂。他的一雙凌厲的雙眼中此時充滿了焦急,一動不動死死的盯着病房的門,試圖想將它盯出一個窟窿來。

當他看到一群白大褂醫生趕來時,連忙迎了上去。

「張教授,請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妻子!請您一定要救活她!」

站在眾人前面的是一個頭髮花白、年紀大約在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他看着滿臉哀求的男人不由得嘆了一口氣:「趙局長,我一定會竭盡全力。但是夫人的熱射病着實有些棘手,目前為止還找不到能夠痊癒的辦法。我盡量吧!」

說罷,張教授帶着眾醫生風風火火的走進病房,隔絕了趙局長的目光。

「小姐,什麼叫熱射病啊?」安之風疑惑的問。

安亦晴收回看向那個趙局長的眼神,對安之風做了一個簡單的解釋:「熱射病其實就是重度中暑,是因為高溫引起的人體體溫調節功能失調,體內熱量過度繼續,從而引發神經器官受損。這種病其實就是重症中暑,是一種致命性的疾病,病死率極高。如果急救不當有可能當場就會停止呼吸。就算僥倖救過來,也有可能留下永久性腦損傷或者其他病變。」

熱射病的死亡率介於百分之3二十到百分之七十之間,五十歲以上的患者甚至可以高達百分之八十。當然,不是說得了熱射病的人就一定會死亡或者會出現後遺症,但是如果病的比較嚴重還耽誤了急救的時間,就真的有可能造成死亡或者終生殘疾。

「靠之,這病怎麼這麼恐怖?我怎麼從來都沒聽說過?」安之風撓了撓後腦勺,很是驚訝。

「你們幾個兄弟的身體壯的跟頭牛一樣,當然沒有聽說過。這個趙局長的太太身體本來就不好,生孩子的時候就是難產,前段時間得了熱射病之後她就一直在醫院裏住着,已經急救好幾次了。」

安之風點點頭,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小姐,您怎麼對這對夫妻的情況這麼清楚?難不成您今天要找的人就是他們?」

安亦晴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

「小姐,您是不是想救她啊?」

安亦晴斜睨了安之風一眼,「你怎麼就這麼肯定我能救得了她?」

「嘿嘿,小姐,您就別裝了。您的醫術厲害的就差能起死回生了,您忘了自己以前說的話嗎?只要我們哥幾個能留口氣,不管是斷胳膊還是斷腿你都能把我們救回來!嘿嘿,我們可都是一直記在心裏呢。」

安亦晴好笑的看着誠懇的安之風,心中泛暖。這輩子,能有這麼多全心全意相信她的朋友和兄弟,着實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情。

就在安亦晴和安之風兩個人閑聊的時候,病房的門被緩緩打開,幾個白大褂的醫生陸續走了出來。

「張教授,我太太她怎麼樣了?」趙局長急忙走上前,看向張教授的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期待。

張教授苦澀的看着滿含希望的趙局長,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最後,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垂下了頭。

「對不起,趙局長,我們已經儘力了。趙夫人的身體實在太弱,神經調節功能已經徹底失常,我們實在是無力回天了。您還是好好陪她最後一段時間吧。」

張教授的話音剛落,趙局長的臉色唰的變得慘白,身體猛的向後倒去,若不是身後的人及時扶住他,可能此時他早已摔在了地上。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張教授,求求你再想想辦法救救小惠,她才四十一歲,她不能死!張教授,求求你救救她!」

趙局長掙扎著拽住張教授的衣服,臉上滿滿的全是悲痛。

「趙局長,我的醫術實在有限,恕我真的無能為力!您節哀吧!」

趙局長彷彿一下子失去了生機一般,整個人都蒼老了許多。面前的張教授是華夏國權威的醫學專家,如果連他都治不好小惠的病,那麼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氣氛一度陷入窒息,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卻都感受到了那股絕望和悲傷。

就在這時,一個輕靈淡然的聲音在走廊里忽然響起。

「我可以治好她的病。」

頹廢的趙局長猛的回頭,充滿希冀的目光看向剛才說話的安亦晴,當他看到說話的人如此年輕時,眼中由不得劃過一絲失落,然後又再一次亮了起來。

「你剛才說的是真的?你真的可以治好小惠的病?」

「唔,千真萬確。」安亦晴點點頭,冷靜極了。

趙局長看着面前這個年輕的不能再年輕的小姑娘,心裏產生了一絲疑惑,但是很快就被對妻子的擔憂給壓了下去。死馬當成活馬醫吧,萬一真的是個高人呢?!

然而,一向盡心盡責的張教授卻皺起了眉頭。

「小姑娘,你說你能治好趙夫人的病,可有什麼證據?你的行醫執照呢?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你曾經有沒有救治過重度熱射病的患者?」

安亦晴對張教授的質問並不反感,反而還覺得他非常謹慎小心。醫生手中拿得是切人的刀而不是殺豬的刀,如果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上去救人,那麼豈不是大亂了?

安亦晴笑眯眯的搖了搖頭,「我沒有行醫執照,我在京大醫學繫念打死。我也沒有救治過重度熱射病的換著,更沒有證據能夠證明自己能夠救活趙夫人。但是我的醫術我自己心裏清楚,完全有足夠的把握能夠將趙夫人救活,就看趙局長和張教授答不答應了。」

趙局長看了看安亦晴,又看了看一臉沉思的張教授,心中不由得打起鼓來。、

沒有行醫執照?還沒大學畢業?這樣的小丫頭真的能夠救活他的妻子嗎?趙局長心中不解。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疑惑中時,走廊的盡頭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

「讓她看!我認識她!如果連她都治不好熱射病,那麼普天之下估計也沒誰能夠治好了!」

所有人聞聲望去,當他們看到來人的時候,心中不由得一驚。

「院長?您怎麼來了?今天不是休假嗎?」張教授疑惑的問道。

院長?安亦晴柳眉微微挑起,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這個人。

他的年紀不算小,大約有五十多歲的年紀。頭髮已經花白,額頭上的抬頭紋很深,雙眸中精光四射,面色紅潤。他的身材不算高大,大約一米七五左右的樣子,整個人給安亦晴的第一印象便是精氣神十足。

這是一個懂得養生保健的老人。

「趙夫人危在旦夕,我怎麼可能在家呆的下去?!反正家裏也沒什麼事兒,我就出來了。」

他一邊向這邊走來,一邊用一雙精明的眼睛若有似無的打量著安亦晴。一老一少兩個人彷彿在較勁一般的互相看着對方。

「邱院長,您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這個小姑娘可以信得過嗎?」心中焦急的趙局長急切的問道。

「對呀院長,這小丫頭您認識?」張教授也問。

邱院長笑眯眯的看了安亦晴一眼,「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這丫頭可是京都的名人,咱們醫學界頂級的泰山北斗級別的人物葉成弘先生就是她的師父!小丫頭,我在幾年前的學術交流會上可是見過你一面,記憶猶新吶!最近葉先生怎麼樣?上一次聽他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受益終生!」

安亦晴這才恍然大悟,幾年前華夏國醫學界有一次學術交流會,她作為葯門的嫡傳弟子跟着葉成弘去見了一次世面。這個邱院長應該就是那個時間見到她的。

「托院長的福,師父他的身體一直硬朗得很。我會替院長跟師父傳達您的關心,衷心的謝謝您。」安亦晴恭敬的點點頭,「不過邱院長,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看一看病人?」

「啊,對對對!小丫頭你快跟我進來!今天幸虧碰見了你,趙夫人的命算是保住了一大半啊!」

說罷,邱院長帶着安亦晴自顧自的走進病房,留下身後一大幫人大眼瞪小眼。

「靠之……葉成弘先生的徒弟,那不就是……」一個醫生呆愣愣的喃喃自語。

「那就是京都有名的小神醫安亦晴啊!我竟然看見活的了?!」一個小護士臉色憋的通紅,興奮的說。

「我一會兒要去找她要簽名!她可是我的偶像啊!啊!不行了!心臟受不了了!偶像偶像!」另一個剛畢業的女醫生差點兒暴走,扒著病房的門口往裏看。

大家的話讓趙局長聽得雲里霧裏,他不是醫學界的人,所以對這些事情並不是特別了解。

「張教授,裏面那個姑娘究竟是誰?」

「呵呵,趙局長,您平時貴人事忙,不了解這方面的事情是應該的。不過我可以跟您保證,有了那個小丫頭在,保證還您一個活蹦亂跳的趙夫人。她可是……」

張教授湊到趙局長耳邊跟他小聲說了幾句,趙局長的臉色由疑惑轉為驚訝,最後變成了震驚。他站在門口,看着病房裏正在為妻子號脈額安亦晴,眼神有些晦澀難懂。

就在這時,邱院長中氣十足的嗓門忽然響起。

「都愣在外面幹什麼?還不快點進來偷師?!過這村沒這店兒了啊!」

大家心中一喜,急忙有條不紊的走進病房,安靜的圍在病床邊,眼睛死死的盯着安亦晴的動作。

一直在外面看着安亦晴的趙局長收了收心神,也跟着走了進去。

「安小姐,我妻子的病……」看見安亦晴睜開眼睛,趙局長小心翼翼的問道。

安亦晴沒有抬頭,她從身上拿出錦包,將裏面的銀針一一展開,「給我三天時間,我會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趙夫人。」

趙局長心中大喜,連忙道謝:「謝謝安小姐!謝謝安小姐!請您一定要治好小惠的身體,我就算傾家蕩產也心甘情願!」

一直施針的安亦晴這才抬起頭,意味深長的看了趙局長一眼,笑了笑沒有說話。

看着安亦晴那高深莫測的眼神,趙局長的心忽然「咯噔」一下,身體有些僵硬。

這個年輕的姑娘,他看不懂。

……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小時一眨眼的功夫就過去了。當安亦晴將趙夫人身上的銀針全都拔出之後,已經昏迷了十多個小時的王惠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

張教授驚呼出聲,看向安亦晴的眼神簡直從佩服變成了膜拜。要知道,他們整個醫療小組想了無數種辦法也沒讓王惠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沒想到這個年輕的小姑娘竟然只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徹底將人救活了!

「小惠,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還難不難受?」趙局長連忙走上前伸手握住王惠的手,輕柔的問道。

安亦晴一邊收針一邊用餘光注視着趙局長,當她看到他面對妻子時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時,眼中不由得劃過笑意。

傳言說上滬市的公安局副局長趙振興愛妻如命,看來果然不假。能夠疼愛妻子的男人多半都不會差,安亦晴覺得她沒選錯人。

剛剛蘇醒的王惠被丈夫趙振興拉回了神智,她眨了眨眼,輕輕動了動身體,「老公,我的身體好像能動了。」

「真的?真的能動了?!」趙振興不可思議的看着王惠,自從她得了熱射病之後,身體的肌肉一直處於癱軟的狀態,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

王惠為了證明給趙振興看,吃力的動了動手指,然後緩緩抬起來手臂。

趙振興高興的差點兒哭出來,抱着王惠連續說了無數聲「好」。

「怎麼樣趙局長?這回你算是放心了吧?我就說嘛,有着小丫頭在,趙夫人的病絕對沒問題!」邱院長笑眯眯的打趣。

喜極而泣的趙振興這才恢復了理智,他輕輕吻了吻王惠的額頭,站起身看向安亦晴。

「安小姐,謝謝您救了小惠的命,大恩大德沒齒難忘!以後您要是有什麼事情,儘管說,我一定全力相助!」

不明所以的王惠心中一驚,「老公,你……」

在王惠的心中,丈夫趙振興一向是個有原則有擔當的人,從來不會為了利益去做違背他人格的事情。王惠擔心這一次趙振興會為了她做出什麼違背自己原則的事情來。

「小惠你放心,安小姐是個明白人。」趙振興看了安亦晴一眼,轉頭安慰王惠道。

看着如膠似漆的兩口子,安亦晴低低的笑出了聲。

「趙局長趙夫人,你們二位放心,如果我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我爺爺第一個不同意。」

看着王惠疑惑的表情,趙振興附在她耳邊小聲將安亦晴的身份告訴了她。跟之前趙振興的表情一樣,王惠從疑惑變成了驚訝,然後從驚訝變成了震驚,同時也將提着的心穩穩的落到了肚子裏。

華夏國大名鼎鼎的兩位老司令之一的安老司令安慕雲的孫女,她的人品怎麼可能會差?!

因為安亦晴的忽然出現,本來的喪事最後變成了一件喜事。經過三天的治療,王惠的熱射病終於徹底康復,不僅如此,一向虛弱的身體也終於恢復如初,徹底變成了一個正常人。

當王惠的檢查結果出來之後,趙振興和王惠二人喜極而泣,差點兒跪在安亦晴面前。

「二位不必這樣,我向來是有償救人。趙局長,趙夫人的身體已經好了,我們找個時間聊一聊吧。」

趙振興夫妻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沒有猶豫的點了點頭。

「好,今天晚上六點半,我在雲樓恭候安小姐大駕!」

安亦晴嘴角微勾,輕輕一笑,她敢肯定,今天晚上過後,上滬市的天,就要變了!

------題外話------

周末忙着出去浪,更得有些少,明天正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溺愛之絕色毒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溺愛之絕色毒醫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章 安亦晴救人

100%
目錄
共2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