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番外七、未來

251 番外七、未來

那個出生鄉野壓在所有貴女頭上寵冠後宮三十年的皇貴妃死了!

早上那個在陶廚娘這個灶邊燒火的丫鬟,看著李玉兒在幫忙打下手心有不甘,要知道她被分配到陶廚娘手底下已經兩年多了,而陶廚娘從來沒有提拔過她,憑什麼兩個小丫頭才來就得了她的青眼?

這時的李玉兒想的只是認真學習古代的做飯方法,完全沒想過在其他人眼裡給廚娘打下手是所謂的提拔。塵?緣?文×學↑網現在她忙的不得了,這個灶上只有她們三個人,卻要掌控四口鍋,陶廚娘倒是習慣了,一切還是有條不紊,李玉兒和周囡囡卻覺得有些手忙腳亂。

炒菜的時候李玉兒要一邊給陶廚娘遞東西,又要一邊留意灶里的火候,現在灶前燒火的是周囡囡,她從來沒有燒過兩口以上的鍋。李玉兒只好一邊幫忙,一邊告訴她自己的一些經驗。太過忙碌,以至於沒有看全陶廚娘炒菜的過程,不過李玉兒心中並不氣餒,以後還有的是時間。

忙亂了一陣終是沒出大錯,在太陽偏西之前將午飯做好了。等眾人的午飯分配完了,廚房裡的人才開始吃,所有人都沉默的吃飯,完全沒力氣勾心鬥角下絆子了。午飯時間是個一個難得的休息機會,因為吃過之後,她們又得馬上為全府的僕役準備晚飯。

除了一些值夜的僕役,其他人吃過晚飯都可以休息了,而廚房裡的人不但要把用過的鍋碗瓢盆洗好后,還要把第二天早飯的菜準備好才能休息。

等忙完之後天已經黑了,這是李玉兒第一次感覺到這麼累,和周囡囡一起拖著步子回睡房,向來愛說話的周囡囡這時都沒有力氣開口了。

走到房外,卻發現裡面沒有點燈,難道吳平平已經睡下了?李玉兒和周囡囡相視一眼,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怕打擾到可能在睡覺的吳平平。進去之後借著月光才發現:床上沒人。

李玉兒趕緊摸索著把油燈點亮,房間不大,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沒人。

「平平怎麼沒在屋裡?」周囡囡語氣焦急的在屋裡轉來轉去。

不外乎兩種情況,出去了或者沒回來。李玉兒開口安撫道:「別急,或許是起夜了,我們去找找。」

夜裡,程府也安靜了下來,白日里到處忙碌的身影現在都已入睡,李玉兒和周囡囡去往茅廁的小路上沒碰到什麼人。

「平平,平平,你在不在?」周囡囡喊了幾遍都沒人回答,這時她已經想到吳平平可能還沒回來,便對李玉兒提議道:「平平可能還沒回來,要不你先回去睡,我再去找找看?」

「反正路又不遠,一起去。」李玉兒毫不猶豫道,雖說她覺得程府挺安全的,但也不放心周囡囡一個人去。

吳平平被分配的活兒是打掃後院的一個小院子,在程府住了幾天的李玉兒,對程府僕役常走的路徑已經摸熟了。帶著周囡囡很順利的就找到了吳平平,老遠看到吳平平正在花圃里撿什麼東西,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掉落在花圃里的葉子。吳平平的旁邊還有一個人也在蹲著撿落葉,那是和李玉兒一樣出生淺水灣的吳大丫。

這個院子早就沒人住了,所以也沒有僕役經常打理,花圃里那些嬌貴的花草早就枯萎了,李玉兒想不出這裡還有什麼打理的必要,她們應該是被管事婆子為難了。

「平平,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去?撿什麼樹葉啊,你是不是也被大丫鬟欺負了?」周囡囡氣憤的問。

「這是蔣大娘分配的活兒,今天得撿完,怎麼?你在廚房被欺負了?」吳平平的關注點在周囡囡後面的話上。

李玉兒見她們說的正起勁,也不過去打擾,走到吳大丫身邊蹲下,一邊幫忙撿樹葉,一邊問道:「你們怎麼被為難了?是得罪了誰嗎」

「我才來,哪敢得罪人。聽別的丫鬟說,蔣婆子就愛用這招來當下馬威,為難人!」吳大丫憤憤的咒罵了幾句,同時肚子里還發出『咕咕』的響聲。

「晚飯也沒給你們吃?」李玉兒驚訝了,這個管洒掃的蔣婆子也太苛刻了吧,她可記得今天晚上蔣婆子派過來的丫頭,沒有少領一份兒晚飯,當然這話李玉兒就不說出來給大家再增添憤怒了。

想了想,李玉兒還是把懷裡的半個冷饅頭拿出來,遞給了吳大丫。畢竟是同一個村裡出來的,跟著王大娘一路走來,算的上是共患難了,又都被賣進了程家,也算是緣分。至於吳平平,周囡囡那裡還有半個饅頭,現在吳大丫顯然更需要。

「什麼啊?」晚上光線不好,吳大丫隨手接過李玉兒遞的東西,湊到眼睛邊上一看才知道是饅頭,連忙在衣服上把手擦了擦,小心的問道:「這是給我的?」

「嗯,吃吧。」李玉兒點頭,她太了解飢餓的痛苦了。

吳大丫用小如蚊蠅般的聲音說了句:「謝謝。」然後就把饅頭往嘴裡塞。

周囡囡見吳大丫吃饅頭,才一拍腦袋道:「光顧著和你說話了,我給你留了饅頭,你嘗嘗看好不好吃。」

吳平平接過饅頭並沒有吃,而是問道:「不會是你節省出來的吧?」

「不是,不是,早飯是我們自己舀的,滿滿一碗,吃的飽飽的。這個饅頭,是陶廚娘送的,我嘗了半個味道不錯。」周囡囡又開始分享她作為吃貨的喜悅。

吳平平這才接過饅頭,慢慢的嚼了咽下道:「味道很好。」

這話聽得周囡囡眉開眼笑,另一邊吳大丫卻有些不是滋味了,她低著頭一邊咬饅頭一邊想:怎麼我沒有被分到廚房呢?

這個院子不大,花圃也比較小,要是白天撿樹葉倒也不麻煩。關鍵現在是晚上,即使月光很好,也得蹲到地上仔細尋找。好在她們已經撿了一半多了,再加入李玉兒兩人,很快就撿完了。

在岔路上分別後,李玉兒三人就往回屋的小路上走。目送三人的吳大丫看著地上三個緊緊相鄰的影子想:李三妞肯定是來找吳平平的,那饅頭應該也是給吳平平留的,明明她和自己才是一個地方出來的!想到這裡,吳大丫剛剛得到饅頭的感動就迅速消失了,心裡還生出了一絲對李玉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怨怪。

李玉兒並不知道她給東西還給出仇了,她正在聽周囡囡嘰嘰喳喳的給吳平平講白天看到的聽到的事兒。

也許是因為剛剛休息了一會兒,周囡囡的精力又回來,噼里啪啦說了半天都不帶歇的,其中還夾雜了一些對李玉兒的誇獎崇拜,聽得李玉兒都有些尷尬了:「你快住嘴吧!明明是很平常的事兒,偏你說的津津有味。」

「什麼平常?很新鮮很有意思的好不好,我六歲多了,還沒遇到過這些事兒呢。」周囡囡一句話堵住了李玉兒,繼續她的大侃特侃。

好吧,我原諒你是個六歲的小土包子。李玉兒在心裡無力的吐槽:但你今天白天跟幾個大丫鬟對上的憤怒呢?我還以為你要生氣幾天呢,結果現在講出來卻憤怒中帶著興奮。小孩的心思果然不好猜,李玉兒深深的覺得自己老了。

也許是夜色讓她有安全感,也許是周囡囡的聲音讓她很放鬆,以至於平時機敏的李玉兒完全沒有留意到,吳平平看向她意味深長的目光。

吳平平和周囡囡不一樣,她天生早熟,又成長環境複雜,對人的防備心很重,與人接觸時,第一時間就在觀察對方的語言行為神態。她最開始以為這個李三妞是個有心計的人,還不大放心囡囡和她交往,現在發現這個李三妞人其實還不錯:有頭腦,夠冷靜,最關鍵的是她還對周囡囡好,可以深入交往。

吳大丫能看出來的事,吳平平自然也能看出來。知道李玉兒是陪著周囡囡來找她的,饅頭可能也是給她留的,李玉兒雖然沒有說出來,但吳平平還是在心裡承了這份情。

看看窗外,仍舊是漆黑一片,李玉兒怕打擾吵醒大姐,就沒有起床,只是躺在床上思考著以後怎麼生活。

在大伯家借住一晚可以,但長期居住就太打擾了。李玉兒一個人又不可能在這個時代生活下去,她那個家可以給她提供庇護,但在家裡她沒有地位,也沒有安全保障。天都亮了,李玉兒還沒想到完美的解決方法。

要是沒有穿越到這個時代,如果不是女孩就好了。李玉兒在心裡想到,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女孩就是原罪。

沒想到好方法的李玉兒,吃飯的時候都有些心神不寧,不知道這天怎麼安排,在家的時候,她有干不完的活兒,而大伯娘家裡感覺一切都有條有理,她插不上手。

吃過早飯後,大妞和二妞出去抓魚,挖野菜。李玉兒不知道她是該和她們一起去,還是該告辭了,即使理智上提醒自己該離開,不該再打擾了,但感情上總在逃避回家的想法。

「三妞,把褲腿撈起來,伯娘看看你的腿怎麼樣。」張氏對著李玉兒說道。

光考慮著該怎麼生活,都忘記了她腿上受了傷。主要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到疼,昨天沒有感覺到,李玉兒以為是麻木了,而現在還沒有感覺,李玉兒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受傷的地方痛覺神經都壞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農家女古代生存手冊
上一章下一章

251 番外七、未來

100%
目錄
共3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