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第200章

第198章

顧青竹懷孕之後,祁暄第二天就上請宮中嬤嬤來府中照看,料理顧青竹的一切生活起居,祁家上下無不小心對待,到後來,就連顧青竹自己都覺得保護的有點過,宮中嬤嬤們恪盡職守,每天給顧青竹安排的飯菜是以斤兩計算的,而活動時間也很嚴格,就連顧青竹有時候想上仁恩堂去看看,嬤嬤們也嚴令禁止,說醫館之中各種病症太多,恐染不潔,說什麼也不讓顧青竹去,也不知道宮中的娘娘們是怎麼熬過來的,反正顧青竹覺得真是有點不適應。

幸好仁恩堂里有昀生和良甫,兩人如今已經是可以獨當一面,遠近馳名的大夫了,而仁恩堂也因為顧青竹的名頭,如今成為京城中首屈一指的醫館,昀生和良甫也各自招收了幾個徒弟,醫館左右店鋪皆被顧青竹買下,將仁恩堂擴大了三倍有餘。

顧青竹好不容易度過了三個月的緊張期,說服了四位宮中嬤嬤,讓自己出門一趟,紅渠翠娥一同以及其中一位嬤嬤隨行,坐上特製的舒軟馬車,來到了城外三里亭處。

一座車馬流連的飯莊很顯眼的就映入顧青竹的眼帘,從馬車上下來,往飯莊走去,是一座不算很大,但打理的相當整潔,乾淨的地兒,來往車馬不少,在此用飯的人也很多,販夫走卒,富商貴人,熱鬧非凡。

顧青竹帶著帷帽,身後有丫鬟僕人隨行,一看便是誰家夫人出行,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顧青竹在飯莊內外環顧一圈后,終於尋到了那正在飯莊一角打酒的婦人。

那夫人一身粗布麻衣,上身穿著圍裙,濃密的黑髮包裹在頭巾之下,不施粉黛,眉眼從容,遇到來付錢的客人還笑臉相迎,收錢找錢十分利索,與客人說話更是熱情洋溢,遇到熟客還主動送人家出門。

顧玉瑤將一位經常光顧的客人送到門口,就看見了站在院子里的人,顧青竹對她點頭致禮,顧玉瑤先是一愣,然後便展顏一笑,過來對顧青竹道:

「姐姐怎麼來了?」

顧青竹掀開帷帽一角:「來喝口茶水,有嗎?」

顧玉瑤笑的開懷:「瞧您這話說的,快請快請。我帶你去後院。」

這飯莊前頭是飯莊,後面就是顧玉瑤居住的地方。

倒了後院之後,顧青竹將頭上的帷帽摘下,將這方小院子看入眼中,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各處打理的都相當雅緻,儘管所用東西與物件兒沒有從前伯府里的氣派,但卻更能看出居住之人的用心。

從屋裡走出一個小不點兒,身上穿著大紅色的襖子,頭髮還沒長長,不能梳小辮兒,但五官精緻,看著圓乎乎的,可愛極了。

小不點兒聽見院門的聲音,就跑了出來,身後跟著個照料的婆子,念叨著:「慢點兒,慢點兒。小心摔著。」

顧玉瑤迎上前去,將小不點兒抱了起來,小不點兒說話還不利索,就咿咿呀呀的喊著『羊,羊』。顧玉瑤一手抱著她,一手在她鼻子上點了點,見顧青竹饒有興趣,便抱到她面前,對手裡圓乎乎的小不點兒說道:

「叫姨母。」

小不點兒的眼珠子黑溜溜的,盯著顧青竹看了好一會兒,才從小嘴裡說出一個『咦』字。

把顧青竹和顧玉瑤都逗樂了。

顧青竹有孕在身,不好抱她,便伸手逗她,顧玉瑤抱著小不點兒請顧青竹到小院兒一角的凳子上坐下,讓孩子坐在她腿上,顧玉瑤拿起桌上的茶壺和茶杯,給顧青竹倒了一杯清水。

「姐姐今兒怎麼有空過來?」

顧玉瑤說話總帶著三分笑,與以往陰沉的模樣完全不同,如今的她更陽光,更和善,也更容易讓人親近。

顧青竹喝了口水,笑道:

「今兒左右無事,聽說你這飯莊開的還成,就過來瞧瞧。生意可還辛苦?」

顧玉瑤抱著女兒,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樣子,爽利答道:「做生意哪有不辛苦的道理。不過再怎麼辛苦也是值得的。我運氣還不錯,讓我把這飯莊給開出來了,開始的時候可沒這麼多人,我背子孩子親力親為,還好手藝磨鍊出來了,回頭客不少,現如今還有人專門從城內趕出來到這裡來吃飯呢。」

顧青竹見她這般知足,心中欣慰不已,由衷道:「玉瑤,你真的變了很多,這樣子看著特別好。」

顧玉瑤嘿嘿一笑,安撫下女兒好動的小手,說道:「其實這話不該我自己說,但我是真覺得現如今的生活比從前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從前一直嫉妒別人,覺得老天對我不公平,什麼好的全都給了別人,我自己什麼都沒有,運氣還特別不好,成天過得相當壓抑,沒趣,別人瞧見了難受不說,我自己也不好受,肝火旺盛,什麼都做不成。如今我自給自足,還能養活孩子和夥計,我覺得特別滿足,就好像以前都是白活了。」

顧青竹聽她這麼說,也是笑了起來,紅渠將宮裡嬤嬤要求的軟墊給顧青竹送過來,墊在顧青竹的凳子上,讓她坐下,顧青竹有些無奈,紅渠給顧青竹墊完之後,便給顧玉瑤請安:「三小姐好,小小姐好。」

紅渠給顧玉瑤請安,還不忘問候孩子,顧玉瑤對她笑著說:「好些時候沒瞧見你,近來可好?」

顧玉瑤連連點頭:「好,奴婢一切都好。小小姐,奴婢抱您玩兒去?給您摸糖吃,好不好?」

小丫頭在顧玉瑤身上不安分,轉來轉去的,說話也不方便,才這樣說的,顧玉瑤將孩子放在地上,小丫頭撒丫子顛兒就跑到院兒里去了。

顧玉瑤見顧青竹的目光始終盯著孩子,問道:「姐姐幾個月了?」

顧青竹低頭看了看自己似乎有點起伏的肚子:「四個多月了。原本一早就該來瞧你的,只是頭三個月不讓出門。」

顧玉瑤理解的點點頭:「我知道,侯府的規矩大,我這裡也就最近才稍微像樣一點,姐姐若是早點來,這院子還不成樣兒呢。」

「你和倩兒在這裡過得如何?可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顧青竹見顧玉瑤說的輕鬆,但實際上卻絕對不會像她說的那樣輕鬆,一個女人帶著孩子,被迫到城外開飯莊,怎麼可能容易呢。

「我們過得挺好的,你就別擔心了。最難過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悄悄跟你說,別看我這飯莊不大,但還挺賺錢的,光是上個月我就掙了一千多兩呢。再過些時候,我就能去城裡開飯莊了。我以前不知道,原來我自己這麼有經商的天賦,若非遭此磨難,我這天賦還顯現不出來。」

顧玉瑤的話讓顧青竹笑了起來:「我就是那麼一問,不需要幫忙是最好了。我城裡鋪子多,你若什麼時候想進城開飯莊,告訴我,我讓鋪子里的人幫你留意留意市口。」

「那敢情好啊。我做生意不怕,就是不會選地方,到時候姐姐請個懂行的掌柜幫我看看,這倒是好的。」顧玉瑤接受了顧青竹的提議,甚至跟顧青竹要到了城中懂行掌柜的姓名和地址,看來是真的有想回城的打算。

不過也確實應該入城的,一個女人帶孩子住在城外,總覺得沒什麼安全保障,世道太平還好,若是不太平就難辦了,所以顧青竹是支持顧玉瑤回城去的,只不過有些事情得與她提一提的。

「你回去城裡這事兒得想好了,城裡認識你的人多。」

就這一句,顧青竹說完便不再多言,顧玉瑤聰慧,一下就聽明白了。笑道:

「認識的人多才好呢。他們若是把我當朋友,我便請他們吃飯,若他們不把我當朋友,那我還管他們如何看我呢?他賀家再有權有勢,可京城也不是他們家的,憑什麼他們待得,我就待不得?我又沒做什麼醜事,行得正,坐得直,我憑自己的雙手養活孩子和自己,誰能說我的不是?」

說到這些,顧青竹就真正放心下來了。她還擔心顧玉瑤沒有走出賀家給的傷痛,如今看來,是顧青竹多想了。

「你能這麼想就對了。放心吧,只要你自己不與自己為難,我保證京城裡沒人能為難到你。」

顧青竹也對顧玉瑤做出保證,顧玉瑤從前不要她的支持,顧青竹並沒有強加,是因為怕顧玉瑤一蹶不振,如今她憑自己的努力走出陰霾,迎獲新生,顧青竹就是幫她些也不會對她造成影響。

不說金錢上支持多少,但至少一定要保證顧玉瑤母女在京城裡的人身安全問題。

顧玉瑤謝過顧青竹,到中午的時候,顧青竹還留在顧玉瑤的飯莊里吃了一頓便飯,味道果真如顧玉瑤說的那般好,顧玉瑤的手藝是做姑娘的時候,被她娘秦氏逼著學的,一般就是偶爾做個菜給顧知遠吃,拉近拉近父女的關係,尋常是不動手的,但顧玉瑤確實有天分,一番鑽研之後,倒是真給她鑽研出了開飯莊的門道。

開始她都是自己下廚,自己送菜,十分辛苦,但現在賺了錢,就有人替她跑前跑后,特色菜自己動手就可以了,不說日進斗金,卻也富足安順。

吃完了飯,顧玉瑤送顧青竹到馬車,姐妹倆手握著手又說了一會兒話,顧青竹才上了馬車,掀開帘子往後看,就見顧玉瑤站在飯莊前與她揮手,正好有客人上門,顧玉瑤才轉身迎客人進飯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嫡妻在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嫡妻在上 嫡妻在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0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