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許多年以後

後記,許多年以後

秦劍仙斬祝融,橫掃眾魔頭,已過去了很久很久,久遠的都成了三界中的傳說。

一條官道上。

有六騎正在前行,三位中年男子以及三名少年男女。

「我能進入裂天劍派嗎?」

少年『柳奇』心思浮動。

他父親柳千山,是白河縣『七鷹堡』的七鷹之一。當初和另外六位師兄弟,都是裂天劍派的外門弟子。七位同門感情深厚,聯手建立七鷹堡,定居在白河縣。『白河七鷹』的名氣也頗大。

「裂天劍派,統領著整個江南道十八府,是天下間頂尖的大宗派。」少年柳奇想著,「裂天劍派的內門弟子,有些是宗派高層子弟從小栽培,有些是從外門弟子中篩選。真正初選,就直接進入內門弟子的,卻少的很。如今我東相府,只有十個內門弟子名額,我能進去嗎?」

「前面就到了。」

騎馬的一位斷臂男子腰間佩劍,開口道,「江南道十八府,每府只有十位內門弟子名額。我們七個師兄弟在外門煎熬多年,都沒能入內門,就只能看你們小一輩了。」

「給我們爭口氣。」另一名儒雅男子也說道。

「是。」

柳奇以及另外一少年、少女都連應道。

七鷹堡年輕一輩從小刻苦修鍊,他們三個更是較優秀的。

……

裂天劍派,東相府分部。

今天,大群的父母長輩們帶著子女們前來,敢來進行初選,都是有些基礎的。要麼是豪門富商,要麼就是裂天劍派弟子的後輩,都是從小栽培。

「我事先說清楚,只有修鍊基礎內功的才能拜入我裂天劍派。若是修行其他內功,速速離去。」一位青衫老者看著數千名少年男女,周圍一片安靜。

「好,今年的篩選考核,第一關。」

青衫老者指向後方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一炷香內,從山腳徒手爬上山頂。」

「今年的第一關是這個?」在遠處的眾多父母長輩們都心頭一緊。

……

眾多少年男女們在陡峭山壁上,迅速攀爬。

他們個個有內力在身,又懂輕功法門,攀爬都頗快。可一炷香時間太短了,而且攀爬時還會有諸多變故發生。比如其他人故意踩碎石頭,石頭飛濺周圍。

「啊。」經常有少年少女墜落,也立即有裂天劍派弟子飛起接住他們,可如此都是被淘汰了。

……

「通過第一關的,有一百二十六位,你們若是願意,都可拜入我裂天劍派,成為外門弟子。」青衫老者微笑看著一眾少年少女們說道,柳奇也站在其中,而他的兩位同伴卻都失敗了。柳奇回頭看了眼,看到了遠處欄杆外人群中的父親以及叔伯們。

「爹,大伯,三叔。」柳奇一眼看到了自家長輩。

「小奇,好好拼一把。」三位長輩都激動期待看著,他們身旁那一對少年少女卻有些紅了眼。

柳奇微微點頭,跟著眼中滿是鬥志。

……

「都盤膝坐下,開始運轉內功法門,以最快速度吸收天地靈氣。」

「柳奇,天資,乙下!」

……

「你們一個個來,施展基礎劍術。」

「王童,劍術,乙中。」

「柳奇,劍術,甲下。」

……

「都去歇息,明天一早開始,進行擂台比試。」

「柳奇,實戰:甲中。」

……

經過兩天的篩選。

通過第一關的那一百二十六位少年少女們,也有了排名。

「柳奇,排名第十七。」柳奇看著紅榜上的排名,沉默了。

「李師伯,我家小奇論劍術論實戰都名列甲等,都能排前三了!和我家小奇相當的那兩位,一位是府主家公子,一位也是東相劍聖家的三公子。我家小奇能和他們相當,這劍術悟性算得上極高吧?就不能破例?」柳千山在青衫老人面前乞求。

「千山啊,不是我不幫你,這是宗派規矩。你家兒子,吸收天地靈氣只能算是尋常,是乙下的資質。而這次最優秀的是『甲中』的資質,吸收天地靈氣就是你兒子的五倍!人家修鍊內功十年,抵得上你兒子修鍊內功五十年。」青衫老人說道,「劍術是重要,可內力才是根本,內力差太遠,這怎麼行呢?」

「可我兒今年才十四,就有如此劍術了,不值得栽培?」柳千山連道。

「才十四而已!明年後年,你兒子都能再來比試。」青衫老人笑道,「說不定明年後年,你兒子就能排在前十,直接入內門了。」

柳千山沉默。

他們七鷹,在白河縣算是一方豪雄。可在整個江南道十八府……他們只能算是三流了。

柳奇站在遠處,默默看著父親和那位李護法爭辯。

……

返回途中,柳奇有些沉默。

「小奇,整個東相府,你都能排在第十七。這次前十位都進了裂天劍派的內門。那麼明年再來比試,你一定能進前十。」斷臂男子卻笑聲朗朗。

柳奇沒吭聲。

「明年?很多都是修行到十五歲、十六歲,快到年齡界限才來比試。明年會有新的對手吧。」柳奇默默道,「可我的資質卻不會變,依舊是乙下。」

「爭口氣,明年你會比今年更強,一定能進前十。」柳千山也說道。

「是,爹。」柳奇應道。

柳千山他們三位師兄弟彼此交流下眼神,卻都頗有壓力。

「小奇他劍術已經入了甲等,到了如此境界,想要再前進一步都很艱難。明年後年,能入內門嗎?」柳千山默默道,「入了內門,才能習得真正厲害的法門。否則在這天下間,終究只是二流三流的江湖人罷了。」

……

一書鋪處。

少年柳奇非常熟悉的來到了這一處書鋪,翻看著話本小說。每次修行覺得心累,他都會來這裡找些話本小說看,沉浸在話本小說中他便會忘卻那些疲憊。

「小奇,看你這樣子,沒能成為裂天劍派內門弟子?」書鋪內有一位搖著蒲扇,躺在竹椅上的店老闆,「哈哈,讓我老秦料中了吧。」

柳奇瞥了眼那店老闆,沒理會。

「早說了,你還小,去也是白去,可你不聽,這不,白忙活一場。」店老闆忍不住又道,「要我說,你十六歲去,必中。」

「秦大爺,你能少說幾句嗎?」柳奇無奈道。

「來來來,和我說說,這次是怎麼輸的?」店老闆好奇追問。

「告訴我,我來指點你一二,說不定你下次就能贏了。」

「哎哎哎……你這小子,怎麼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真是一個悶葫蘆!」

柳奇終於忍不住看向店老闆:「秦大爺,我是吸收天地靈氣慢,天資乙下!你說說,你怎麼指點我?」

「這個有點難。」店老闆摸著白鬍子,「不過你秦大爺我如果想想辦法,也不是不能啊。」

「能改變天資的,那都是傳說中的天地奇珍,秦大爺,你就別開玩笑了。」柳奇撇嘴,他家也是武林家族,從小耳濡目染還是很清楚一些常識的。

「哼哼,誰說一定得要天地奇珍?」

秦大爺一瞪眼,從懷裡翻出一本書冊,扔到柳奇面前,「看,這本劍術是你秦大爺多年前偶然得到,只要完全練成,不但能習就一身厲害的劍術,還能脫胎換骨。」

「多年前得到?可它看起來很新啊,我還能聞到墨香呢。」柳奇好奇拿起書冊,書冊封面沒有字,翻看后,「這劍術……嗯?」

柳奇原本沒在意,可一看,卻不由沉浸進去。

他緩緩翻看著。

年僅十四歲,基礎劍術就被被評為『甲下』,也是入了甲等,他在劍術上自然很有天賦,很快發現這劍術的不凡之處。

「這劍術。」許久后,柳奇抬頭看向店老闆,只覺得平常話癆的『秦大爺』那般的神秘。

「怎麼樣?厲害吧?」秦大爺眉毛一掀,「你秦大爺我當初可是一手劍術,橫掃天下無敵手。這拿出的劍術豈能差?好吧好吧,這是我幾年前偶然救了一江湖人,那江湖人手寫的這一本劍術秘籍給我,我一個老頭子拿了又沒用,給你了。」

「秦大爺,你可能不懂,這的確是一門極厲害的劍術。」柳奇將劍術書冊遞迴去,「我不能要。」

「說給你就給你了,我老秦給出的東西,絕不會收回。」秦大爺擺手道,「行了行了,別一副感動樣子,你秦大爺在東相府孤苦伶仃一人,你沒事多來陪我嘮嘮嗑就是了。」

柳奇忽然心底一酸。

這位秦大爺,都白髮蒼蒼了,卻孤苦伶仃一人,的確可憐。

「秦大爺,我會來多陪陪你的。」柳奇連說道。

「嗯。」秦大爺躺在竹椅上,悠然搖著蒲扇,心中想著,「這三界,武道的確越加興旺了,如今都誕生出第一位武道金仙了。」

(這是免費章節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飛劍問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飛劍問道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許多年以後

100%
目錄
共7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