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南若寒的葬禮

第1019章 南若寒的葬禮

左離已經魂飛魄散,就代表著她不可能和轉世投胎,蘇悠悠自然也不可能是她的轉世。

蘇悠悠皺眉。

那到底為什麼,她的身體里,會有左離的記憶?

她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所以然,所幸也就不去想了。

蘇悠悠剛準備將畫像放回去,但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畫像重新拿在手裡,問左墨辰:「哥哥,這個畫像能給我么?」

左墨辰一愣,不明白蘇悠悠到底為什麼對左離這個人那麼感興趣,但還是點頭,「你記得好好保存就行,畢竟是值得尊敬的前輩。」

「放心,我會的。」

蘇悠悠收好左離的畫像,就回房間了。

因為今天實在太晚了,她也沒有回去雲島,直接在左家住下了。

第二天早上,她突然接到南若白的電話——

「悠悠,今天是阿寒的葬禮,你來么?」電話一接通,南若白就開門見山的問。

蘇悠悠拿著電話,覺得有點可笑。

她以前一直以為南若白是一個很有眼力勁兒的人,但沒想到,這次他竟然會問出那麼荒唐的問題。

「你覺得我會去嗎?」她冷冷反問。

電話里的南若白沉默了一下,還是繼續開口:「悠悠,阿寒畢竟是你小時候最好的朋友,他肯定希望你來,難道他死了,你真的不難過么?」

蘇悠悠微微皺眉。

今天的南若白,真讓她覺得荒唐的沒法交流。

「如果他沒有想最後害死我的兒子,我還會當他是朋友,但現在絕對不會了。」蘇悠悠乾淨利落的丟下這句話,就掛斷電話。

對不起,她還真做不到那麼聖母,眼睜睜看著南若寒殺死了兩個無辜的人,還想殺小忘之後,還將他當做朋友。

昨天差一點,小忘就要死了,或者就是師傅出事,無論是他們兩個人中任何一個人出事,她恐怕都會想要揪出阿寒的魂魄來報仇。

而現在,小忘沒事,她也不想再見到阿寒。

蘇悠悠掛斷電話后,那一邊的南若白,卻是拿著電話怔怔了很久,直到一個不耐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你還要在那裡傻坐著多久?」

南若白這才回過神,轉頭就看見南傲天站在他房間門口,一臉煩躁,「準備的差不多了就去葬禮了。南若寒這個臭小子,活著的時候就知道給人添麻煩,現在死了也不省心。」

南若白的身子驀地僵住。

見他還不動作,南傲天更加不耐煩的催促:「快點走,葬禮都要遲到了。」

「葬禮取消吧。」南若白突然開口。

南傲天頓時愣住,他瞪著自己兒子,「你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沒胡說八道。」南若白抬頭,看著南傲天,眼神清冷,「反正你也不將我和阿寒當做你的兒子看待,家人都不是真心來參加葬禮的,這葬禮還有什麼意思?」

而且蘇悠悠都沒有來,這葬禮,對阿寒來說,已經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你這混小子!」南傲天氣得大罵,「你以為我想幫那個臭小子舉辦葬禮嗎!但是如果不舉辦,你讓別人怎麼嘲笑我們南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9章 南若寒的葬禮

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