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她會回來的

第1028章 她會回來的

且忘猛地抬頭看向池司爵,眼神有幾分訝異。

但很快,他笑了。

笑容里有一種彷彿被理解了的解脫感。

「好。」片刻后,他盯著池司爵,低聲開口,語氣堅定,「我答應你。」

池司爵這才不多看且忘一眼,牽著不情不願的蘇悠悠出去。

兩人來到車子上坐下,蘇悠悠才忍不住開口:「池司爵,我們剛才為什麼不跟師傅問清楚?師傅很明顯知道我體內那股力量和左離記憶的問題。」

「因為他不會說的。」池司爵淡淡道,「不過你放心,無論你身上這股力量到底是什麼,他不會讓這股力量傷害到你,不然,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話說到後半句的時候,池司爵的眼底閃過一絲濃烈的戾氣。

蘇悠悠一愣,突然想起池司爵離開前跟且忘說的最後一句話,她忍不住問:「池司爵,你跟師傅說的最後一句話什麼意思,什麼叫讓他也失去他最重要的東西?」

「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你體內的那股力量會傷害你,我就會讓他的阿離也承受一樣的痛苦。」

「阿離?」蘇悠悠一愣,「可是阿離都已近個魂飛魄散了啊。」

「不,她會回來的。」池司爵的語氣不知為何,特別的篤定。

蘇悠悠訝異,「你怎麼知道?」

「猜的。」池司爵淡淡道,「因為如果她不會回來,且忘為什麼要等那麼多年?」

蘇悠悠一下子愣住了。

是的,師傅的生命很長。但說實話,就她跟著師傅的這些年,她實在看不出來,師傅對長生這件事情有什麼渴望。

他每天的生活低調乏味,蘇悠悠甚至都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持續一百年有什麼意思。

但池司爵的話,讓她突然明白過來。

師傅說不定不是為了長生而長生,而是一直都在等左離的回來,所以他才可以忍受這樣漫長的孤寂。

「可是……」蘇悠悠還是忍不住皺眉,「左離不是已經魂飛魄散了么?就算是她的靈魂碎片強大到能夠保留下來,這靈魂碎片也不可能重新凝聚成為一個完整的魂魄啊。」

「我不清楚。」池司爵淡淡道,「魂魄是否能夠凝聚,術法上一直有爭議性,不能說不可能,只能說就算有這種可能也絕對不會容易。但如果是且忘,我相信他有這個足夠的能力和耐心去做到不可能的事。」

蘇悠悠意識到池司爵說的是對的。

如果是師傅,就算逆天改命,他恐怕也會將阿離給重新帶到自己身邊。

從這一點上來說,其實師傅和池司爵本質上都是一樣不聽天由命的霸道個性。

因為且忘知道阿離會回來,所以池司爵剛才的威脅才有力度。如果蘇悠悠有個三長兩短,以池司爵這個瘋狂的個性,的確是會不顧一切復仇,讓且忘也失去最重要的阿離。

「好了。」池司爵突然驀地開口,一下子將蘇悠悠的思緒給拉了回來,「不說且忘和左離了,我們來說說,小喬的那個預言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8章 她會回來的

2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