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抽離魂魄

第1073章 抽離魂魄

網站上的那些大膽睡衣,第二天就送到雲島的城堡了。

蘇悠悠看見那些衣服的時候,真是恨不得將它們全部燒掉!

可池司爵卻是一臉平靜的讓鄭姐將衣服收好,還捏了捏蘇悠悠的小臉,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這禮拜好好休息。」

蘇悠悠預感到,自己下禮拜恐怕是下不了床了。

她真是又羞又怒,最尷尬的是,她一想到池司爵買的這些睡衣,還有他對自己說的這些話,都被左離看見聽見了,她就覺得自己真是沒臉面對左離這個前輩了。

於是她只能在一個人的時候,輕聲的對著自己的身體說:「左離前輩,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她知道左離肯定聽得見自己說的話。她以為左離會跟自己說點什麼,畢竟她記得她之前好像也聽見過身體內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想,現在想來那應該就是左離在跟自己說話。

可不知為什麼,這一次左離卻沒有回答她。

蘇悠悠微微皺眉。

左離前輩是在休息么?

她也沒多想,只是將那些誇張的衣服全部都塞進抽屜的最深處,眼不見為凈。

時間很快就到了第二個禮拜的月圓之夜。

這一天天剛黑,池司爵和蘇悠悠就來到左家,只見諾大的左家大廳已經被清空,中間用硃砂畫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圖,且忘站在八卦中間,一身白袍,看見蘇悠悠過來,他淡淡問:「悠悠,你準備好了么?」

蘇悠悠深呼吸一口,點點頭。

抽離魂魄的術法,很快開始。

蘇悠悠喝下了且忘準備好的葯,躺在硃砂八卦的中間睡了過去。

空蕩蕩的房間里,且忘站在八卦圖之中,而池司爵和左墨辰站在八卦旁邊,守望著這一切。

他們看著且忘拿出匕首在手心切了一刀,血就滴在了蘇悠悠的眉心之中。

「你說,這個術法真的不會有危險么?」左墨辰的神色有些緊張,實在是忍不住問了一句旁邊的池司爵。

他其實也是前幾天才知道蘇悠悠體內竟然有左離的魂魄和混沌,對此他也很吃驚。

池司爵沒有回答左墨辰。

左墨辰微微皺眉,轉頭看向池司爵,才發現池司爵雖然看上去沒什麼表情,但其實俊龐緊繃,修長的雙手緊緊握拳,關節都已經有些發白。

左墨辰意識到,池司爵其實比自己還緊張。

他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且忘施法。

隨著且忘的第七滴血滴在蘇悠悠眉心的剎那,那些血彷彿突然有了生命一樣,變成了血霧,飄散在空中,而與此同時,睡夢中的蘇悠悠,突然身子一顫。

蘇悠悠彷彿在經歷極大的痛苦,整個人都戰慄起來,小臉在剎那間變得蒼白,冷汗從額角不斷留下來。

池司爵的身子在剎那間緊繃,幾乎是沒有經過思考的,他就想要衝過去,幸好旁邊的左墨辰反應快,一把拉住他。

「冷靜!」左墨辰的臉色也有些白,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理智,「魂魄抽離身體的過程肯定是痛苦的,但悠悠只要忍過去就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73章 抽離魂魄

2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