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用什麼方式?

第108章 用什麼方式?

簡單的兩個字,音調不高,卻是讓喧鬧的全場一下子死寂下來。

蘇憐兒也如冷水澆頭,臉色一白,有幾分慌亂的看向池司爵,語氣不由自主軟了下來,「池少,我只是想說再玩一把……」

「我沒時間和你在這浪費。」池司爵一個多餘的眼神都不給蘇憐兒,牽起蘇悠悠,在眾人的矚目下離開了賭場。

走出賭場進了電梯,蘇悠悠忍不住問:「你為什麼不讓我和蘇憐兒繼續賭下去?」

不得不承認,這種賺錢又可以打臉蘇憐兒的事,她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因為,你出太多血了。」池司爵捉住她白皙的小手,看到上面的傷口,臉色沉了沉。

「就那麼幾滴血,不算多——啊!池司爵……你、你在幹嘛!」

蘇悠悠小臉驀地通紅,因為池司爵竟然將她的手指給含入嘴裡。

手指上濕潤冰冷的觸感傳來,她只覺得有一股電流貫穿全身,酥酥麻麻的,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池司爵卻是沒回答她的話,只是用冰冷的舌尖滑過她的手指。

蘇悠悠頓時哆嗦的更加厲害了。

墨眸將女孩的反應盡收眼底,池司爵嘴角染上笑意,「我不過是想幫你治療一下傷口,你反應怎麼那麼大?」

蘇悠悠此時整張小臉都是通紅的,貝齒咬住粉唇,「騙人,你明明可以不用這種方式治療的。」

池司爵明明可以用鬼氣療傷,卻一定要用舌頭!

「別的方式?」池司爵將蘇悠悠逼到電梯的角落,垂眸,「你想要什麼方式?」

蘇悠悠只覺得自己渾身燙的要爆炸,剛好這時電梯叮的停下了,她趕緊慌亂的去推池司爵的胸膛。

「快走,我、我餓了……我想吃飯!」

看著眼前的小東西,粉嫩的小臉和撲閃的長睫毛,池司爵的聲音不由自主的也沙啞下來,「我也餓了。」

只不過,是另一種餓。

「那我們趕緊去餐廳吧。」蘇悠悠根本不敢去看池司爵,直接貓腰從他的懷抱里鑽出去,小跑向餐廳。

游輪上的餐廳非常豪華,菜肴精緻,蘇悠悠吃到一半突然想上廁所,就一個人離開座位。

上完廁所,她剛準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不想,剛進餐廳大門,突然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

「小姑娘,要算命么?」

她轉頭,就看見餐廳門邊,坐著幾個老太太,吉普賽女人的那種裝束,坐在那裡,一口一口的抽水煙。

「不用了。」蘇悠悠禮貌的笑笑轉身就準備走,可不想那老太太又幽幽的開口了。

「小姑娘,要小心點啊。」

蘇悠悠腳步頓住,轉頭,「老奶奶你說什麼?」

老太太咧嘴笑,露出一口黃牙。

「八字純陰的女孩,多少人和鬼都想要你的血,難道你不應該小心點么?」

蘇悠悠呼吸猛地一滯,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老太太。

她以為這老太太不過是個隨處可見的江湖騙子,但沒想到她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八字。

「老太太,你怎麼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她低聲問。

老太太嘿嘿笑起來,「我不僅知道你的生辰八字,我還知道,有人在上天入地的找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8章 用什麼方式?

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