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手心的傷口

第1098章 手心的傷口

「沒什麼。」池司爵握住手,顯然不想讓蘇悠悠看。

可蘇悠悠執著的掰開他的手指,看見他手心上的傷口,臉都不由白了,說話也急了起來,「這還叫沒事?池司爵,你到底幹什麼了?」

只見池司爵的手掌心,整個都裂開了,好像被無數鋒利的東西劃破一樣,血肉模糊。

「他空手將電梯整個拉上來了。」池司爵一直不回答,最後還是旁邊目睹了一切的左墨辰回答,「我讓他等電梯維修的人,但他就是不肯。」

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幕,左墨辰還是不由覺得可怕。

蘇悠悠去送南若白之後,他在辦公室等了很久的蘇悠悠她都沒有回來,後來去查看,才發現電梯竟然壞了。

他馬上叫了電梯維修人員過來,但對方說要兩個小時才能到。

他在等待過程中,接到池司爵的電話,原因是池司爵打蘇悠悠的手機沒有信號才打到他這裡,左墨辰在電話里跟池司爵將電梯的情況簡單說了,池司爵二話不說掛了電話就來到百貨商場。

池司爵來到百貨商場之後,迅速的定位了電梯的位置,剛好在八樓和九樓之間。

這位置很尷尬。

如果電梯剛好是停在一層樓,那就可以直接掰開門將人救出來,可偏偏電梯在兩層樓中間,所以一般需要維修人員爬過去打開電梯的天窗,將人救出來。

可池司爵這個瘋狂的傢伙,根本是一刻鐘都不願意多等,竟直接拉開九樓的電梯門,然後抓住電梯的鐵索,生生的將電梯給拽上來!

要知道,一個電梯有多沉重,一般要用卡車才能拉動,但池司爵憑藉自己殭屍的非人之力,竟生生的將整個電梯帶著蘇悠悠和南若白,從八九樓的中間給拽到了九樓!

雖然池司爵的力量是足夠,但他的身體到底也是血肉組成的,所以在鐵索劇烈的摩擦之下,手心還是受傷了。

蘇悠悠聽左墨辰三言兩語的說了剛才發生的事,怔怔的看著池司爵的手心,只覺得心疼的要命,趕緊開口:「我們也去醫院,給你的傷口處理一下。」

「不用。」池司爵皺眉,「這點小傷……」

他想說這點小傷找家庭醫生包紮一下就好,但蘇悠悠瞪了他一眼,讓他將後面的話都吞了下去。

算了。

這小東西既然那麼關心他,就順著她吧。

蘇悠悠帶著池司爵到了醫院,池司爵不肯用紗布,因此只是擦了葯,只聽見醫生囑咐:「這幾天傷口最好不要沾水。」

「謝謝醫生。」走出門診室,蘇悠悠看著池司爵被塗得都是碘酒的手,還是忍不住心疼,責備,「池司爵,你就不能多等一會么?過會救助人員就來了,你非得自己動手?」

「我怕你出危險。」池司爵沉聲道,眼底閃過一絲幽暗,「而且,我不喜歡你和別的男人單獨在一個封閉的空間。」

蘇悠悠一愣。

封閉的空間?

等等,她好像突然想到什麼……

腦海里彷彿有一個隱約的念頭,但她一下子也有些捉不住,她還來不及細想,就聽見池司爵又低沉道——

「不過,這一次,是我欠他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98章 手心的傷口

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