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負責就是結婚?

第11章 負責就是結婚?

蘇悠悠嚇得發抖,可就在這時,車子突然停下了。

「那個……」駕駛位的遲浩,現在恨不得將自己的眼珠子給摳出來,但還是硬著頭皮道,「池少,到了。」

池司爵的手驀地停下。

「今天先放過你。」他低聲說了一句,驀地鬆開蘇悠悠,「下車。」

蘇悠悠如獲大赦,趕緊撫平衣服,跟著池司爵下車。

可一下車,看見眼前的建築,她再一次傻眼。

民政局?

「你帶我來民政局幹嘛!」她驚慌地看向池司爵。

「結婚。」

丟下乾淨利落兩個字,池司爵抬腳就往前走。

蘇悠悠如遭雷劈。

結、結婚?

池司爵很快發現蘇悠悠沒有跟上來,不由挑眉,「你在幹什麼?難道還要我抱你?」

抱你個大頭鬼!

「難道就是你說的負責,就是結婚?」蘇悠悠反應過來什麼。

「不錯。」

「我不要和你結婚!」蘇悠悠慘白著臉不斷搖頭,「而且……而且我才19歲,也沒帶戶口本,結什麼婚啊!」

「這點蘇小姐不用擔心。」一旁的遲浩聽了,「善意」的開口,「歲數不是問題。至於戶口本,我已經讓人去蘇小姐家拿來了。」

說完他還獻寶一樣將蘇悠悠的戶口本,晃了晃。

蘇悠悠氣得幾乎要暈厥。

「你這是強娶!」她一步步後退,「我不願意……你不能強迫!」

可她還沒退幾步,池司爵就一抬手。

人高胳膊長,他輕而易舉的就捉住了蘇悠悠的纖腰。

「我自然能強迫。」他低頭看著懷裡一臉惱怒的女孩,語氣冷了幾分,「我不明白,你願意嫁給陸遠霄,卻不願意嫁給我?難道我還不如他?」

說到後半句時,池司爵墨眸微微眯起,透出一絲危險。

蘇悠悠一下子被問住了。

眼前的池司爵,無論從哪方面來說,的確怒甩陸遠霄好幾條街,更何況他們早就有了夫妻之實,按道理她的確不應該拒絕。

可是……

不知為何,幾乎是本能的,她就是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危險。

「蘇悠悠。」池司爵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比起之前的冰冷,緩和了些許,「我只是想給你一個家。」

家?

這個字,直擊蘇悠悠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她從小是孤兒,小時候和奶奶相依為命,奶奶病了以後,她就在蘇家寄人籬下了十年。

她一直最渴望的,就是有一個屬於自己溫暖的家。

看著眼前的男人,她內心有些動搖。

反正她如今也並非完璧,恐怕也很難再找到好男人。眼前的男人雖萍水相逢,但看起來人並不壞。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早就被陸遠霄傷的如同死灰,找誰過一輩子都是過,也沒有什麼區別。

「好。」咬了咬牙,她抬起頭,眼神亮晶晶的,「我答應你。」

池司爵薄唇微勾,「好,那我們走。」

可蘇悠悠又拉住了他。

「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池司爵挑起了眉,「什麼事?」

「除了我,你不能有任何別的女人。」她倔強道。

池司爵一愣,但隨即,突然笑了。

那笑容,彷彿冰山融化的剎那,晃的蘇悠悠都失了神。

「這一點你放心。」笑容不過稍縱即逝,池司爵很快又恢復了孤傲的模樣,「我不可能會有別的女人。」

不可能?

什麼叫不可能?

蘇悠悠還沒來得及細想,人就已經被池司爵一把橫抱起來,大步進了民政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負責就是結婚?

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