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肩膀上的傷口

第1106章 肩膀上的傷口

南若白聽見這話,臉色更白,憤怒的看著池司爵。

一旁的蘇悠悠則是后怕的心砰砰跳,走到南若白身邊蹲下,嚴肅道:「南若白,就算孟雅欣死了,你也不能去求死啊。」

南若白低著頭,啜泣著不說話。

蘇悠悠嘆息了一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沒想到,南若白對孟雅欣的感情竟然已經深到這種地步。

南若白肩頭顫動了很久,終於平靜了一些,低聲開口:「你說的對,就算為了雅欣,我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說著,他站起來,走到孟雅欣身邊,紅著眼撫摸過孟雅欣冰冷的臉,喃喃一般的開口:「雅欣,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小嚴的,你安心的去吧。」

看見南若白似乎冷靜下來了,蘇悠悠才鬆了口氣。

這時候,池司爵走到她身邊,用不耐的語氣開口:「蘇悠悠,我們走吧。」

其實無論孟雅欣還是南若白,池司爵都懶得管他們的死活,特別是看見蘇悠悠擔心南若白的樣子,他就不爽。

「嗯,我們走吧。」蘇悠悠點點頭,但走之前,她還是不放心的又囑咐了一句,「南若白,你別想不開。」

南若白的目光一直深情的落在孟雅欣身上,沒有抬頭看向蘇悠悠,只是獃滯的點了點頭。

蘇悠悠跟旁邊的護士特別囑咐,讓她們看好南若白,才和池司爵準備離開。

可就在走之前,她的目光突然無意間掃過南若白的身上。

南若白身上的病號服剛才被池司爵給徹底扯開了,甚至裡面的紗布都被扯爛了,因此露出了他白皙結實的肩膀和胸膛。

蘇悠悠驀地頓住腳步,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南若白的肩膀怎麼……

她想走近仔細看看,但突然,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擋在了她的眼前,冰冷的指腹貼在她的眼皮上。

她一愣,抬眸,才看見池司爵不悅的俊龐。

「蘇悠悠。」池司爵的聲音很低,透著隱隱的怒火,「你在看哪裡。」

他清晰的捕捉到了蘇悠悠的目光,竟然是落在南若白露出來的肩膀和胸膛上。

蘇悠悠一愣,還來不及回答,池司爵就已經霸道的抓著她的腕子,不由分手的將她帶出了病房。

「嘶,池司爵你輕點……」蘇悠悠的腕子有些被抓疼,她正想掙扎,可池司爵直接一把將她甩到走廊的牆上。

蘇悠悠剛站穩,池司爵的手就直接摁在她腦袋一旁,將她整個人封鎖在他高大的身影和牆壁之中。

「蘇悠悠。」池司爵垂眸,語氣里的不悅愈發的濃烈,「你還沒看夠?」

「看什麼?」蘇悠悠揉著疼痛的腕子,還是有些沒反應過來。

「南若白的身體。」

這六個字,池司爵已經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蘇悠悠一怔,這才反應過來,池司爵是看見自己剛才盯著南若白,才發了醋勁兒。

「我才不是想看他的身體。」蘇悠悠好笑的看著池司爵,「你難道沒發現,他肩膀上的傷口不對勁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6章 肩膀上的傷口

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