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哪怕要離開他

第1118章 哪怕要離開他

蘇悠悠低下頭,雙手緊緊握拳。

是啊。

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剛好」。

有這個傷口,又能躺在她身邊的,那個男人恐怕只能是池司爵了吧。

所以說,在未來,她真的殺了池司爵?

這個念頭在蘇悠悠腦海里不過是一閃而過,就讓她渾身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師傅。」她低頭,努力想讓自己看上去平靜一點,但顫抖的語氣還是泄露了她的情感,「預言里的事,是一定會發生的么?」

且忘微微皺眉,「如果不出意外,是會發生的。」

且忘耿直的回答,讓蘇悠悠身子一顫,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悠悠,你還好吧?」看見蘇悠悠慘白的臉色,且忘不由微微皺眉,看見她頭髮濕漉漉的,他擔心她著涼發燒,忍不住伸手去探了探她的額頭。

可他的手還沒觸碰到蘇悠悠的額頭,蘇悠悠就猛地抓住且忘的手。

她抓的那麼用力,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師傅。」蘇悠悠抬頭看向且忘,顫聲開口,語氣裡帶著幾分乞求,「你一定有辦法改變預言里的未來的,對么?」

除了且忘,她根本沒有別的人能指望,她現在只能求助他。

且忘低頭看著蘇悠悠,沉默良久,才低聲道:「我的確知道有一個術法可以改變未來。」

蘇悠悠眼底閃過希望的光,可就聽見且忘又說——

「但你確定,你願意那麼做么?」

「我當然願意。」蘇悠悠迫不及待的開口,「只要能讓池司爵不被混沌打得魂飛魄散,我什麼都願意做。」

「那如果是讓你離開池司爵呢?」

蘇悠悠一怔,獃獃的看著且忘。

且忘也垂眸,筆直的看著她,一字一句清晰道:「要改變未來可以,但術法的前提和基礎是,你要離開池司爵。」

蘇悠悠只覺得渾身的血在這一剎那都冷了。

她從來沒想過,上天會如此殘忍,給她這樣痛苦的選擇題——

是眼睜睜看著池司爵魂飛魄散,還是和他就此分開?

蘇悠悠當然想要保住池司爵的命,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可是,一想到要和池司爵分開,她又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人狠狠捏住一樣,痛得無法呼吸……

她閉上眼,張開嘴深呼吸了好幾口,才終於趕到那種窒息一般的痛苦舒緩了一點。

下一秒,當她重新睜開眼看向且忘的時候,目光已經是清亮如雪的堅定——

「師傅。」她開口,雖然喉嚨口好像有一個滾燙的東西卡著一樣,但她還是努力用最平靜理智的聲音道,「我選擇保住池司爵的命,哪怕是要讓我離開他都可以。」

人生,有太多不得不做的選擇。

這一次,也是如此。

所以,哪怕心痛得要裂掉,她都要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

她要保護池司爵,哪怕這樣的代價,是要失去他。

且忘垂眸看著眼前自己的徒弟,她的臉色臉色蒼白,但眼裡的光卻是那樣的堅定。

他低頭,驀地嘆息一聲,然後緩緩開口:「好,師傅我一定幫你,保住池司爵的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18章 哪怕要離開他

28.1%